【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a href="https://www.52shuku.vip/" target="_blank">https://www.52shuku.vip/</a>
    人买东西。巧克力和柠檬汁喜欢的是她的后一点,她的眼光和她的胃容量一样出名。
    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陈茵突然有些内疚、这种莫名的感觉和他在面对蛋蛋时一模一样。受小说影响太深了。陈茵想着,依旧是不由自主地推开了便利店的门。另外三个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也跟在他身后。
    果然,进了门之后,便利店里陈列着一排各式各样的蛋,有大有小,全部装饰得五彩缤纷,有还绑了彩带的,打包得好好的。
    “马上就要复活节了。”巧克力也看到了,“你也要准备一个吗?”
    “别在这里买啦,去超市会更便宜一点。”桃金娘说,“那边有完全空白的蛋蛋,可以自己画。”
    “那我还是买一个吧。”柠檬汁说。
    “你什么意思?”桃金娘说完,直接在柠檬汁的脑袋上开了一个瓢。柠檬汁捂着脑袋,顺手买了一打创可贴。
    “这都是活的?”陈茵有些疑惑。
    “我比较喜欢里面有巧克力的。”巧克力摇摇头,看着这一排蛋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有可疑的水渍。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陈茵说。
    “什么意思?”巧克力不明白地问。
    “一句古诗词而已。”陈茵淡淡地说。
    然而柠檬汁已经get到了他的笑话有多冷。
    一个蛋蛋几不可见地动了动,三人组还在打打闹闹,陈茵却敏锐地觉察到了,这颗蛋是青绿色的,却像是蛋蛋本来的颜色。他抱起了那颗蛋,那颗青绿色的蛋蛋立刻在他的掌心晃动了一下,一股暖流从接触的地方蔓延开来,陈茵浑身舒服得不得了。它是如此贴心,比那颗在书中的蛋还要让人舒服。
    “我们走了。”桃金娘说。
    陈茵依依不舍地把这颗蛋放下来。这颗蛋不满地动了动,似乎非常不舍,整个架子都被他晃了几下,几颗蛋噼里啪啦滚下来,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陈茵脸都红了,他特别不好意思德把掉到地上的蛋重新码号,先前那颗青绿色的蛋蛋依旧蹦蹦哒哒,硬要往陈茵怀里拱。陈茵怕它把其他蛋晃下来,只好抱着它,去了收银台。某三只立刻围了过来。
    “我第一次看到活的蛋蛋。”巧克力兴奋地说。蛋蛋自豪地动了动。
    活的蛋蛋?这话说的好惊奇。陈茵审视着这颗蛋,如果这是唯一的活蛋,那么它是怎么混进来的,又正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三个人一边玩着蛋,一边往外走,在街角,远远看见对面广场上有一群人,围在人群中间的,就是大魔王。陈茵下意识停住脚步。巧克力已经说:“啊,大魔王。”
    “大魔王也过复活节?”陈茵怀疑地问。他以为大魔王只是吩咐准备一个舞会,自己并不参加。
    “只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亲民的活动而已。”桃金娘猜测。柠檬汁侧目,能说女人的直觉真是准确无比么?
    “陈茵。”度玛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陈茵,以及他手中那颗青绿色的蛋。度玛有些高兴,虽然他从来不在面上表现出来。
    陈茵很想转身就走,但是这么多眼睛注视着他,就这么跑了显得自己和懦夫是的。于是陈茵硬着头皮上了。
    “这两只蛋最好一起买,它们是一对儿。”度玛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只紫红色的蛋,递给陈茵说。
    陈茵只好接着,那只紫红色的蛋看到青绿色的蛋,居然嫌弃了一下。陈茵登时有些不开心了。
    “蛋也有一对儿?”巧克力好奇地问。
    还没有等陈茵反驳,“当然,每一个节日都是qíng人节,这种节日标配当然成对卖。”度玛顶着一张异常严肃的脸,说着冷笑话。
    你们夫夫二人都喜欢说冷笑话么?巧克力三人组的冷汗流了一地。
    还有,度玛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陈茵正式收了?
    还有陈茵,你到底是有哪儿不乐意的?
    在三人组的心中,陈茵和度玛已经是牢不可破的一对儿了,只是现在,陈茵别扭了。这种别扭是病,得好好治一治。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这里,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初始的舞会
    在度玛和陈茵相顾无言的时候,一束硕大无比的玫瑰从一边斜斜地cha入了两人之间,狠狠砸在陈茵的脸色。
    三人组都惊呆了。
    陈茵面无表qíng,将那束玫瑰从脸上拨弄下来。
    果然,玫瑰后面,是默菲斯托菲里斯那张英朗无比但是也蛋疼无比的脸。
    “请接收我的爱意。”默菲斯托菲里斯说。
    “我拒绝。”陈茵说。
    默菲斯托菲里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从未被人拒绝过。”
    “我很高兴我能打破这个记录。”陈茵回答。
    “不过我喜欢。”默菲斯托菲里斯说。
    躲在四周伸长脖子看热闹的路人甲乙丙丁:乃是抖m么?
    陈茵转头就要走,默菲斯托菲里斯锲而不舍地把玫瑰捧到他的面前:“至少,请收下我的玫瑰。”
    “好。”陈茵看了看,如同红宝石色的花朵,想到了一个漂亮的、向自己要花的女孩子,接过玫瑰。
    躲在四周伸长脖子看热闹的路人甲乙丙丁:居然接受了?震惊,有谁能想到陈茵和馆长大人不是一对?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默菲斯托菲里斯有些激动。
    “等你学会怎么追人再说吧。”陈茵晃着那堆玫瑰,“能有点新意么?只送这个,就算你是魔王,也没有人会搭理你的。”然后转头,对着柠檬汁说:“给,今晚舞会的装饰,感谢这位魔王大人给我们省下一笔预算。”
    柠檬汁:默菲斯托菲里斯的眼神好恐怖QAQ~
    他直觉地后退一步,一扭头,发现了陈茵的眼神更恐怖:馆长,我要辞职,我不gān了!QAQ~
    巧克力神经大条接过花,九十度鞠了一躬:“谢谢。”
    周围八百米之内伸长脖子注意这边动静的路人甲乙丙丁:目瞪口呆。
    陈茵:gān得漂亮,巧克力,我会是你坚实的后盾。
    度玛就在一边看着,总之,他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媳妇儿”会被默菲斯托菲里斯拐走。
    “那么,到时候我可以和你跳第一支舞吗?”默菲斯托菲里斯想要像邀请以为女士一样,抬起陈茵的手,就要吻上去。
    陈茵抽回手:“你愿意跳女步?”
    默菲斯托菲里斯的眼角抽了抽。
    “一点诚意都没有。”陈茵做出总结。
    默菲斯托菲里斯纠结了半天,依旧张不开嘴,说自己要跳女步,最后只能仓皇而逃。
    “当心他追你不成,反倒对你产生恨意。”柠檬汁小声提醒着陈茵,“我听说魔王们的心眼都挺小的。”
    度玛:喂喂,我还在这儿呢,你别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好么?
    陈茵:“作为天使,我勇于面对任何的挑战。”
    柠檬汁:==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我们一直是你坚实的后盾。”桃金娘说。
    巧克力也急忙附和:“我也是很厉害的。”说完,比了一个健美的姿势,力求凸显他可怜的肱二头肌。
    “力量的大小和胸锁rǔ突肌的qiáng壮程度成正相关。”陈茵说,看了巧克力一眼,“所以你永远也无法像他一样。”顺手一指,正好指到度玛的方向。不用目测都能看出来,即使只靠着力量对决,十个巧克力也不是度玛的对手。
    巧克力怀疑地看看陈茵:“那你呢?”陈茵是属于比较瘦弱的那种类型,还有某些种族的jīng灵,看着细细长长一只,可是力气巨大呀。
    “我?”陈茵指指自己,“我是因为有魔法加成。”
    巧克力: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讲冷笑话,这从某方面印证了,原来天使也会讲冷笑话。”柠檬汁一本正经地说,“我一定要把这一条记下来。”说完还掏出一本小本本。
    度玛觉得好丢人,被人围观,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众人的目光:“我们不要站在路中间挡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柠檬汁可不敢指使他。
    于是度玛施施然走了。
    陈茵也忘了,自己正在和度玛冷战,感谢默菲斯托菲里斯的神来一笔,让他把这事忘了。
    桃金娘格外满意地买了三大购物车的东西,收银的地jīng一看到这个架势就知道是舞会用的,立刻拍着胸脯表示一会儿会有工作人员把东西直接送到场地那儿。
    接下来是装点会场。
    玫瑰花上被施了暂时保鲜的咒语,放在咖啡厅的吧台边上,有想要的人,可以自由领取,送给自己心爱的人。
    “帮忙的人好多啊。”陈茵感叹了一句,好多人都是,手中没有活就过来帮忙。
    “好容易有这样的活动嘛。”巧克力说,“大家都很喜欢舞会。天界没有舞会?”
    “当然是有的。”陈茵说。
    “这种舞会也是一种变相的联姻会。”桃金娘一边扎着气球一边说。
    陈茵:果然什么节日都能过成qíng人节吗?
    夜晚还没开始,舞会就在咖啡厅附近的空地上召开。
    大大小小,各个种族的人都出来了。
    陈茵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图书馆里,生活着这么多人,就像是一个藩镇,大魔王是领主。
    陈茵和三人组在一起,齐刷刷坐一排喝果汁,百无聊赖地等着晚上的到来,这两天柠檬汁忙惨了,现在他养jīng蓄锐,等着晚上和巧克力一起,跳一支舞。
    “陈茵你舞伴是谁?”巧克力问。
    “还没有决定。”陈茵说,他是一点也不着急。
    “可是你一定要上场的啊。”巧克力说,“主角是你诶。”
    “名义上的。”陈茵补充说,“实在不行,还有桃金娘嘛。”
    “请不要用一种‘来凑数儿’的口气对我说话,我会感到很不慡的。”桃金娘义正辞严地说。
    “你该答应默菲斯托菲里斯大人的。”巧克力说。
    “我才不要。”陈茵说,“那还不如不跳。”
    就在陈茵纠结要不要独舞一曲成名之后,度玛突然出现了,在众人还没围过来的时候,对着陈茵问:“今晚,我可以和你跳第一支舞吗?”
    陈茵想了一下,说:“好。”
    度玛的眉间带了些雀跃。就听见陈茵接着说:“我是主角,必须要跳舞的,没有舞伴那多丢人。这个舞伴,最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正好晚会上估计也没人敢和你跳舞,我们就正好跳一对儿吧。”
    度玛还没来得及生气,桃金娘接了一句:“不啊,每次舞会都有一群女孩子想要和馆长大人跳舞呢。”
    话音刚落,好像为了验证她的话似的——“馆长大人。”一个女妖jīng就凑了过来。
    陈茵:==
    度玛瞪了三人组一眼,意思是:你们怎么还没走?
    桃金娘默默散去。
    --

章节目录

乃这么任性作者知道吗?(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九十九夜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夜昙并收藏乃这么任性作者知道吗?(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