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诡异的笛声冲破云霄,蔓延百里,只见天边划来一道血红色的流光,正对准空旷的教场,轰然砸落……
    黄沙四散飞扬,临时搭建的帐篷摧枯拉朽的被刮倒一地。
    气旋凌厉,从中站起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踏着飞灰烟雾,缓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这是?”
    将士望着这庞大的天外来,畏惧的躲到沈承的身后。
    沈承很绅士的没有推开他,迎风卓然而立,他放下唇边的短笛,抬头仰望浑身烈焰的马智。
    “炙奴”
    他温润和善的声音令马智不由仰天嘶吼一声,挥拳扫开身旁的障碍物,对着沈承轰然单膝下跪。
    “恩主……”
    他低沉嘶哑的声音回荡在教场,混合着螺旋而上的黄土飞灰,带着一股别样的霸气。
    躲在沈承身后的将士却是慌了神,炙奴那杀人狂魔的名声在外头传的可是沸沸扬扬,简直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而今这个杀人狂魔,居然就这么简单粗暴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简直就是要吓死个人!
    耳闻不如目见,将士心中本以为炙奴也不过如此,毕竟谣言只会往大了传,芝麻大小的事情都能被传成穹顶这么大。可他没有料到,炙奴……竟然比传说中的还要可怕……
    他一双哆嗦的腿掩盖在盔甲之下,将一众银色鳞甲都抖的细碎作响。
    “炙………炙奴?!”
    马智腥红的眼睛不由向他瞟去,糙厚的鼻子里吐出粗重的气息。
    “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马智……”
    他说话间,身上灰白的沟壑里还燃烧着炙热的火焰,偶尔爆裂出些许花火,迸射在地上灼黑一片。
    被马智凝视着的将士只觉得浑身都恐惧到无法动弹,他煞白着一张脸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声线说道。
    “马……马智壮士……”
    “壮士……”马智看着他畏惧的模样不由晒然而笑,破碎嘶哑的笑声“霍霍霍”的传荡在废墟一般的教场里,“你是想说……怪物吗……”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壮士不要误会!”
    将士尴尬的冲着马智僵笑,整个人都掩藏在沈承身后,小心翼翼的凑在沈承耳侧嘀咕。
    “沈先生!现在怎么办!这个怪物在这里,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消息送出去啊?派多少万军队来救我们才稳妥啊?!”
    沈承闻言温润而笑,侧首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臂膀。
    “别怕,是我唤来的。”
    将士闻言错愕不已,一双眼睛来来回回的在马智与沈承身上打量。
    但还不待他问出心中的疑惑,沈承已经温柔的对青藤说道。
    “青藤,你对他下一个命令试试。”
    青藤迷茫的看向马智,困惑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要怎么下?”
    沈承抬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宛若一个极有耐心的慈父。
    “你直接开口就好。”
    直接开口?青藤愣了一愣,没有什么口号密令什么的吗?直接喊的话,那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青藤颇为质疑的瞥了沈承一眼,见他始终如一的温柔的注视着她,她方才踌躇着命令道。
    “那……炙奴,帮我拿一下兵器架上的璎珞枪。”
    她话音刚落,单膝跪地的炙奴立马抬手用内力一吸,璎珞枪便猛的飞射而出,落入他的手中。
    马智拿着璎珞枪缓缓站起,随后瞬间出现在青藤跟前,双膝跪起,双手托举着,将璎珞枪呈在她眼前。
    青藤错愕的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马智,身体下意识的往边上一让,避开他的跪拜。
    她抬手接过璎珞枪,微皱着眉头说道。
    “马大哥,你不必对我行此大礼的。”
    跪在地上的马智却是不发一言,依旧直挺挺跪在青藤更前,高举着双手,等待着她将武器丢还给他。
    沈承见状很是满意,和善的笑着说道,“你可以说一些更过分的命令来试试。”
    “更过分的?”青藤的眉头不由皱的更深,“太过分的不好吧?”
    毕竟马智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与她一起患难与共的朋友,他帮助过她,陪伴过她,也救过她。她无法将他当成一个死物,一个武器,一个傀儡……
    沈承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所思所想,毕竟若是他们之间没有情谊,马智当初也不会冒着危险冲破囚笼去救她。
    可是吃了控心丸的马智,本就是被当作一个杀戮武器来培养的啊……
    若是操控他的失心丸宿主无法对他恨下心来,那在作战的时候,马智就无法成为宿主最锋利的矛,最坚固的盾。
    宿主就是杀戮机器的软肋,一旦将软肋曝光于众,马智就将无法所向披靡,最后落得宿主遍体凌伤,连累马智也是落不得好。
    沈承不由轻叹一声,心道还是要一步步来啊……他温柔的望向青藤,委婉的鼓励道。
    “你试试吧,无论有多过分,他都会照做的。”
    青藤知道沈承是想测试马智的服从程度,但在青藤心里,马智与她是平等的,甚至是一个值得她尊重的救命恩人。
    她无法像一个上位者一样去命令他,指使他,操控他……那样会让她心怀愧疚,就让她不知该如何面对清醒时的马智。
    但在沈承殷切的注视下,青藤又不忍心辜负他的期望。
    她站在原地僵持了良久,忽而脑中灵光乍现,一双灵动的眼眸咕噜一转,对着马智灿然笑道。
    “炙奴,我想坐在你的肩膀上。”
    马智毫不犹豫的伸手抱起她,小心翼翼的将她扛坐在自己的右肩膀上。
    豁然站起的马智宛若一座小山,令坐在她肩膀上的青藤有一种俯视众生的豪迈气概。
    她将挂在腰侧的青面獠牙面具戴在脸上,扬手一挥手中的璎珞枪,对着躲的远远的士兵喊道。
    “整队!出发!”
    七零八落躲在各处的士兵听闻号令皆是探头探脑的张望,待见到看台上的将士冲着他们挥动虎符,他们才强鼓起勇气整队跟在马智与青藤的身后。
    毕竟是“神机营”的士兵,见惯了大场面,适应能力也是比一般的士兵要强一些。他们见马智始终都“温顺乖巧”的驮着青藤,走了一段路程后便也都如常了。
    如此这般,他们一队人马就这样浩浩汤汤的冲着太白山上的平阳派进发了。
    沈承望着青藤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由担忧的叹息。
    “我的徒儿,终究还是太善良了。良善之人,最后都是要吃苦头的。”
    站在他身侧的将士不由浑身一凌,面色古怪的盯着他瞧,敢坐在怪物的肩膀上,那胆子也真不是一般的大,就算再善良,又能吃亏到哪里去。
    但沈承毕竟是小王爷跟前的大红人,又是帝都里出了名的文人雅士,他收的小徒弟,哪里轮得着自己说句不好。
    于是将士讪笑着安慰道。
    “这世道上终究是好人有好报的,我观沈先生徒弟面相圆润有福气,乃是个负责深厚之人。
    又有沈先生帮她护着,定不会吃苦头的。”
    沈承闻言不由摇了摇头,他的徒弟,可已经吃了不少苦头了……他本以为自己的出现可以替她及时止损,却不料自己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他双手背在身后,儒雅忧郁的仰头叹息。
    “好人有好报,是说给亡故之人听的。
    对活着的人而言,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袖手旁观,活的命长。”
    他的言论令将士闻言不由一愣,一时间竟是无法反驳。
    虽说每个人最心底的深处皆是如此想过的,但人活在这世道之间,终究还是要有点盼头,如此直白的点破出来,终归是让人心中觉得有些膈应。
    “沈先生……”
    “恩?”
    “那您是道,还是魔呐?”
    儒雅温润的沈承闻言回首一笑,他慈眉善目的面容半挡在墨竹折扇之后,温柔的回道。
    “我只是个人。”
    --

章节目录

种花护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吾乃二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乃二陆并收藏种花护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