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嫣儿进房,向元蕊说到已到了午膳的时辰,让她们去用膳。
    元蕊才点了点头带着晏如施走了,然后又让嫣儿留下宫女看着宁颐清,让她们待宁颐醒了,就去告诉她,要是还没醒的话,便只有叫太医来了。
    嫣儿俯身说是,然后便留下了两名小宫女,让她们在房中看着宁颐清,吩咐完后就跟着元蕊、晏如施走了。
    待她们走后,两个小宫女小声的交头接耳的说道:“欸,你说这宁大小姐对东皋王爷这感情还真深厚哈。”
    “那可不是,你没看到,这王爷要去边疆了,宁大小姐多伤心呀,醉到现在都还没醒呢,宁大小姐平时哪会像这样呀。”
    “也是,诶,那你说,王爷会娶宁大小姐。”
    “那还用说嘛。。咱们王爷呀,对宁大小姐那可是一往情深呀,那只有宁大小姐愿不愿意嫁的呀,哪儿还有王爷娶不娶的。”
    “我听说外面都在传,说宁大小姐是当皇后的命。。是不是真的呀?”
    “嘘,小声点,在宫中说这个可是大忌。”
    “你过来,我给你说奥。。。。”
    “奥,原来是这样的呀。。”
    “那可不是咋的。。”
    泽天在房梁上用手指掏了掏耳朵。
    接着伸手向两个宫女一点,那两个宫女便倒在了地下。
    泽天从房梁上跳了下来,看了看地下的宫女说了一句:“这宫中的奴婢怎么都这么长舌。”
    说完他走到了床榻边,看着床榻上还在熟睡的宁颐清,嘴角微微一笑说道:“你倒是睡的香呀,爷可是一夜没睡。”
    “罢了罢了,真是爷欠你的。”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玉壶,轻轻扶起宁颐清的头,把小玉壶放在宁颐清嘴边,马上便从小玉壶里流出来了银白色的玉浆。
    宁颐清似乎,感觉到很是甘甜的样子,居然自己咕噜咕噜的咽着。
    泽天笑了笑说道:“嘿,你这狐狸小师妹,还知道这是好东西呢,这可以用天山雪莲炼制而成的玉浆,这一瓶可是黄金万两都难得,今日却被你当解酒的,给喝了个干干净净。”
    宁颐清像是听到了他的话一样,还皱起了眉头。
    泽天咧嘴笑道:“爷不就说了你两句吗?你至于这样吗,狐狸小师妹,你可的记住了奥,是爷用这天山雪莲浆替你解酒,可不是那什么破解酒丸,这个恩情你给爷记住了,爷来日再讨。”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用轻功从窗外飞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宁颐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撑起了身子,揉了揉还在眩晕的头。
    又是起身坐了片刻,这才好了许多,看到了倒在地下的两个宫女,不经想到难道泽天师兄还没走?她小声喊着:“二师兄??二师兄??”
    可是却没人回答她,她看了看周围,想来他已经离开了吧,可是为什么要点晕她们呢。
    其实呢,这泽天真是为了宁颐清好,他想着,这两个宫女叽叽喳喳的实在是太扰人清梦了,所以没有给她们俩解穴,不过她们也快醒了。
    正在宁颐清准备下榻的时候,两个宫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了看对方,正在疑惑她们怎么睡着了???
    就听到了床榻上宁颐清起身下榻的动作,两个宫女也顾不着想那么多了,连忙走到宁颐清面前问道:“宁大小姐,你醒啦??要不要喝水呀??”
    宁颐清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睡了多久??”
    一宫女去给她倒水去了,另一个宫女回道:“宁大小姐,你都睡了快一天一夜了,公主特别担心你,刚刚才去用午膳。”
    说完,她又从另一个宫女手中接过了茶杯,递过给宁颐清。
    宁颐清接过来微微的喝上一口,又递回给了她。
    那宫女接过茶杯,看到里面的水像是一点没有少的样子,感叹道:这宁大小姐不愧是大家闺秀的典范呀,这一举一动都端庄有礼。
    宁颐清喝完水便起身下床,准备穿鞋。
    那宫女见状连忙说道:“宁大小姐,奴婢来吧。”
    宁颐清点头同意了,放下了手,刚刚她说到午膳,那想来他已经走了吧,其实昨晚她也是有意灌醉自己,借机今日不去相送,可是她明明才喝了两口呀,怎么就醉成这个样了,也不知道她昨晚喝醉了,有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完全一点印象也没有。
    那宫女给她穿好鞋,俯了俯身说道:“好了,宁大小姐。”
    宁颐清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宫女见她一脸沉思的样子,以为她是在想东皋王爷走没,可又不好开口询问。
    她便开口向宁颐清说道:“宁大小姐,王爷还未到寅时便走了。”
    宁颐清又是嗯了一声。
    那宫女见她这般又想到,难道宁大小姐是在伤心没有去相送??她正想开口安慰的时候。
    “颐清,你终于醒啦。”
    元蕊和晏如施带着嫣儿、如儿走了进来,其他的宫女们在门外守着。
    那宫女向元蕊福了福身后,走到了一边。
    宁颐清正准备起身行礼,却被元蕊给拉住了,她拉着宁颐清的手说道:“颐清,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呀,怎么醉的一塌糊涂的。”
    元蕊拉着她的手坐下了,宁颐清也不好再起身行礼,便随她去了,然后又对着元蕊身后的晏如施微笑的点头示意。
    又听到了元蕊的问话,她转过头看着元蕊浅笑着说道:“没喝多少。”
    元蕊撅起嘴说道:“怎么可能,我来找你的时候,这屋子里满是酒味。”
    宁颐清拍了拍我元蕊的手说道:“我真的没喝多少,许是我无意之间把酒弄洒了吧,所以这才满屋子的酒味。”
    元蕊也没在纠结这个问题,想来也是,颐清可是从来没喝过酒的呀,她那酒量能喝多少,那还不是一杯就得倒呀。
    她又说道:“颐清,你知道吗?你醉酒母妃可发了好大的脾气呢。”
    听到元蕊的话,宁颐清低下头说道:“这是颐清不对,待会颐清会去和娘娘请罪的。”
    元蕊看她这副样子,顿时很高兴的笑着。
    宁颐清抬起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元蕊笑着说道:“母妃是生气了,可是不是因为你醉酒,而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你醉酒。”
    说完她又问道:“颐清,你这酒哪儿来的?”
    宁颐清听到元蕊的话,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娘娘没有怪罪她,不过待会她也会去雪临宫向娘娘告罪,她醉酒这般真的太不合礼数了,真是给娘娘添麻烦了,二师师武艺高强,宫女们不知道也正常,昨晚真的是她做的不对,也不知道她怎么的,自己要是想不去送他,那办法有的是千千万万个呀,可自己却选择了一个最蠢的办法,唉。。宁颐清呀宁颐清,你也有这般愚蠢的时候呀。
    元蕊见她愣住了,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喊着:“颐清??颐清??”
    宁颐清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回过神,伸出手揉着额头说道:“公主,颐清现在头还有些晕。”
    元蕊见她这般,连忙说道:“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有什么我们待会再说,好嘛?”
    宁颐清点了点头说道:“谢公主。”
    元蕊回道:“颐清,你说什么呢,别这么气,你饿不饿呀?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睡?”
    宁颐清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公主,颐清不饿,就是头还有点晕。”
    元蕊扶着她的肩膀,满脸着急的说道:“那。。那。你快躺下。”
    宁颐清顺着元蕊的手,躺下了。
    宫女又给宁颐清脱下了鞋。
    元蕊把被子给宁颐清拉了拉,给她盖好,然后柔声说道:“颐清,你好好休息,我和施儿就先走了?”
    宁颐清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公主,麻烦你跟娘娘说一声,颐清晚点去请罪。”
    元蕊回道:“好啦好啦,你快休息吧,母妃她又没怪你。”
    “不行。。公主,那我现在就去。”宁颐清说着便要起身。
    元蕊见她这样,连忙又把她按下说道:“好吧好吧。。真是怕了你了,我一会儿让宫女去给母妃说,好了吧??放心了吧??”
    宁颐清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元蕊说道:“谢公主。”
    “你呀。。快睡吧。”元蕊说道。
    宁颐清嗯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元蕊见她闭上了眼睛,轻手轻脚的走到晏如施的旁边,小声说着:“我们先走吧。”
    晏如施含笑说道:“好。”
    待晏如施说完,元蕊便小心翼翼的往房门外走着,动作特别的小声,生怕把宁颐清给弄醒了。
    晏如施笑了笑,她们这感情真好,九公主虽身为公主,身份高贵,却一点也没有公主的架子,反而轻易近人,不止是对颐清和她如此,从她身边的宫女就能看出来,她待谁都是十分好的,在这满是阴谋的深宫中,单纯的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
    待元蕊和晏如施走出房门后,元蕊又让两个宫女守在了宁颐清的房门。
    两个宫女俯身说道:“是。”
    接着元蕊便对晏如施说道:“我带你去看我院里的秋千,你还没玩过吧?那可好玩了。”
    晏如施笑着点头同意了。秋千什么的小儿科了好吗?她可是去欢乐谷玩过大摆锤的人,那可比秋千刺激多了,唉。。不过这古代也没有那东西,但去玩玩秋千也不错啦,至少还算是一个娱乐项目。
    --

章节目录

盛京颐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是团圆的圆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是团圆的圆啊并收藏盛京颐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