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了?什么意思?”羽昇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赤王和赤王妃已经将裂天兕封印了。”花愠眼中含泪的说到。
    羽昇一脸惊愕,一时间脑袋仿佛轰的一声炸裂了,向后退了几步,弥月连忙上前扶住羽昇。
    “羽昇。”弥月请唤着羽昇,眼中也早已含着热泪。
    羽昇缓慢侧头看向弥月,“月儿,他们是说,我的父君和母君,他们,他们身归混沌了,是吗?”说完,羽昇的一滴泪划过脸颊。
    弥月心疼的看着羽昇,也流泪点头。
    羽昇的眼泪终是决堤。
    “姐夫,这是赤王让我交给你的。”花愠将赤王临终托付的书信交于羽昇。
    “你们醒了便好,我们就先走了,处理完公务我们在过来看你们。”渊烬说着。
    “王兄,那我们也先下去处理父君和母君的葬礼事宜了。”暮一一脸哀思。
    “镇压魔兽后,军内也有好些残留事务需要处理,我们去处理完后再过来。”墨临蹙眉说到。
    待只剩羽昇和弥月时,羽昇才拆开书信,和弥月一同默读。
    “孩子:
    父君和母君这一生,已是无憾,记得你初生时,我为你取名羽昇,意味余生,这是为父感谢你的母君诞下你,将用余生与她相伴之意。
    而今,你也已长大,已身为灵王,更娶得你心中挚爱,弥月为妻,为父甚是欣慰。
    为父与你母君决定前去封印一事,你无须懊悔自责,这是为父和你母君能为灵界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为父和你母君都深感自豪。
    还有一事,为父与你母君都还有余寿未尽,身归混沌后会将余寿渡于你和弥月,你不用再担心弥月的仙寿之事了,以后的余生好好珍惜彼此,好好过完你们的一生。
    勿念,珍重。”
    羽昇读完书信,泣不成声,弥月只得紧紧拥住羽昇。
    “从前,都是你陪我痛,陪我熬,现在,以后,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你还有我。”弥月流泪说到。
    待赤王及赤王妃葬礼完丧后,墨临和丹凤便去灵王殿请羽昇和弥月收回施术体内的灵火之气和灵光之气。
    随后,羽昇便诏书,立暮一为赤王,在继位典礼上,莹香也请阎王渊烬收回了施术与体内的阎煞之气。
    而后几日,莹香产下一女婴,真身曼珠沙华,取名洛曼。
    才继位赤王的暮一,也托洛曼的福,让赤王殿又是一番热闹,羽昇渊烬,墨临等皆带着家眷前来贺喜,几个相聚在一起,又是一番喜笑颜开的场景。
    ……
    灵王殿院内
    时光如梭,转眼几个月便过去了,羽昇虽强颜欢笑,但弥月依旧看出了羽昇的闷闷不乐。
    羽昇正坐在院内石凳上,喝着茶,一言不发。
    “羽昇,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弥月坐在羽昇身旁,说到。
    “什么事?”羽昇问着,随即也为弥月倒了杯茶。
    弥月推开茶杯,傲娇的说到,“本宫现在可不能饮茶。”
    “为何?”羽昇浅笑,“也是难得听你在我面前以本宫自称,怎么了?我惹你不高兴了吗?”
    “不是不高兴,是太高兴了。”弥月开心的望着羽昇说到。
    羽昇一脸疑惑,弥月憋笑,拉着羽昇的一只手贴着自己的小腹。
    “我们有孩子了。”弥月笑着说到。
    羽昇惊讶得站起,低头看向弥月,一脸兴奋不已,“什么?孩子?真,真的?我要当父王了?”
    弥月好笑的看着羽昇,也站起身来,说到,“是,你要当父王了。”
    羽昇立马抱紧了弥月,笑开了怀,弥月也环住羽昇,露出幸福的笑容。
    ……
    阎王殿
    这几日,花愠一直觉得食欲大增,却又老是吃完即吐,折腾得花愠够呛,渊烬前往炼狱处理公务,今日才返回,刚回到阎王殿,便看见花愠再呕吐,立即宣来阎医。
    “你也是,不舒服也不知道请阎医来看看。”渊烬宠溺的责怪到。
    “我可能就是吃多了吧,也不知为何这几日老是如此,但吐完我就觉得没事了,就没麻烦宣阎医了。”花愠嘟嘟嘴解释到。
    “拜见王上,王后。”阎医急匆匆的赶来,作揖到。
    “快来给王后看看,她这几日似乎老是用完膳便呕吐不适。”渊烬焦急的说着。
    阎医赶紧上前给花愠诊脉。
    阎后诊完脉后,后退几步,跪下作揖,“恭喜王上,王后这是有喜了!”
    花愠和渊烬一脸惊讶,渊烬更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什,什么?”渊烬顿了顿,“这这这,你是说王后肚子里有本王的孩子了?”
    “是啊,王上,这真是我们阎界的大喜事啊!”阎医一脸乐呵呵的说到。
    渊烬这才缓过神来,开怀大笑,然后说到,“那你快去开几副安胎药。”
    阎医得令退下,渊烬立即坐到花愠边上,笑嘻嘻的看着花愠。
    “你不会是傻了吧?笑成这样。”花愠看着渊烬的样子,好笑的说到。
    “你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这么说我呢,太不给我面子了。”渊烬收起笑容,故作骄傲的姿态。
    “孩子?”花愠哭笑不得,“他都还没出生呢,怎么就当着他面了?我看你才是个孩子!”
    渊烬终于绷不住了,笑出了声,“明日我就带你去灵界,给羽昇炫耀一番,看来,我可会比他先当父王了,哈哈……”
    花愠戳了一下渊烬的额头,“你呀,就知道和姐夫抬杠,我看你和姐夫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幼稚。”
    “那世间万千生灵不都是在喜欢的生灵面前则像孩子嘛。”渊烬扯嘴一笑。
    花愠看着渊烬,只得无奈一笑,但是心中却是甚是欢喜,不过啊,这渊烬的嘴,是越来越油了。
    ……
    灵王殿
    渊烬一早就带着花愠奔向灵王殿,迫不及待得想要炫耀花愠身怀有孕一事。
    此刻,羽昇正陪着弥月用早膳。
    “咳咳,给我的小肉敦儿也上一份乌鸡汤吧,她得好好补补身体了。”渊烬现身故作得意姿态。
    羽昇弥月对视一眼,有些不解,羽昇再看向渊烬这得意的模样,再看了看弥月手中端着的乌鸡汤,瞬间明了。
    羽昇失笑,“看来,阎王这是来报喜了。”
    弥月听羽昇说罢,也看向手中的乌鸡汤,再看向花愠,惊喜的说着,“愠儿,你也有孕了?”
    花愠一笑,正准备开口,却被渊烬抢了先,“也?什么也?你也有孕了?”渊烬一脸诧异。
    弥月唤花愠过来坐在自己身旁,然后吩咐侍女再去端一份乌鸡汤来。
    “姐姐,你当真也有孕了?”花愠开心的问到。
    弥月浅笑点头。
    “阎王,一同坐吧,既然来了,就一起用膳吧。”羽昇的语气充满了调侃。
    “真是恭喜灵王灵后了。”渊烬坐下,不走心的说到。
    “妹夫已不再介意当年之事了吧?”羽昇平静的问到。
    渊烬粲然一笑,“凡界有一句话,叫人各有命,可能我们仙灵也是各有其命数吧,若老是沉浸过往,计较颇多,那活着岂不太累了。”渊烬顿了顿,继续说到,“如今,我的小肉敦儿陪着我,我便觉得万事安好了。”
    花愠看向渊烬,伸手握紧了渊烬的一只手,渊烬和花愠对视一笑,羽昇和弥月也对视一眼,这才心安。
    羽昇弥月,渊烬和花愠一同嬉笑用膳,好不惬意。
    ……
    时光匆匆流过,花愠怀孕便一直念叨灵界的吃食,渊烬就不厌其烦的一直陪花愠往返于阎灵两界,但渊烬担心怀有身孕的花愠身体吃不消,后来就索性直接应允花愠回灵界同弥月一起住,倒也方便了不少,当然,渊烬和羽昇都尽心尽力的照顾花愠和弥月,一转眼,弥月和花愠的产期将至。
    这一日
    弥月和花愠正坐在灵王殿的院内谈笑风生,抚琴吹笛,花愠腹中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弥月察觉花愠不对,连忙扶住花愠,唤来侍女去传产婆。
    待花愠躺在卧榻上后,弥月赶紧施术传音渊烬和羽昇。
    渊烬焦急的在殿外等候,羽昇也陪同渊烬一起在殿外等消息,听着花愠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渊烬心疼不已。
    弥月在殿内寸步不离的守着花愠,过了几个时辰后,花愠终于诞下一个男婴,弥月抱着孩子,一探元神,是一条罕见的粉色小龙。
    “愠儿,是一只小粉龙呐。”弥月激动的对花愠说到。
    花愠虚弱的一笑,很是欣慰。
    一直在殿外等候的渊烬也匆匆忙忙的赶进来,心疼的握住花愠的手,“小肉敦儿,辛苦你了,可急死我了,你那叫声真是把我吓坏了,心疼死我了,以后我们不生了,阿?”
    花愠看着渊烬的模样,虚弱的说到,“你别吵了,我好累,好困,你让我睡会儿。”
    渊烬便乖乖听话,不再说话,给花愠轻轻的盖好被子。
    羽昇也赶来,站到弥月身边,看到刚初生的孩子,也是欣喜不已,“来,给我抱抱。”
    --

章节目录

双生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贺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贺花月并收藏双生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