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楚朝天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你想见你就见去啊,我肯定不拦着你……”
    苏叶从旁边抽了两张餐巾纸,用力把嘴角已经凝固的血迹擦干净“这不是在您老人家的地盘,要搞点事儿出来总得跟东道主打个招呼吧。”
    “我知道了,你就在这呆两天吧,我找个机会把吴户弄过来,不过丑话说在前边,姓吴的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他们那一片的没少被他阴过。”老楚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满脸困倦完看不出来他随口谈论的是重监区的危险人物之一。
    苏叶把被子盖好,俨然一副要在医务室长期滞留的架势“要是随便什么小碎催,还能让我亲自跑来一趟?”
    这话说的着实是狂了点,不过却不会让听到的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似乎他本就该是这样,在飞速消逝的时光中毫无保留的展现出他最骄傲的一面。
    “切,”老楚不知道自从见到他以来已经翻了多少个白眼了,他看了一眼桌子上带了血迹的纸团,不着痕迹地皱眉,“你这不会是真吐的血吧?”
    苍天作证,他绝对不是因为心疼这个套路深似海的老狐狸,而是担心之后万一他家里那位出了名不好惹的祖宗知道了,还不得亲自跑来拆了他这……
    “假的,”苏叶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扔给他,“这就是走后门进来的好处,没人搜身才可以夹带一些违禁品进来。”
    老楚就看到一个红色的小东西飞过来,理智告诉他没准是苏叶扔来搞他的什么危险物品,但还是下意识伸手接了,触感软软的,摊开手掌心一看,赫然是一个小小的血包。
    “……”老楚嘴张着半天没说出句话,就这么直愣愣地瞪了他两分钟,才终于回过神儿,“今年奥斯卡你入围了吗?”
    “说什么呢你,”苏叶打了个哈欠,本来他还挺精神,结果跟姓楚的聊了两句简直越聊越困,“我倒是想去拿奖,你要是能说服上头放我去算你厉害。”
    老楚则是干脆的一巴掌拍在他被子上“你做什么梦呢?我要是有这本事还能被发配来看监狱?”
    “拉倒吧你,还不是你自己非要折腾来的,”老楚瞒着事,而苏叶显然也是知道点内情,所以才敢这么大大咧咧地调侃他,“怎么着,你还真准备后半辈子都在这看监狱了?不会还非得让公安部一把手来亲自请您老人家回去吧?”
    不知道是碰到了他心中的哪个点,老楚突然就叹了口气“其实就在这呆着也没什么不好的,都像你似的,每天把心脏悬在脑袋顶上,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得窜起来看看,估计也是好久没睡个安稳觉了吧……”
    “呵呵,你这种没有媳妇儿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尤其是媳妇儿特别厉害的时候,别说睡安稳觉,我直接死在床上都可以,”苏叶不知道怎么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优越感和骄傲感,从头到脚地把比自己还大两岁却依然独守空房的老楚嘲讽了个遍,又在对方暴躁到起来抽他之前一本正经地切换了风格,“不过说到底,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理和正义,只不过是看掌权怎么说罢了。你歇歇就完了,再不出山可就是我大舅子的天下了。”
    老楚显然不愿意谈这件事,因此自动过滤了他后半段话“也不知道是谁现在有家回不去,女朋友在身边,结果还不记得你了,要说比惨,咱们两个还是彼此彼此。”
    于是两个男人的对话就在诡异的互相嘲讽中愉快的结束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钟,在这么一个鸡都还没开始打鸣的时间,萧颜居然破天荒的出现在了使馆。
    当然这个点人家自然不会开门,所以她是直接翻墙进的。
    杨新星刚值了夜班,凌晨四点才换了人,才躺下没一个小时就被从床上弄了起来。
    “别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叫别人看见了丢不丢人?”走廊里,萧颜走在前边,身后跟着眼睛肿到睁不开的杨新星,还不忘跟个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
    如果不是打不过她,杨新星觉得自己一定动手把说这话的人打死了“老大……这个点……除了你……不会有人看到我的……保洁阿姨还没上班呢……”
    萧颜反手一巴掌抄在他脑门儿上,杨新星‘嗷’一下子清醒了大半,抱着脑袋,怨念深重到几乎要实体化了。
    “要有自律意识,就算没人看见,这儿还有监控摄像头呢,一会我就把你刚才的样子截个图打印一百张贴满你们中队大楼。”
    杨新星深感前途灰暗,并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萧颜无时无刻不在掐着自己命运的后脖颈儿之后,差点儿给她跪下“别!姐您左边走!前边那个房间就是!”
    不用他说,萧颜也已经看到了站在前面房间门口的两个副武装的士兵,不过走的近了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虽说她不是会在意这些,但是手底下的人见到她不敬礼打招呼的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门口的这两个人,似乎是完没有感知到他们两个的到来,就这么直愣愣地站着,目视前方。
    “hello?”萧颜伸出手在两个人面前晃了晃,“还醒着没?”
    两个人丝毫没有反应,就像是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怎么回事?”杨新星落后了几步,刚转过弯来就看到这一幕,也察觉出了不寻常。
    萧颜眉头越拧越紧,审视了片刻之后突然喊了一声‘立正’!语气语调完就像是军队当中新兵连班长的喊话风格,严肃中带着凌厉,三米之外听见都想给跪的那种。
    果然这句话像是出发了什么机关一样,两个人分毫不差的军姿立正。
    萧颜跟杨新星对视了一样,后者伸手去推门,结果门前的两位同时反应过来伸手拦住他“这里禁止进入!”
    “打电话从军总院叫医生来,动静小一点。”萧颜从口袋里摸出两支一次性注射器,迅速地插进两人的脖颈处,里面装的是强效麻醉剂,可以用来扎大象的那种,因此面前两个人迅速地失去意识瘫倒在地上。
    。
    --

章节目录

战火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夜狐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狐公子并收藏战火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