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善在面对楚阳这般热忱态度,身在白善一旁的宁非陌的嘴角虽依旧噙着抹淡笑,但眸子却深沉了几分。
    只是这次的宁非陌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先白善一步入席。
    至于楚阳的到来,除了白善之外无人知道他那个铭文宗师的内幕由来。
    一名宗师的地位,在天牧国众人的心中是无比崇高,不可触及的。因此对于楚阳的出现,众人诚惶诚恐、毕恭毕敬。
    今日的宴会大厅,大人物们齐聚,往日在皇城和学院中风光无限、众星捧月的韩青玄、韩沐白、秦琅和林川这些个小辈,在这样的场合也成了陪衬。
    楚阳大大咧咧的来到白善身边,才刚一走近,就不由挑起了眉梢,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哟,小老弟,这才两天时间不见,你是杀人越货去了吗,身上的血腥味戾气弥留不散啊。”
    白善一抹诧异自眼底掠过,斜睨向在帽檐的掩盖下看不清容貌的楚阳:“你属狗的?鼻子这么灵光。”
    楚阳嘿嘿一笑,一点都不羞恼,略带猥琐的说道:“这算什么灵光。在我来之前,一寝室的哥们,光闻下妹子身上的味道就能判断出来妹子穿什么尺寸的bra,闭着眼睛的那种,你说骚不骚。”
    白善一头黑线,不在回答楚阳的话。
    两人边说边到云皇的那一桌入席,魂师公会的墨舒和莫西看到白善和楚阳两人,都是相当的激动,同时从座位上站起。
    “萧炎大人,三爷。”
    能让高冷的魂师这般态度对待,也唯有他们值得敬佩的‘前辈’了。
    自上次魂师赌赛之后,墨舒和莫西不仅在修为实力上有了精进,就是在各自的魂师职业上,对于炼丹和铸器又有了新的领悟。
    白善一眼就察觉到两人身上的波动,舒展一笑:“这才几日时间过去,墨舒会长与莫西会长两人似乎精进不少,想来无需半年一年的时间,定能踏入下一步。”
    墨舒和莫西那叫一个人逢喜事精神爽,本来他们对这辈子突破下一个境界都无望了,没想再次看见希望,而且是有明显的感受。
    “若非上次从三爷你与萧炎大人身上感悟到一些东西,恐怕我们两个半只脚都已经踏入棺材的人这辈子都晋级无望。现在,确实有一拼之力。”
    墨舒与莫西两人态度真挚,言语上更多是充满了对白善的感激与尊敬。
    而云皇也在这时发话:“这几日皇城内流传沸沸扬扬的人物,炼魂阁白老板的消息不绝于耳,就连深居在皇宫中的朕都能时时听闻。今日一见,白老板果然非凡,天之骄子,恐怕也不过如此。”
    随后云皇又将目光落在楚阳身上,一名宗师的分量,于天牧国这样一个小小的三流国的人皇而言是绝对不能轻易得罪的。
    “上次珞珈国魂师公然挑衅我天牧国魂师公会,同样是挑衅我天牧国的颜面,若非白老板的鼎力相助,以及宗师大人的帮衬,最后结果怕是难以定夺。”
    “朕也要代表整个天牧国感谢宗师大人没有帮助这些盯着天牧国狼子野心的外国人。”
    楚阳的性格到也是个爽快的,这些政-治风云,玩弄权术类的他是没兴趣,只开口乐道:“既然云皇诚心想谢,不如用实际些的东西更痛快一些。”
    “难道这小小的天牧国中,还有萧兄身为一名尊贵无比的宗师眼界所能看上的东西么。”
    便在这时,一旁的宁非陌悠悠开口,凤眸噙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向楚阳。
    白善心中咯噔一声,不动神色的瞥了宁非陌那张俊美脸庞一眼。
    楚阳虽也是名穿越者,身上怕也有白善无法想象的底牌,但说白了,穿越前到底还是大学生。
    而宁非陌可就不同,连叶染也带着几分重视,就连她几次三番和这只狐狸接触下来都捉摸不透,何况是楚阳?
    毕竟楚阳的宗师身份是假的,说多错多,宁非陌这样精明的一个人极有可能从一个小细节入手,在抽丝剥茧的挖出其他更多的东西。
    白善现在也算是和楚阳处在一条船上的人,自然不可能眼看后者被宁非陌套路出有的没的。
    直接在楚阳开口前就抢话道:“一直听闻皇宫栽有一棵悟道树,不知是真是假,我也很感兴趣。”
    云菲菲抿唇一笑,当着云皇的面毫不避讳,道:“树确实有这么一棵树,但悟道一言有些夸大其词。只是那树上刻有不知是哪个岁月流传下来的古文字,晦涩难懂,如果不是掌握有这一门文字的了解,无法参透。”
    “不过白老板若是感兴趣,改日菲菲可以带你前去一观。”
    “还有萧炎大人,身为铭文宗师,想必对符文与古文有着一般人难以望其项背的研究与理解,说不定能看出那棵树上究竟铭刻的是什么内容。不如和白老板一同!”
    身为公主殿下的云菲菲这是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对人主动发出邀约。
    若是放在以往,那些爱慕云菲菲的青年才俊们怕是直接用眼刀子都能片死受到公主殿下‘盛宠’的人。
    但如今这个对象是白善,在场那些大部分的世家子弟们竟是反而嫉妒起云菲菲可以这么直接直白的邀请他们的偶像。
    白善还没回云菲菲的话,楚阳就已经有些忍不住的蹿动起来了,一拍桌子直接道:“去啊,那必须得去。”
    整张桌子的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楚阳。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是有点激动了,楚阳又端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论世上唯美人不可辜负,既然公主殿下热情相邀,哪有不去的道理。何况本宗师也是一向秉持着求职好学之心,这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所谓学海无涯,对于一切的未知,吾皆有向往之心。”
    白善嘴角一抽,睨向斗篷遮盖的楚阳。
    别说,这厮还装的像模像样的。那种求知若渴的语气听上去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果然,下一刻韩家那位才刚刚突破地灵师的老爷子抚掌赞叹道:“好,好一个学海无涯。”
    “老头子我也活了将近快两百余年,一生都奉献在武道修行上,反而忘了修炼的真正根本。学有所成,学有所成,修炼一途上不是光钻牛角尖拼命去修炼才可成大能者。”
    “今日得见萧炎大人和白三爷,听到你们的金言,是我韩中纪这辈子的幸事之一。”
    --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黄大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大闲并收藏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