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又要做新东西?
    雪见头也不抬的说道
    “年高还这么没有教养,可见也养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那边被打的范三爷更是闹得厉害了。其实他心里知道,今天这顿打是少不了的。不由这个理由,随便找个理由,雪见也是要打他一顿的。
    他被打得满嘴满脸都是血的样子,也是有些吓人了。他还在闹,但那个龙老太婆看着受不了。不再装傻了,叫道
    “别打了,别打了!”
    “亲王,我们错了,错了啊!我只是,只是想帮娘家一把啊。错了!”
    那龙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叩头连连求饶。雪见看看道
    “这么说来,你没有吓疯也没有吓得失魂了?”
    “没有,没有。只是我们真的不知道大雷几个人去哪里了啊。哎哟喂,我的儿啊!”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这时她装起是慈母来了,一声一声的哭叫着她的儿啊
    雪见冷哼一声道
    “是啊,人到哪去了?我们还得找你们龙家要人呢。不是说龙大雷不孝么?不孝的人倒是该打死,但你不该把我梁家大姨也算计在内,那龙玲巧还有一半的血是我梁家这边的呢。你们倒是算计得很好。把我好好一个表姐想弄去做个填房?也就你这种祖母能做得出来!”
    “现下,我的人找他们一家子的下落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就把脖子洗干净点。要是没出什么事。从此以后,龙大雷一家与你们就没有关系了。我要是再听谁说一句你是是我瑞亲王府的远亲,我立马让你们这些远亲给灭了根!还有,梁家那里,谁要是去找梁家的事。那也是和我过不去!”
    谱摆了,那个装疯出主意的人也打了。龙家的面子也下完了。话也说明了。有了这通闹腾,那婚约自然也就没用了。雪见这才转身出了龙家大门,并指一个人道
    “去赵三公子那里说一声,我们过去吃饭。”
    那人飞快的跑了过去。
    雪见一行人又出门来,外面也围了上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雪见看看转头对地保说
    “别让人误会我是仗势欺人了。把事情给大伙儿说一说。”
    那地保可是个老油条,站出来就道
    “街坊邻居都听着。这龙家做事太不讲道理了。”
    其实,地保也就把事情的原尾说了一下,大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都知道了为什么亲王会出现,原来是帮自己的大姨来出气的,这气该出!
    雪见并不是想给自己洗清。而是想让大家明白事情的真像,以后别指点着说龙大雷一家不孝什么的。
    一行人回到了赵三公子处。赵三公子早就在楼外侯着了。雪见下了马和傅景浩进去了。简单的吃了一顿后又打马回了庄子上。
    只是让大姨和大姨父都放心,说是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但有一点。就是他们以后都别回去了。以后这里就是家。要因去收拾东西的话,等龙大雷的伤好了。雪见会派人随他去。
    沈三柱也提出,就在离县那边。给他们重新建一幢房子起来,以后就在盐田上做事就是了。不用再回去了。
    盐道上的事也慢慢上了正轨。在销售方面,有了陆家的关系来打底,再加上赵家和蒋家分别投入人去。这样,各处的盐的价格一下子就控制下来了。
    原先各位还担心着这个价格控制下来了,自己就没利可图了。但现在看来还好,也没亏什么。因为瑞亲王那边把什么都出了,把盐给你运到家来了。你就只按价格卖就是。因为不卖不行啊。现在按朝庭的新规定,这盐算是朝庭卖的。
    据陆家传出来的消息,要不是瑞亲王顶着,这些盐这些人家就是亏着也得卖,现在人家瑞亲王帮了大家的忙,还给你送到家来。还给你留了一份的利在里面,这就是不错了。
    所以,新形成的盐道上,都感谢着瑞亲王。这都是陆家人为雪见做的事。雪见自然也是知道的。
    陆家人现在生活得也很是平静。没有了以前的担心了,只把自己的小家的日子过起来。虽然陆家主总是在提醒着家人,陆家都是瑞亲王的家奴了。做事要为主子着想。但外人看来,陆家还算是这地方上的一个大家。
    但那天,陆家主从盐田回来,有点不淡定了。他是认出来了新来的那个女帐房,就是许家的人。但没想到他是个女的!但他也是聪明的人,明明收到过消息,说许家的人都没有了的,而这个人是瑞亲王安排来的,还改了姓做徐了。那就是徐姑娘吧!
    盐井现在开得也够得上供应盐商那边的需要。因为是做成朝庭的东西,雪见又不为了卖盐赚钱,只是方便老百姓。所以,才只开采购用就行,不能过度的开出来。
    也有朝中的人提出按原来的价销售。那样的话,百姓就得不了利。雪见可是不同意的。本来就是想着要帮更多的人,所以才把这个开采出来。要不然,雪见与原来的陆许两家有什么区别?
    这事,原本皇上都是有心的,因为大家都知道盐带来的是巨大的利润,但雪风在这个问题上是坚持的。所以大家没办法。不管如何,盐还得人家开采出来。
    陆家也是后来知道了这些消息,所以一直在各盐商处都把这些事说一下,宣传一下瑞亲王的好。
    今年种下的花生收获很是不错。雪见先收起来了,然后拿出今年收起来的油菜籽出来。除天留下的种,雪见想搞一搞,看能不能榨出油来。
    于是,这两天雪见天天往厨房里跑。看来看去,别人去厨房是做饭时去。她是不做饭的时候去。有一回搞得灰头土脸的出来。正好碰到了傅老侯爷过来找墨老头儿扎针,看到雪见的样子是目瞪口呆!
    雪见只来得及叫了声傅爷爷。然后就往地上不停的在写写画画的,手上就是一块烧过的木炭。趴在地上写着写着,都写到老侯爷脚前了。
    老侯爷瞪着眼还是后退了两步。这才听到雪儿那个小丫头叫道
    “小姐,小姐。我拿来纸了。”
    远远的半夏一边跑来一边扬扬手上的纸。
    傅老侯爷这才想,可能是雪见想到了什么,手边却没有纸。
    而半夏来了之后,却站在一边不动了,看着小姐趴在地上写写画画的,不能打断小姐的思绪啊。
    但是站在傅老侯爷身后的梅奶奶不淡定了。这个瑞亲王啊,给了她很多不一样的形像!会下厨,会下地。这会儿,却是一个烧火丫头一样吧,还趴在地上。这成什么话了!
    。
    --

章节目录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晚起的太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晚起的太阳并收藏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