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有时身份是很重要的
    有了这个军官的一跪,那些兵士也就哗哗的都跪下了。在一边本来很得意的族长惊呆了。在听得这个军官叫这个女子郡主后,族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手脚直打抖!眼睛往上翻,嘴就歪到了一边,嘴角直流口水。一看就是中风了。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族老,一个被他压着,另一个也吓得跪在了地上。把头埋得很低,浑身都在抖。没有人对族长进行施救。倒是雪见在一边叫道:
    “七爷爷,快给族长扎针!”
    屋里跟着出来的人原本都跟着跪下了。坐在院子里吃酒的那些年青人都被这个阵仗给吓懵了。一个个的呆呆的都不知道该跪还是该继续坐着。
    就听那女子道:
    “起来吧。我只是和夫君出来走走,你们也别四处去张扬,要是有人跟着找到这里来找我,我就唯你们是问!”
    那军官连连磕头称是。不敢再多说什么。这边人都跪下了。才听到得得的马蹄声。雪见抬头才看到远远的来了三辆马车,雪见自言自语道:
    “天啦,这又是谁来啦?”
    慕容兴站在雪见身边。伸手敲一下雪见的头道:
    “那是大师兄和郡主的马车。他们是人先到,马车后到了。要不是他们到了,我们都被押走了。”
    雪见翻了个白眼,扯一下嘴角道:
    “就是他们不来,你不会亮你的身份啊,他们会抓你吗?只会抓我好不好?”
    “他们敢!”
    这两人就当那地上跪着的不是当兵的,来的人不是官家的一样在那聊着。大师兄也是听得扯扯嘴角。这才问道:
    “师父,你就先走一步,怎么就成了匪徒了?”
    墨老头儿跳脚道:
    “我哪知道,我好好的在吃着酒呢。怎么就说是来找姓墨的老头儿了。这不是这里就只有我是墨,还是一个老头儿吗?还要抓雪儿一家。武阳县在哪里我也要问问,回头我得去把那什么寨给端了!”
    慕容兴凑过来道:
    “带上我,带上我。我也去!”
    大师兄伸手拉开慕容兴道:
    “你还有点侯府公子的样子没有?也不知道逍遥侯怎么受得了你!”
    刚站起来的人一听这个还是逍遥侯的公子。立马腿一软,又跪下了,心里暗骂那举报的人也不查清楚,这是郡马爷的师父,是侯府公子的师父,怎么可能是匪徒!先不管啦,只好先跪下请罪了再说!额头上却是直冒汗!
    但不管他如何请罪,这两位公子似乎没看到他一样。反倒在那里聊起事来了
    那边族长就是扎了针刚醒来,也听到这个慕容兴公子是个侯府公子,这回,是直接晕了过去,沈七叔忙叫人把人抬去了自家,虽说离得沈三柱家近,但别人这是新房子,不能沾了秽气吧。
    其实就是沈三柱也是才真正的知道慕容兴的身份的,大家都吃惊这个平时被大家指派着跑跑腿的小子居然是个大人物,不由都有些尴尬。
    雪见见好好的一顿酒被搞成这样子,也是气恼得不行。翘着嘴上前找师父道:
    “师父,怎么办,总得让大家吃完饭啊。”
    墨老头儿转身看看门口站着的众人,一挥手道:
    “都进去都进去吃去。看什么看。没事了。你们都进去吃饭吧。雪儿他爹,你叫厨下的人把菜热一下,另外给我们整一桌就是了。”
    沈三柱也转着招呼着大家回屋去,就是蒋景明等人也是顺从的回屋里,只是大家没有象刚才那样放开的大吃大喝了。都小心的互相的看看才聊起来。院子里坐的人更是大气不敢出。平时连县官都没见过的人,怎么这回一下见了一个郡主还有郡马爷,还有一个侯府公子。等菜重新热了上来。在就着饭吃饱了就纷纷告退去了沈二柱修房子那边做事去了。梁霜带着几个姑娘也赶紧把院子里都收拾干净。胡氏招呼安排着,在后院给专门开了一桌。这还是得了亲家蒋景明的提示,说这些大人物不喜欢人多,还是安排在后院好。
    而雪见等人就在门口。慕容兴是知道起始的,他就上前问那个军官道:
    “是谁给你们告密说我们是匪徒的?”
    那军官头上大汗直冒,道:
    “就是这个村里的一个叫沈老五的来报的,我们昨天接到消息,立即整兵出发。却在半路走错了路。所以今天才到这里。”
    “沈老五?这个白眼狼,昨天下午还在这里领着我家米面肉,原来在背后坏着我家的人呢!”
    雪见听了气愤的说道。
    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的墨老头儿和慕容兴当然知道沈老五家在哪里,师徒二人二话不说,飞身就跃起,那军官是发现眼前一晃,人就到了十丈外了。这又是出了一身冷汗。这功夫得多高?如果刚才他们要对付自己,那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了。
    不一会儿,墨老头儿和慕容兴一个提一个人就飞了回来。落地的时候把人往地上一摔,指着地上的人问那军官道:
    “是不是这个人?”
    沈老五一看事情不好。看来自己要吃亏了。眼珠一转一下就跪了下去哭叫道:
    “大人,饶了小的吧,不是小的要去报的,是族长和族老要我去报的。”
    还站在一边的族老和村长听了脸一黑。特别是村长气红了脸上前骂道:
    “你这泼皮,你做下事还赖账给族长?”
    那沈老五可不管以后还要不要在这个村里过得下去,反正当下自己要吃亏了,可不能吃这亏,刚才还和媳妇在家吃着昨天分得的肉呢,好久都没有吃得一顿饱饭了,吃的时候还在骂着沈家请不把全村的人请了。不然指不定有多少好吃的呢。还想着吃完了来沈家看热闹呢。却不想夹起一块肉还没喂到嘴里,就被临空出现的两人给提着就走了。
    再说指证给族长又有什么,反正那是事实啊。于是沈老五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把族长和族老如何告诉他怎么做,还给了他一两银子跑路费的事都说了出来。引得他那老婆柳烟大骂他不把钱交出来。结果沈老五一句:老子昨天就在合香楼用了!气得柳烟直接地上撒泼起来。
    --

章节目录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晚起的太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晚起的太阳并收藏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