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听上去是科幻电影里才有的东西,但在如今这个社会并非天方夜谭。
    向崇礼自己就有异能。他可以用大脑遥控电子设备、使电子设备生物化、用人脑黑入各种网络、并对特定的生物脑电波进行感知。
    可以说向崇礼的大脑异能随便拿出去一条都可以在科幻电影里混个小角色了,而最后一条对生物脑电波的感知能力就和柏宁形容泰勒的能力分属同类。
    一个类似于心灵感应、一个类似于心灵控制。
    只不过泰勒真的有心灵控制能力吗?除非她也是特殊基因优化人。
    从泰勒的履历上看,她只是s级基因优化人,这一点蓝海洋已经不经向崇礼允许调查过了。
    只有向崇礼这样的特殊基因优化人才可能在基因链条上再次进化,而已经完成发育的基因无法自主进化。
    而且s级基因优化人产生基因变异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所以泰勒不会变异出奇怪的能力。
    不是进化也不是变异,基本来说泰勒不应该存在异能。
    不是异能就是正常的能力。即便是普通人浸淫某一方面太久后都有可能成为神乎奇迹的大师,何况是s级基因优化人。
    体力上,一个s级基因优化人如果强加锻炼,可以一跃几层楼高,跑跳狂奔和会飞一样,这在普通人眼中也像某种异能。
    脑力上,泰勒善于分析每个人的表情、动作、心态,并迅速做出最恰当最合适的反应,以此诱导、左右人的情绪。在他人看来就像是能控制人心灵的异能一样。
    “阿礼,也许像你说的,只因为泰勒是s级基因优化人,所以擅长的能力才让人感觉像是不可思议的异能,可我的恐惧来源就是她的这个能力。”
    柏宁微微仰头,回忆当初的情景:“第二天准备离开哈斯金回华国,却在去机场的路上堵了整整两个小时,为此错过了当天的航班。堵在路上的时候我很疑惑,当地交通是智能系统管控,交通事故率极低,即便发生也会得到快速处理,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通瘫痪。”
    堵车和泰勒的恐怖有什么关系!智能交通也管不了山崩地陷,如果是桥塌了、地陷了,这种死神来了的情节,再智能的交通管控也阻止不了事故发生。
    向崇礼心说柏宁这厮最好马上进入正题,否则他就要揍他了。
    没事说他女朋友恐怖,还总是捕风捉影说些不靠谱的话,是不是找揍!
    “车缓缓开动,经过事故现场的时候发现果然是出了重大事故。两辆跑车撞在了高速路旁的围挡上,由于车速太快当场车毁人亡。一辆跑车撞得像坨捏成团的纸,驾驶室完全消失,从残骸中流出的血铺满了整条路,每个轧过去的车轮都沾上血红。”
    好像到了精彩的地方,向崇礼打起精神,聚精会神起来。
    “另一辆是个敞篷跑车,倒是没撞得瘪成那样,可露在外面的已经分不清谁的胳膊谁的腿,尸体碎成一堆,更有个死者的头颅扭曲着瞪大眼睛看向行车的方向!我相信那天从那条路经过的人一定都对这一幕终身难忘。”
    向崇礼的小脑瓜发挥着十二级想象力,眼前仿佛真的出现那一幕,不由打了个寒颤,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上演死神来了。
    “我震惊的看着那颗头颅,然后又认真的看那些胳膊和腿,车开得很慢,足够我观赏个够。”
    柏宁也进入状态,仿佛回到了那一天,语气惊恐而阴森。
    “你对血腥的尸体感兴趣啊?”看得那么仔细,真够变态的!向崇礼心说。
    柏宁摇头:“不是的,我之所以看得仔细是因为我发现,那颗头的主人正好是前一天操场上挑衅泰勒的女生之一!”
    柏宁见鬼似的表情看着向崇礼,让向崇礼也被感染得紧张起来。
    “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认为泰勒恐怖吧?太牵强了啊。”向崇礼强装镇定。
    “可如果别的碎肢也属于前一天挑衅泰勒的人呢?”
    “那也没什么奇怪的,这帮人平时就在一起玩,所以死也死在了一处。”
    “可如果另一辆车里的死者经证实也是那天操场上的人呢?”
    “那也没什么奇怪的,这帮人正好分两辆车飙车,车速太快纷纷撞壁身亡。”
    “可如果是泰勒前一天在操场上建议她们去飙车的呢?”
    “那也没什么奇......”
    向崇礼眨着眼睛等着柏宁解释。
    柏宁舔了舔嘴唇,“泰勒当时对她们说,最近卡斯特州在刮飓风,是四十年来风速最强的飓风。飓风狂暴肆虐,令人震撼向往。如果能化作狂风一缕,融入飓风,体验暴虐的快感、肆意的人生,即便终将消散,也不枉此生。”
    没有提到关于飙车的话,可泰勒的这番话也不简单。以向崇礼对她的了解,她可不是个文艺、狂野、情绪化的人。
    柏宁也说道:“泰勒当时没有提到飙车,但那帮女生也没有和她讨论天气。她的这番话说得莫名其妙,与对话内容完全不符。可听了她的话,那些挑事正带劲的女生却全都感悟了什么似的转头走掉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了。”
    什么催眠话术能厉害到这种地步,连对话都不成立就让人瞬间改变主意?
    “所以当我发现这些人死在这里的时候,我立刻就联想到了泰勒的话。高速、狂野、肆意、消散、不枉此生,这些被泰勒用来形容飓风的词,刚巧也可以用来形容玩命飙车。多恰当啊、多巧啊,前后脚的事,让我怎么能不心生怀疑?”
    向崇礼也听出这其中的蹊跷之处,问道:“那你后来去问泰勒了吗?”
    柏宁意味深长的点头,“问了,我没赶上飞机,又回去找她了。”
    “我把我的疑问当面抛给她,我并不想陷入无谓的猜疑中,如果泰勒的某些方面确实触及到的我的底线,我想当断则断。”
    “她当时表情丝毫未变,无论是听到她的同学出事身死,还是听到我质问她,她都笑眯眯的,精致的脸庞让人觉得一丝......诡异。”
    “我突然有种泰勒被魔鬼附身了的感觉,又有中她精神病了的感觉,不管如何她的反应都不正常。”
    听到这儿向崇礼已经感觉到那些女生的死果然和泰勒脱不了干系。另外,泰勒有精神病的事原来柏宁早就知道!
    这个王八蛋是故意把精神病患者介绍给他接盘的!
    --

章节目录

异端调查之大脑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多年以前的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多年以前的事并收藏异端调查之大脑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