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骞宇气秦晴不知道魏涵的“司马昭之心”,还傻乎乎的跟他走这么近,被魏涵吃了,她连骨头渣都剩不下。
    张骞宇还在气头上,没有主动联系秦晴,一则是为了忙着完成跟进宏鑫的合作提案,二则是想赌秦晴会不会主动联系他。
    秦晴这几天也很忙,忙着给魏涵当地陪,还忙着参加了几场考试。
    所以两人在微信朋友圈里都不怎么活跃。如果说在群里被大芳点名聊天也算联系的话,好吧,那两人倒是“联系”了好几次。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伟倒是总跟张骞宇联系,她就像个安插在秦晴身边刺探消息的人,时不时地向张骞宇汇报着情况。
    “今天她跟魏涵去看伦勃朗的作品展了!”
    “他俩晚上去吃日料了!就最近特火的那家店!我也想去!事成之后你得请我!”
    “魏涵又约她去听交响乐了!还是维也纳爱乐乐团啊!”
    一开始,阿伟发来的信息还充满了对秦晴的羡慕嫉妒恨,可到后来,一连半个月的约会内容,魏涵愣是没安排重样过。阿伟回忆起从张骞宇那听到的关于魏涵的情史,不禁感叹魏涵撩妹的技能,比秦晴不知道高多少个段位啊,以至于连对他的称呼也变成了渣涵。
    阿伟虽然希望秦晴从上一次的感情当中走出来,可并不想看到她往另一个火坑里跳。
    魏涵面对每段恋爱都能收放自如,轻轻松松的就能让自己脱身。可是秦晴不同,从她对李梓峰的感情就能看出来,她一根筋、死心眼、特别轴。在阿伟看来,魏涵真的不是秦晴的理想人选,要说适合的人选,阿伟首推张骞宇。
    爱情讲求的是细水长流,是让人脚踏实地的踏实感。张骞宇能给秦晴这种踏实感,魏涵能给秦晴的恐怕只能是“带你装逼带你飞”的缥缈感了。
    起初,秦晴接受魏涵的邀请完全是因为他声称对北京的文化氛围不熟悉,诚心邀请她作为导游兼艺术指导陪他了解北京的文化市场,观看作品展、话剧、交响乐,也算帮他熟悉北京公司的业务领域。
    在阿伟的提醒下,秦晴也想过是不是魏涵对自己有想法,如果真有想法的话,她觉得还是趁早跟他说清楚比较好,毕竟自己对他没有超过朋友的其他想法。
    可几天下来,他安排的内容都跟熟悉北京文化市场有关系,让人感觉不到一点逾越的意思。因为自己的怀疑,就跟魏涵说一些有的没的,岂不是很尴尬,也会显得自己格局太小了点。
    所以秦晴选择冷处理这件事,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有一次,阿伟好心提醒秦晴别上魏涵的当。当时秦晴说了什么,现在想想大概意思好像是什么她对魏涵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悸动,但是跟他在一起倒是放松自在。
    阿伟对这个说法简直是一头雾水,这都哪跟哪啊?放松自在的感觉还不算男女之间的那种悸动?
    眼看两人一起出游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直到有一天他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她便知道自己不能再装糊涂把他当朋友了。
    趁着吃晚餐的空档,秦晴跟魏涵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魏涵,我们只适合做普通朋友!”
    丰盈诱人的唇,美如春日里的桃花,开开合合,吐出的却是能结出冰晶的寒凉语气。
    秦晴的拒绝出乎他的预料,可是魏涵是谁,是能自如应对各色人等的伶俐角色,是不撕破脸就能斩断恋情的情场老手,是果断又勇敢的掠夺者,是坦然面对得失的决策人。
    魏涵放下刀叉,优雅的用餐巾擦擦嘴,忧郁的神情随之而起,修长手指不紧不慢的探进西装内兜,“是嘛!那太可惜了,本来还想请你看这场演出呢!”
    待看清他手里的东西时,她眼睛里的歉意转瞬间便闪起绿光。
    “ldpy的票?你怎么拿到的?”
    刚问完,秦晴就觉得自己的问题好傻啊,一个文化公司的老板弄两张票还不容易!
    可是据她所知,ldpy并没有来中国巡演的计划啊?不过在亚洲倒是有一站,不过是在……
    “东京的票?”秦晴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仅有的一种可能。
    “去不去?”
    魏涵不置可否的抖了下手里的演唱会门票,满含深意的微笑着等她的回答。
    秦晴觉得没有比这更欠抽的表情了,他居然用这招诱惑她,可恶!
    秦晴不想受制于人,可又舍不得演唱会门票。
    一脸为难的表情,落在魏涵眼里,觉得可爱极了。她就像是一个小孩子面对两种口味的奶糖时,纠结到底应该先吃哪一个。
    “魏涵,我不想你继续误会下去。这段时间我很放松,我承认是那种久违的放松,你成熟、睿智、安稳,可是跟你在一起我像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孩子。可能,我真的很像小孩子吧,因为我想要独一无二的爱情。你~懂?”
    事后,八卦的阿伟曾不可思议的挖苦秦晴,一连半个月的约会都没安排重样过,这感情还不算独一无二?
    不算!这是秦晴的答案,因为她遵从的从来不是五官的感受,而是心里的。
    “不懂!谁是那个独一无二?张骞宇吗?”
    是他吗?他曾给她独一无二的星空和温暖,也曾陪她经历独一无二的日出和痛楚,这是独一无二的感觉还是人在脆弱时的自我催眠?
    秦晴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你有没有那种感觉,就是人在非常放松自在的时候,会忽略一切的存在,你会忽略掉自己的手、自己的脚,甚至自己的呼吸。可当我和他在一起时,这里狂跳不止,让我根本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你爱他?”
    “我不知道那是爱,还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说话的艺术,魏涵玩得太溜了,可他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被婉转的说话艺术所伤!
    魏涵暗自在心里把秦晴拐弯抹角想要表达的意思总结一下,那就是爱不爱张骞宇,她不知道,但是肯定不爱他。
    把话说开了,秦晴面对他的心态也变得轻松许多,连带着还提出了一个鬼才信的折中办法—做不了爱人,做朋友吧!
    从餐厅出来,秦晴拒绝了魏涵送她回去的提议。
    魏涵不勉强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的发动机工作起来,发出低沉的声音,秦晴听着声音感觉到汽车的转速慢慢降下了来。
    她知道车子应该快要起步了,留给她的选择时间也不多了。车轮慢慢运转起来,秦晴一个没忍住叫住了驾驶座上的人。
    “魏涵,要不……,把票卖给我?”
    “……?”
    卖给她?
    魏涵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难道在她眼里他就是这么小气的人?魏涵眼里充盈着些许怒意转过身,当看到几步之外的秦晴双手合十的央求样子时,他的神色没骨气的温和下来,“一起去吧,算最后一次以追求者的身份约你!”
    “我不想让你再误会!”
    --

章节目录

晴空下的桔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瓦屋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瓦屋作并收藏晴空下的桔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