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过早饭,逸逍遥和阿奴才出了家门。
    几步路两人就来到了老铁匠的房子,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屋子里面已经落满了灰尘,不过一眼就看到了铸造台上的那把大铁锤。
    “好,太好了。”
    逸逍遥一把抓取大铁锤,哈哈大笑。虽然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黑铁锤,但是已经足够了。逸逍遥有信心用这黑铁锤铸造出杀人利器。
    火炉被重新燃起,逸逍遥拿起铁锤开始蛮荒大陆第一次铸器。在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黑铁,老铁匠虽然死了很多年,但是他屋子里面还有很多黑铁,所以逸逍遥根本不用去找,直接拿来就用。
    “铛铛”
    一声声敲打金属的撞击声响起,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快就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
    打铁的声音在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所以一下子就吸引来很多人的围观。
    “这废物要干什么,他以为他自己是铁匠吗!”
    “哈哈哈,笑死人了,以为打铁就是拿着铁锤敲打黑铁吗!”
    “我看这小子八成是摔坏了脑子,竟然想当铁匠。”
    “嘿嘿,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阿钢可是被这小子打的跪地求饶。”
    “阿钢被打的跪地求饶,你开什么玩笑。就凭这废物,我才不相信了。”
    “是啊!阿钢可是有杀猪刀的。要不是魔族大人说了这小子杀不得。阿钢恐怕早就杀了这小子为他弟弟啊四报仇了。”
    昨天晚上看到逸逍遥收拾阿钢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多人都没有看到,所以大家都不相信。觉得这也太荒谬了,根本不可能发生。毕竟阿钢是杀猪匠,身上带着杀猪刀,别说逸逍遥这废物,就是他们也不敢招惹阿钢。
    “嘿嘿,我倒要看一看这废物最后能敲打出什么来。”
    “铁匠如果敲敲打打就能成,我们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去捡粪球,去洗粪球了。”
    “就是就是。铁匠都是师父传徒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自己学根本学不会。”
    “要是我们这里有铁匠,我们这里就可以直接生产器具,这样我们的待遇也会提高,不用辛苦捡粪球了。”
    “可惜铁匠太少了。老铁匠死了,我们这里就在也没有来过一个铁匠了。”
    “哼,那个老铁匠,当年他死都不肯传授我们铁匠技艺。”
    “是啊!他宁愿将技艺带进棺材,也不愿意承受给我们。不然我们也能够成为人上人的匠人。”
    “铛铛铛”
    不管围观的人怎么嘲讽,逸逍遥置之不理,拿着黑铁锤继续捶打着黑铁。一锤一锤,很有节奏。
    黑铁在逸逍遥的敲击下,原本坚硬无比的黑铁像泥巴一样不断变换着形状。
    一个时辰后,一把闪着黑光的砍刀出现在逸逍遥手中。
    “刀刀你们看,是刀,他真的铸造出了一把刀。”
    “我的天,真的,他真的铸造出了一把刀。”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铸造出刀。”
    “铁匠,铁匠,他真的成了铁匠。”
    看到砍刀,原本准备看逸逍遥笑话的人,都惊愕不已。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废物竟然变成了一个能铸造兵器的铁匠。
    “阿奴你看,我没有骗你吧!”逸逍遥握着刀笑道。
    “少主我”
    阿奴吃惊的看着逸逍遥。她觉得从昨天晚上她就活着梦中,这一切只有在梦中才会发生。
    “少主,阿奴你叫我什么,你如果在这么叫我,今天晚上十倍家法。”逸逍遥色眯眯的看着阿奴。
    “十次家法”
    一听十次家法,阿奴好似喝醉了酒满脸通红,低着头看都不敢看逸逍遥。昨天晚上三次就让她难以招架,十次想都不敢想。
    逸逍遥凑到阿奴耳边小声说道“叫我什么啊!阿奴,如果你想晚上十次,可以继续叫我少主哦!”
    “夫君夫君”
    阿奴果断的叫道,十次太可怕了,她如何受得了。
    逸逍遥一脸遗憾道“哎!很遗憾啊!真想和阿奴十次啊!”
    阿奴娇羞道“夫君人家还痛,以后以后阿奴一定尽心尽力服待夫君。”
    逸逍遥嘻嘻笑道“好,阿奴这可是你说的哦!”
    就在逸逍遥和阿奴打情骂俏的时候,几个老者走了过来。
    “首领来了。”
    “首领们都来了。”
    看到几个老者,原本被挤的水泄不通的门口让出了一条路。这几个老者可不是一般人,他们是首领,是这里最强的人。所以被推举为首领。
    “刀,好刀啊!”
    一个老者拿起逸逍遥铸造的刀,挥舞了两下,啧啧称奇,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刀。
    “上品,是上品战器。”
    另一名老者一眼就认出了这刀不是普通的战器,而是上品战器。修士用的刀和凡人用的刀是不一样的,修士的刀由于是用蕴含天地元气的矿石铸造而成,所以是分品级的。
    一般战器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等级。普通的铁匠只能铸造出下品战器,只有师级别的铸造师才能够铸造出上品战器。
    拿着刀的老者说道“早就听闻战皇是人族铸造神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你既然懂得铸造战器,为什么以前从不听你提起?”老者疑惑道。毕竟战皇之子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几年了,可是从来没有说过他会铸器。
    逸逍遥笑道“我小的时候受了伤,失去记忆。前几天被人推进悬崖,摔到了头,又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父亲传授的铸器术。”
    这些东西是他一早就想好了的,而且让他意外的是战皇也是一名铸造师,这样他这个理由就更加完美,不会有人怀疑。
    “哦!原来如此。”
    战皇之子的身世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
    首领问道“既然你现在好了,而且又想起了铸器之术,那么以后你愿意成为我们这里的铁匠吗?”
    “当然愿意!”
    --

章节目录

造化仙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西门极.C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极.CS并收藏造化仙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