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柒的眼皮子跳动的越发厉害。
    在秦若璇和安生等人知趣地离开之后,他抬起眼缓缓看着那浩瀚的天空。
    “如果她伤了一根汗毛,我将以诸神之王为名,要你,和你的——整个魔族陪葬。”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看到苏柒这副模样的话,一定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身遭的气势盖过了桀骜不羁,盖过了妖孽倾城,留下的只有君王一般的威严和凌厉。
    尤其是那一双眼里所蕴含的杀伐与浅浅的博努——简直叫人控制不住地颤栗,叫人控制不住地想要跪地,对着这个红衣少年俯首称臣。
    昏昏沉沉间,顾念感觉自己被君临带到一个很安静很安静的地方——安静得很可怕,没有一丝一号的嘈杂声音,除却呼吸和脉搏心跳。
    她缓缓睁开眼睛,却没有光明折射进来。
    她看到一片黑暗,望不到边际的黑暗。
    “你把我带到哪里了?”腹部有一丝丝的疼痛与抽搐,她皱了皱眉,伸出手掌安慰似的抚了抚腹中的小生命,眼底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与深邃。
    “时间找不到的地方。”君临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一双浅红色的眼在黑暗中突然出现,微微发着光的——这样看上去很是吓人。
    腹部疼痛有些明显起来,顾念意识到什么,心口跳了跳,以极缓的速度做了一个深呼吸,轻启红唇,漫不经心地看着那对红色的眼“幻境啊,确实不被时间束缚呢。”
    “你的孩子,要出世了吧。”君临嗤笑一声,浅红色的眼死神般地盯着顾念高挺的腹部。
    “然后呢?”心头隐隐约约的有一缕无能为力的恐惧升起,顾念面上轻描淡写地反问,眼睛直直看着君临的红眸,似乎无所畏惧。
    “放心,本作对那等血脉低下的灵族混血不感兴趣。相反的,本座会让他平安出世。”君临拍拍手掌,瞬间化开那一道幻境。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顾念的腹部越发疼痛起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腹中的小家伙迫不及待要出来了。
    而此时此刻,她竟然已经躺在了一张宽大的紫檀木床上,旁边站着许许多多人族模样的产婆,还有婢女。
    “她若出事,你们陪葬。”君临冷冷地看了一眼床上终于开始神色痛苦的顾念,再冷冷扫了一眼那些颤颤巍巍的产婆和婢女,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拂袖离开,顺便带上了门。
    远离这间宫殿,远离那隐隐约约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喊,君临一步跨出,来到一座最是辉煌的宫殿里。
    殿里有一张巨大的黑龙椅。龙椅上斜坐着一个黑衣男子。男子的容貌妖孽到了极致,尤其是那一双苍绿色的眼睛——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人族女人最喜欢佩戴的绿宝石一样。
    此时此刻,男子一手撑着半边脸颊,一手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美人,唇畔微勾,笑得摄人心魄。
    瞥见君临走进来,修抬手松开女人的腰肢,面上笑容仍在,只是不到眼底,且寒冷了一些“滚吧。”
    女子的眼底滑过一抹恐惧,盈盈一拜后迅速垂着头离开。
    “魔祖亲临,有何贵干?”抬指端起一杯美酒,修并没有直接喝下,而是将它放在鼻翼间轻轻地修了修,惬意地睨起一双妖娆的凤眼来。
    “这里,是本座的地盘。”君临淡淡看着主座上那个斜靠扶手而坐的邪魅男子。
    “在阴间待久了,记性不大好了。”修仰头将杯中酒饮尽,打个响指,那空空如也的酒杯变魔术似的自动续满了。
    “事情准备的如何?”君临负手,转过身看着魔界红登登的天空。
    “该做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至于其他,我觉得魔祖更应该问您最忠诚的下属,邹涂。”修摇晃其手中小巧玲珑的酒杯,漫不经心地轻启薄唇,“听说,她要生了。”
    “嗯。”君临深邃的眼有了一点点波动。
    “啧,那小东西来头可不小——那位可是也插了一笔的。您不打算杀了他?”修缓缓笑起来。
    “呵,弱小的羔羊,本座不屑除之。”君临转头,古井无波的眼里倒映着修完美的身形,“更何况,你不也不想杀她么?”
    修摇晃酒杯的手顿了顿。
    他知道君临口中的她,是哪个偏旁的她。
    再度仰头将杯中酒喝尽,修微微歪着头,任由酒渍从唇畔留下——他只是勾唇,无声地笑,似乎是在嘲讽,似乎是在自嘲。
    “待到那稚童落地,便开始吧。”君临看着修这副模样,眼底滑过一抹阴鸷。他不再看他,转身离去。
    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唇瓣勾勒起来的弧度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
    拳头缓缓捏紧,那精致的酒杯就这么默默地变成了一堆齑粉,在手掌间消散。
    “笨死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你的孩子,将会成为这最后一场游戏的,部筹码呢?”他看着那红如鲜血的天空,忽然再度笑了起来。
    “忘生。”修轻启薄唇,声音在这一瞬冷厉得如同寒冰一样。
    宫殿里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道黑袍身影——这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面上大概是施加了某种类似邹涂那般的灵诀,只能看到一双浅绿色的眼睛。但就是那身上下只露出来的一双眼,仿佛蕴含着鬼魅一般的阴戾气息,叫人看着只会汗毛倒立,不敢再与他对视,哪怕一分一秒。
    “修是想要去看她么?”忘生抬眸,看着高座之上的修,声音喑哑低沉。
    “知我者,莫若忘生也。”修倏地站了起来,纵身跃到忘生旁边,拍拍他的肩膀,“给我带路。”然后擦着忘生的肩膀走过去。
    “修。”忘生突然开口。
    “怎么了?”修侧头,看着转身的忘生,微微挑眉。
    “你还是一如既往。”努动唇角,忘生突然开口。
    “……”修的眼波微微一抖,眼底的冰冷缓缓褪去几分,他伸手撩了撩额角的刘海,微微一笑,“忘生没经历过,却也知道那句话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

章节目录

念风华: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公子凉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凉尘并收藏念风华: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