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哈?
    双喜有些愣,缓了又缓,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说谁?”
    黑侍者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后知后觉的笑了起来。
    “哎呀,我的贝德拉奇姐姐,你不会是因为沉睡的时间太长,连带着把自己的名字也忘记了吧。”
    双喜微笑,就是这个微笑感觉有些勉强。
    “还好,我只是在那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对于她的这个解释,黑侍者倒是表示了理解。
    毕竟,以前的名字什么的,别说是双喜了,其他的侍者有的时候突然之间听见了也会觉得有些恍惚。
    只是黑侍者显然和原本的花菱侍者很熟悉,他像是有些沮丧,嘟囔了两句什么,之后便又缠着双喜不让她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
    双喜微笑着答应了下来,然后保持着微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然后,她有些呆。
    她不是没想过那位强者在这个破碎的世界当中,回事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虽然说是那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她,但是这并不妨碍双喜以这个世界作为角度,去揣测那个世界的事情。
    然而,她是做梦都想不到,那个强者,居然会是那个她要给其收尸的花菱侍者!
    想想系统给出的尊称,‘宇宙强者’!
    虽然双喜这会儿还搞不清楚这所谓的宇宙强者到底是个什么概念,但是能和宇宙牵扯上的,想来应该就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存在了。
    然而这会儿,却告诉双喜,这位一听起来就很高大上的强者,居然是个恋爱脑,喜欢俊俏男子,还不知道什么原因把自己彻底作死了的存在!
    我去,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当然,这其中也有可能只是重名,毕竟现实世界中,重名的概率还是很高的,说不准,那位强者只是一个重名,却在那世界默默无闻的存在也说不定呢。
    双喜如此猜想着,倒是没把自己的猜想表现出来。
    然而,就算她没说,有些东西在大能的眼中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很快的,大能的留言便发了过来。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首先,停止你的脑补,这个世界的‘我’和我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双喜砸吧了一下嘴,刚想找补一下,对方又肥来了一条信息。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平行世界的存在并不是现在的你可以触碰的,如果日后你能够成长起来,说不准你便能明白其中的意义。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你替代的那个人,和我是不同的。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我们拥有相同的身体甚至是灵魂,所以在我成为宇宙级强者的时候,所有平行世界当中的‘我’,便都会消失。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们便是相同的。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你的那个世界的贝德拉奇是花菱侍者,而我不是。这便是我和你那个世界的贝德拉奇的不同。她选择了听从天赋的安排,成为了花菱侍者,做起了后勤工作。然而我却成为了黑行者,并且在世界毁灭之前,我便离开脱离了我的世界。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不要拿你看到的贝德拉奇和我相比,我和她并不相同!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还有,关于黑侍者,我希望你能和他打好关系。
    双喜不解,便也开口询问了。
    虽然她花不起那个发消息的钱,但是这位宇宙强者应该是很有钱的样子,而且这位强者显然应该是实时监控她的,想来这般说话,对方也应该是能听见的。
    果然,没过多久,对方就再次发来了信息。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黑侍者,也就是德尔贝利,是我的弟弟,亲弟弟,当初我们共同成为了献祭给祭祀的贡品,一同成为了海量苦行者的一员,当时我们拥有共同的愿望,那便是一起成为当时黑侍者大人的手下。
    这种强者的八卦双喜还是很有兴趣的,看完之后等着下文,但是等了好半晌,对方也没有下文了,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然后呢?”
    “什么然后呢?”
    双喜一惊,猛然看向发生出,看到的便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莫进来的黑侍者。
    黑侍者这会儿恢复成了骷髅的样子,歪着头看向她,莫名的,双喜有些心慌。
    “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质问,有些心虚的虚张声势。
    而对方,却缓缓的勾起了嘴唇。
    再一次的,双喜在心里吐槽自己现如今的状态。
    骷髅啊骷髅,对方是骷髅啊,她到底是怎么看出骷髅上面的表情的啊啊啊啊!!!
    双喜也许是被吓得有些精神错乱了吧,反正她自己可能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黑侍者倒是笑着慢慢靠近,身上的血肉再次恢复,变成了那副看起来有些稚嫩,但是皮肤却苍白的过分,嘴唇也呈现不正常的黑紫色的少年。
    少年慢慢逼近,他的模样像是在笑,却又给双喜一种莫名的压抑的感觉。
    “我可爱的姐姐,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呢。”
    …………
    ………………
    ……………………
    双喜这会儿简直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光屏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弹了出来。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告诉他。
    双喜想哭,告诉什么啊告诉,她要说些什么啊!
    说抱歉,我不是你的姐姐,你的姐姐已经死的只剩下骨灰了,并且那些骨灰还被我拿去当肥料了。
    双喜觉得,如果她真的敢这么说的话,对方八成就要直接把她当做是化肥处理了。
    双喜承认,自己有些怂,所以愣是没敢开口。
    那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强者像是也发现了这位任务者的不靠谱,就在黑侍者越来越逼近的时候,光屏再次出现。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告诉他真相,否则死。虽然我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我为什么会成为那副模样,并且没有成为黑行者,反而成为了花菱侍者。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是‘我’的亲弟弟,他也许会和那个世界的‘我’产生不愉快,但是一旦发现‘我’出现了问题,甚至是有可能被人代替了身份,他最有可能做的,还是直接杀掉了。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虽然这是违背母……世界意识的事情,杀了你之后,他也很有可能会成为叛逃者,被整个世界所压制,成为被追杀的对象,但是相信我,他依旧会那么做。
    抽空看完上面写的东西,然后在心里狂点头。
    她相信,因为,这位之前还笑嘻嘻的黑侍者,这会儿已经冷下脸来,并且浑身上下冒杀气了。
    双喜是个求生意识非常强大的人,所以,她很怂的,在这位黑侍者动都前,便把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一遍。
    从她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开始,说的那是明明白白的。
    双喜的语速非常的快,并没有给那位黑侍者反应的机会,一直说到现如今,包括那位宇宙强者给她留言这些,全都说出来了。
    黑侍者已经停止了向双喜逼近,不过他依旧锁定这双喜,像是在评估双喜有没有说谎。
    就在双喜也觉得有些忐忑的时候,那位强者的留言又出现了。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告诉他,左侍曾经在祭司的房间里过过夜。
    又是一个惊天大瓜,双喜看了,那一瞬间也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说实话,祭司那人,不看骷髅时候的模样,单说人类的时候的样子,向来任何人都不会讨厌对方的。
    那种长相上的完美,气质上的圣洁,说不动心,那简直是在开玩笑。
    双喜那点儿小情绪刚刚萌芽,就被这句话给彻底浇息了。
    不过,毕竟是小命要紧,她还是把这句话说了一遍。
    此话一出,黑侍者的脸明显一僵,锁定双喜的气息好像也没有那么严密了。
    虽然说初恋的小萌芽被掐灭了,觉得有些失落。
    但是毕竟那只是小萌芽罢了,并没有成气候,这会儿被掐灭了,失落也只有那么一些,失落那么一下下之后,当然还是小命重要。
    看到了活下去的曙光,双喜期盼着那位强者能够在说些什么。
    果然,对方并没有辜负她的期盼,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左侍曾经有一个孩子,那是我们在做苦行者的时候接到的任务,孩子的父亲不明,最后那个孩子是由我们两个一起送走的。
    也许是之前的那个瓜有些大的缘故,这个瓜双喜到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最多也就是想想这个所谓的孩子的父亲是谁……
    嗯,祭司……那要是不是祭司,这事情好像便变得有趣了。
    说起来,双喜这心态变化也是挺有趣的。
    之前还因为自己的初恋被掐灭而觉得耿耿于怀,但是这会儿,看到祭司有可能被带了绿帽子,她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起来了。
    果然,在双喜说出这件事情之后,黑侍者身上的杀意也消失不见了。
    他倒是问出了一个问题。
    “我的姐姐死去了,那么,她的灵魂呢?”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在我成为宇宙级强者的时候,有一次机会可以收回所有平行世界的灵魂,成为我的一部分,让我成为真正的,独立的存在。那个时候我们的世界已经消亡了,世界意识已经消失不见了,那让我觉得很是内疚,便想要复生世界意识,因此我选择了收回所有的灵魂。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只是那个世界,我能收回的灵魂其实已经并不多……当然,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姐姐,现在便是我。
    双喜那这些,一个不落的全都传达给了那个黑侍者,他显得有些焦躁,双喜表示,她能理解对方的焦躁。
    不过没多久,黑侍者便再次问出了一个新问题。
    “那么,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母亲会接纳她?”
    显然,这个‘她’指的应该便是双喜了。
    双喜挺想为这位不知道存活了多长时间的大兄弟解惑的,只是很显然,对方问的并不是她。
    而且,双喜也挺想听听宇宙级强者的解释的。
    果然,那位强者并没有让双喜失望。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她是另一个世界的居民,你应该知道,宇宙中,并不止存在于我们一个世界,否则,世界意识便不会被其他的世界所吞噬了。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至于世界意识为什么会选择接纳她,这也很简单,因为她有利可图。
    ………………
    双喜有些懵,有利可图?指的是界石当中蕴含的法则吗?
    但是莫名的,双喜总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她一个小虾米,这个时候也不可能过去提问。
    而对方的黑侍者,却又像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虽然脸上的神色依旧不怎么好看,但是却也算是镇定下来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我要如何能够联系上你。”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你无法联系到我,事实上,我们现如今并不在同一个平行世界当中。我成为宇宙级强者的时间太晚了,我们的世界走向了毁灭,那是既定事实,其他平行世界的我们的世界同样走向了陌路,我一直在不同的平行世界当中搜集世界还残留的信息,只是那些信息太过薄弱了。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好在,在这里,我们的世界还是完整的,你们依旧存在。我会想办法尽快锁定那个平行世界,然后前往。不过那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不要动面前的这个人,她是我唯一锁定的希望。
    宇宙强者贝德拉奇发来留言:德尔贝利,我知道你还有疑问,你可能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不过这并不要紧,你可以去询问祭司的意见。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

章节目录

漫漫还债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巷寂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巷寂寥并收藏漫漫还债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