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是第二天天空就止住了风雨变成了灰暗的阴天。周防尊照常去上学了,宗像礼司留在家里照顾雨萝。
    “哎呀,姐姐你怎么下床了啊!”宗像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雨萝,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拼图,上前扶住她。
    “我伤的是腰又不是腿,也没伤到内脏骨头,下个床而已没事的!”雨萝好笑地看着过分紧张的宗像,心里有点甜蜜的感觉。被人关心着,真好啊!
    宗像扶着雨萝在沙发坐下,又给她切了一些新鲜的水果。突然门铃响了起来,宗像有些奇怪,谁会这个时候来?
    他匆匆地跑去开门,然后看着门口那个笑的如三月春阳般温暖的人如遭雷击:“竹青……大主教,您怎么来了?”
    “雨萝在家吗?我来看看她。”说着还递上手中的水果篮。
    宗像立刻警觉起来,姐姐受伤的事连军方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出于礼貌宗像还是将竹青请进了家中。
    “你怎么来了?”雨萝看着一身便装的竹青不禁有些腹诽道,大主教这么闲的吗?
    “来看看你啊!”竹青很是自来熟地在雨萝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还有帮你解决一些麻烦!”
    雨萝一听,示意宗像先回避一下。宗像礼司虽然很想看着这个可疑的大主教,但还是碍于姐姐的命令回二楼的房间里去了。
    竹青看着乖乖回房间的宗像礼司不禁笑了笑:“这孩子还真是听你的话呢!”调教的不错!
    “说正事!”雨萝白了竹青一眼,在别人面前她很少有这么生动的表情,这让竹青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咳咳,回归正题。“你这次受伤流了很多血吧!封印对你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两天伤口根本没有愈合的迹象吧!”
    雨萝沉默了,的确,这两天伤口的血是勉强止住了,可伤口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甚至伤口周围的肉都已经开始溃烂了。
    竹青叹了口气,看样子情况可能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你这已经不是换药就能解决的问题了,而且现在你的血流失了根本没有再造的能力,会死掉的!”
    “可是我也不能去掉封印!”雨萝坚定地看着竹青,“礼司和周防还没有成长得足够强大,我还有多少时间?”
    “多少时间?呵,这样下去你根本撑不过这个星期!”竹青拎出一个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有十支试管,“这里是十天的量,虽然少了点但是足够你愈合伤口了。”
    “不过……”竹青抬起头看着雨萝,“你能待在他们身边的期限比起受伤前要缩短很多了。”
    “没事!”雨萝揽过药箱,“只要能活着就好,再给我五年就好……”
    “你真是傻!明明都应该是无关的人了!”竹青拿过外套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我去给你研制新的药,尽量让你减少一些痛苦。如果有需要,随时都可以来神幻教堂找我帮忙!”
    “谢谢你,竹青!”雨萝露出一丝苍白的笑颜。
    竹青立刻道:“别了,你对自己好点就行了!”说着便打开门离开了。雨萝看着桌上的药箱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这是他自己的吧。”
    --

章节目录

为你舍弃一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丝雨烟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烟萝并收藏为你舍弃一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