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再看我!再看我把你关到小黑屋里面!”
    迟迟得不到短信回复的季长安心中又期盼、又失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忐忑不安。
    一直没有亮起的手机屏幕就像一块乌云,压的季长安喘不过气,理智告诉他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生气,可是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到最后只能闷闷的抱起小熊玩偶放在自己对面,拿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边不停地戳着小熊的鼻子,一边恶狠狠地威胁。
    许是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无聊,也没了心情去继续自己的训话,郁闷地叫了一声,就着坐着的姿势向前倒去,有些为自己的冲动后悔,自己突然这么做,会不会吓住陆大哥啊?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整个人颓然的四肢垂地,只不过眼睛却还眼巴巴的瞅着手机屏幕,乌黑的眼珠水汪汪的,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n狗。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等得有些昏昏yu睡的季长安整个人像遭受巨大刺激一般立刻弹了起来,慌忙扒拉过手机,看到是等了好久的人,喜上心头,下意识的就想按下接听键。
    关键时刻他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充满朝气的脸上闪过莫名的情绪,哼!不能手机一响就接,被对方以为自己一只眼巴巴守着手机怎么办?
    虽然事实就是如此,可是除了自己也没有别人知道不是?此时的季长安,嗯……又别扭又傲娇,真是能折磨si个人!
    铃声响了一阵之后,他才咳了两下,调整了自己的语气与状态,按下了接听键,心里感叹自己真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想自己这样的好孩子真是越来越少了!
    还没有开口,熟悉的声音便通过不可触m0的信号传到自己耳中,其实并没有过多的感情,可是他还是在一瞬间感受到巨大的安全感。
    因一个有些意味不明的短信情绪有些波动的陆衡一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与平常无异,回答他的却是久久的沉默,一向稳重老成的他有些像毛头小伙子一般扒了扒头发,心中有些不安,长安难道是生气了?
    想到这,顿时将私藏自己手机并不报军情的顾子修在心中从头到尾骂了个遍,y测测的想着该怎么坑他一把,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陆衡这个人,一般不动手,一动手必定将触了霉头的人整治地哭爹喊娘,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这还是在手下留情的情况下,若是真正认真起来,只怕连哭喊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让顾子修知道此时陆衡已经记恨上了自己,肯定是能逃多远有多远,至于外面那些个洪水猛兽,呵呵,和自家这个表弟b起来多开可ai啊!
    “喂,长安,你在听吗?”
    又试探x的问了一声,接着便抱着si道友不si贫僧的心态毫不犹豫的供出了此时在他看来十恶不赦的顾子修。
    “顾子修赖在我这里不走,我又忙,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拿去了,没有看到你的短信,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这边的季长安从最初的愣怔中回过神来,就得知了让自己坐立不安的罪魁祸首竟是顾子修这个huaxin大萝卜,顿时恨得牙痒痒,不过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至于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他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陆衡迟迟不回短信并不是他自己的原因,想到这,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手搂过刚刚被教训过的小熊仔抱入怀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我能有什么急事啊,只不过是,只不过是……”
    一时间不知道说个什么理由好,支支吾吾的让人着急,最后灵光一闪,“陆大哥,高考完了,我也不知道该报哪个大学,一个人又拿不定主意,你也知道,我哥忙,我爸妈也是感情好的没时间管我,就想着问问你。”
    撒起慌来的季长安一点都不脸红,丝毫不顾忌知道若是真相的爸妈和哥哥会怎样哭晕在厕所。
    听了这话的陆衡有些吃惊,先不说一向对这个小儿子疼ai有加的季家父母,单单是那个没来由让人觉得欠揍的弟控季易宸也不会让弟弟处于这样孤立无援的地步不是?
    至于多年后得知对自己莫名其妙不招陆衡待见的季易宸,时不时会贱兮兮的笑一笑,嘴里说着什么“我知道你是嫉妒我!”当然,这都是后话。
    很清楚季长安是在撒谎的陆衡并不拆穿,“报学校这事开要看你自己的意愿,我的意见也只能当做参考,这样吧,今天晚了,也来不及了,正好我明天没什么事,倒不如约个地方好好讨论讨论,毕竟你也不想后悔不是?”
    之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邻居之间的帮忙变成了一场二人的相约之行。挂了电话之后望着黑了屏的手机,陆衡努力控制着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好心情的打开办公室门,便看到招人厌的顾子修靠在门一旁,满眼j笑的看着自己,像对待空气一般无视之后,便径直来到电梯旁。
    被无视了的顾子修倒是好脾气,也不生气,八卦的凑到陆衡身旁,啧啧的两声,便忍不住开了口。
    “刚刚那么紧张g什么?你是不是对季家那个小宝贝疙瘩有意思?看不出来啊,你还是老牛吃neng草!”
    见陆衡只是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并不回应自己,倒也不觉得无趣,只是自顾自的感慨了起来。
    “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冷着一张脸,哪里有人会喜欢你?等到人家长安进了大学,温柔的、t贴的、yan光的、男的、nv的一抓一大把,什么类型的没有,到时候有的你担心的。”
    一直认真观察着陆衡的他发现自家表弟听了这话后皱了下眉头,整个人也y郁了几分,心中顿时乐呵了起来,陆衡平时看起来一直无yu无求,想不到也有软肋。
    在作si路上一去不回头的顾子修更是在si亡边缘不断试探,也不管旁边的人的脸se,继续感慨的发表者长篇大论。
    “只不过你也是叫人佩服,不愧是这几年出了名的j商,又狡诈、又不要脸,人家就是叫你帮个忙,你愣是发展成一场约会,这一点我真是b不上!”
    说罢还很是可惜的摇了摇头,似乎很是心痛自己这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情场浪子没有他高明。
    陆衡并不理会的有些肆无忌惮的顾子修,反而露出了亲和的微笑,接下来更是拍了怕他的肩膀,什么话也不说便走进电梯中,有些人就是放着清闲日子不好好过,看来实在是闲的无聊,这样的话只好自己出手为他找点事,以免某些人闲出毛病来,这样才是做表弟应该做的。
    很是无情的锁上车门,将来不及上车的顾子修锁在外面,不理会他一脸炸毛的表情,只是和善的笑着。
    “过一会小姨、姨夫他们可能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接一下说明一下情况,别叫他们担心。”
    说罢,便一脚油门奔驰而去。
    吃了一嘴尾气的顾子修虽然感觉陆衡实在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不过还是有些欣慰的,最起码还有些人情味儿不是,还知道劝一下自己,到底是亲的!
    有些郁闷的走到自己车旁,刚打算开车走人继续做一个跟p虫,便听到了手机响,一看竟是自家老妈的电话,心中只有几个大字:太特么玄乎了!
    陆衡刚刚说完,自家老妈就真的打电话来了!到底是不敢得罪自家的太后,忙不迭的接起电话,还来不及谄媚的喊一声妈,便被电话对面的人的怒火烧了个粉碎。
    “顾子修你个小混蛋!把我孙子藏在外面这么多年,真是胆儿肥了,立刻给我回来!不对,是立刻把我孙子给我带回来,否则你也别回来了!”
    刚刚从陆衡口中得知自己有一个遗失在外多年的孙子的顾妈妈一时间喜怒交加,当即便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根本听不懂自家太后再说什么顾子修愣了愣,装着胆子盯着怒火开了口,“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少给我装傻,小衡可全都告诉我了,你说你,一天天到处招惹,你让你儿子的妈妈知道了,人家该多寒心?你不会是不想负责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这样,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陆衡那小子给你说什么了?妈,你可千万别信他的!”顾子修记急得有些跳脚。
    “小衡可是亲耳听见有人在电话里喊你爸爸,你别想狡辩!小衡才不像你一样,一天没个正行!好了,不说了,我要尽快见到我孙子,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给顾子修任何说话的机会,顾妈妈g脆利索的挂了电话。
    陆衡的心事真黑啊!他到哪儿给自家太后找个大孙子去!
    感觉自己要被坑si的顾子修现在只觉得陆衡是自己的仇人,现在谁都不要和他说陆衡是他表弟,这妥妥是来报仇的si敌啊!
    想也不想便打了电话过去,陆衡倒也是痛快,立马就接通了,这下更是刺激了顾子修,只觉得他坑了人还没有一点愧疚,真是太可恶了!
    “陆衡!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爸爸了?”
    “没有嘛?哦!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你给我妈打电话说清楚!”
    “你自己的事g嘛要我说清楚?”
    顾子修从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睁大了双眼,刚想爆粗口,手机里便传来嘟嘟声,更是一肚子火没处撒。
    挂了电话的陆衡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开着车停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骨节分明的大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季长安笑得灿烂。
    调出手机里的电话录音,是刚刚季长安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就像是一根羽毛倏地从他心上划过,整个人就像触电一般su麻。
    微闭着的眼睛掀起滔天波浪,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低沉的喘息声,x感的喉结因为心中的渴望快速上下滑动。
    忍了又忍,陆衡最后到底是把手放在了皮带上,有些迫不及待的解开将微微抬头的yjing握住拿了出来,在不断重复播放的录音的陪伴下,他慢慢的上下撸动套弄着,另一只手还捏着季长安的照片,微闭的双眼全是他笑的模样。
    想象着季长安用那软软糯糯的声音不断在自己身下sheny1n,陆衡的yjing猛地大了一圈,心中生出莫名的刺激和兴奋。
    这gu刺激和兴奋很快就具t反映在悄悄苏醒的yjing上,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刚刚还是半软的模样,转眼间就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坚y而粗大。
    脑中浮现出季长安总是叽叽喳喳个不停的模样,心中划过一丝失落,因为他在他面前总是沉默,只是这小小的一丝失落并没有影响到他那越发高涨的yuwang,想象着把自己粗大的yjingcha入那红润的小嘴里,像婴儿手臂粗的roubang缓缓消失在那紧致口轻内,温热紧致的食道紧紧箍着他的粗大,迫使那张面对他总是紧闭着的小嘴被撑到最大。
    y邦邦的roubang不厌其烦的摩擦、进出着那柔软的口腔,时不时传来的吞咽声夹得他guit0u一阵阵发麻
    想到这儿,roubang那j蛋般大小的guit0u上的小眼儿忍不住渗出透明黏腻的yet,陆衡的脸上带上一丝红晕,头微微仰起,嘴里不停地喊着季长安的名字。
    “长安……长安……你的小嘴又热又软,含的我好舒服……”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就像是从嗓子里挤出的一般。
    明明只是一场自给自足的戏码,可是陆谦的脑海中总是不断浮现出他用自己的大roubang卖力ch0u动满足季长安下面前后两张小嘴的模样。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场景,他的双目变得赤红,平常的沉稳早已消失不见,隐隐取而代之的是疯狂和偏执。
    陆衡更多的是在想象,双手只是机械x的不断重复上下快速撸动套弄,并没有什么技巧,可是guit0u一直在不停地颤动,如被蚂蚁啃噬般的快感不断席卷全身,不断胀大的y囊让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一只手慢慢的捏住轻轻捻动,他只感觉浑身一麻,来不及取出一旁的手纸,浓稠的jingye喷s而出,溅落在价值不菲的豪车内。
    释放过后的陆衡仰头靠在真皮座椅上,微微喘息着,脸上的那一丝红晕还未退下,录音依旧在不停循环播放。
    刚刚因为撸动套弄yjing而被暂时放在一边的照片被他重新拿起,看到自己那积攒许久的jingye在最后猛烈喷发时溅落在照片上,好巧不巧位置正是季长安那笑的咧开咧开的嘴,心中的刚刚泛起罪恶感立马被重新燃起的yuwang压制,喉结上下移动,咽了下口水,刚刚发泄过的yjing又jing神了起来。
    “长安,长安,怎么办,一想到你我就忍不住y起来,忍不住想要把你压在身子下面狠狠疼ai……你为什么就不能……”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多说说话呢……
    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看着自己重新挺立的巨大,不由得自嘲的笑了一下,“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会不会躲得离我更远……”
    “为什么只有我喜欢你呢?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一下……”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握住好似没有s过jing的yjing快速套弄起来,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
    “长安,乖,你是不是也想要我的大roubang狠狠cha进你的xia0x里?听话,伸出的你的指头慢慢放在你的y蒂上上,慢慢的r0u它……xia0x有没有流出很多yshui?”
    陆衡满脑子都是季长安拿着手指自己玩弄自己xia0x的y1ngdang场景,想象着他的手指忍不住向xia0x口滑去,baineng的指节消失在粉红se的r0u缝中,没有被开发过的xia0x里面的媚r0usisi咬住闯进来的异物,丰沛的汁水不断的被挤出来,香甜可口。
    季长安此刻的表情应该是又纯洁又该si的媚惑,明明爽的忍不住sheny1n出声,偏偏紧紧咬着薄薄的嘴唇不出声,小sa0xue不断的ch0u搐着,紧的根本无法在里面畅快的ch0uchaa,后面那张小嘴也是饥渴的一张一合,大大的眼睛因为后面的空虚而带上一层雾气。
    “嗯啊……”陆衡不停的想着cha进去该是如何的舒爽,情不自禁的sheny1n出声,“长安,长安,乖,说实话,想不想让我狠狠地占有你……”
    脑海中的季长安因为yuwang而不断扭动着身躯,双腿不由自主的大大张开,手指头快速的来回ch0uchaaxia0x,带着“噗嗤噗嗤”的水声一次次将微微发红的nengr0u带出来,嘴里不断的sheny1n恳求着他给予他快感。
    一想到这儿,陆衡差点要疯掉,满是q1ngyu的低哑喘息声几乎要遮盖掉手机的录音声,,硕大的guit0u不停地跳动着,马眼不住地往外分泌汁水,带着一丝丝r白se的yet。
    马上就要到达顶点,陆衡的心中却生出无奈和不甘,一xai意不知该如何说给季长安听,只能伴着喘息声低沉的出声,“长安,我ai你,只ai你一个人……不要怕我,回头看看我好不好……求求你……”
    当录音里传来季长安软软的叫着他陆大哥时,他再也忍不,那一声叫喊犹如cuiq1ng剂一般让他t内涌动的q1ngyu达到极致,让平时沉稳的他几乎抓狂,猩红着双眼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套弄着yjing,一声低吼,s了出来。
    过了许久,从sjing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  陆衡有些痛苦的按了按眉心,小心的收好放在一边的照片,ch0u出手纸清理好满是斑斑白jing的驾驶座,重新发动了车子。本文將在яΟUяǒUωμ。ǒяɡ獨家更新 請収藏網阯
    --

章节目录

泬口大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玉米排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米排骨并收藏泬口大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