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嘉林恨恨的看着他上的,屏幕里隐约可见白花花的rt在床上厮混的画面。
    声音y荡,声声入耳,jiaochuan,细声求饶的声音,无一不表现出昨晚战况的热烈。
    “陶老师,你似乎对这样的段很热衷。”段嘉林站在一边,盯着x有成竹的他。
    “想回忆昨天晚上的细节,随时来找我。”他半笑着捡起地上的衣裳,段嘉林龇牙,真的记不起来了。
    “我送你?”他穿好衣f,拿起钥匙,娴熟的搂住她的腰肢。
    “不用。”段嘉林轻巧的闪身躲开,陶占秋也没强求。
    段嘉林坐了早上的公j回学校,一路上,见着车斜后方跟着一辆熟悉的车,她闭上眼睛,不打算多想。
    她何尝不想回头呢,只是怕罢了,太怕等到回头的时候,又只能看见他的决绝和另一个人温存。
    感情这种事情,她从来不大方。
    昨晚的宿醉,让她脑子里只剩下些断句残篇,其他的,或者两人苟合的细节,化成泡影怎么都记不起来。
    迷迷糊糊之间,她已经靠在车窗玻璃上昏昏yu睡,陶占秋搭在方向盘上,和前面的公j车保持合适的距离,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贪睡的侧脸,撑车窗玻璃上,头发垂在额前,安静得j乎要消失了。
    她在某一站忽然醒来,给旁边的老太太让了座位,经过某个学校门前那站时,涌上一波学生,她被挤得只剩下一只小小的人影儿,这一切,他都只能悄悄看在眼里。
    陶可双打来电话,问:“想好了吗?”
    “嗯,爷爷那边我已经答复了。”他眉头在视线里找寻不到她的那一瞬间,微蹙一下。
    “学校那边你尽快j接安排,爷爷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陶家最大的长辈就陶老爷子,这一生都在商场浮沉,偏偏子孙各个对商场没什么兴趣,陶占秋的父亲,坚持从医,后来成了大学教授,陶可双她爸作为长子,肩负责任,但总是不及陶老爷子的意。
    小辈里,陶占秋是最受宠的,爷爷打小惯着,偶尔的严厉,也舍不得下重。
    “昨晚跑哪儿去了,打你电话不接。”陶可双随口一句抱怨。
    陶占秋chou出一只r0ur0u额头,沉默p刻才说:“学校的续先别办,我课少,可以先兼顾。”
    “就为了你们家小朋友?”陶可双打趣,两人此时此刻的境地,她多少知道一些,只不过是想缓和气氛。
    “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随你,反正公司学校两边跑,累的是你。”
    挂掉电话,他唇角不自觉的沉下来,终于还是没忍心。
    段嘉林回到宿舍,郑敏凑上来问:“你昨晚跟陶老师在一起?”
    她简单的瞥了一眼满面春风的郑敏,点点头就躺回自己的床上,日子继续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倒是段嘉林越来越忙,忙着申请学校,忙着考试。
    段嘉林来不及观察周围的变化,也在试图忘记某些事情,但是总是避不过的,譬如今天下午的课是他的。
    “最近陶老师好像b较忙,经常不在学校。”这是孙尔带来的消息,她打探陶占秋的生活起居很在行。
    “诶,段段,你最近好像也b较忙,忙些什么呢?”上课前十分钟,段嘉林眼前正探着一套雅思真题试卷,孙尔凑过来看。
    “没什么。”段嘉林下意识就用挡住试卷,尴尬的笑了笑。
    孙尔是个大大咧咧的傻妞,没多想,瞄到了便说出来:“考雅思啊,怎么?段段你要出国吗?”
    陶占秋正踏着上课铃声走到门口,耳朵里猝不及防就传来这句话,他眼神望过去,她已经把桌上的东西收进书包,他还没来得及接受真相,段嘉林却似乎做好了离开一切的打算。
    “下课来一趟办公室。”陶占秋走到她面前,敲敲她面前的桌子。
    段嘉林还真想临阵逃脱来着,但郑敏义正言辞的说,这时候不能怂,还特意壮了胆,到办公室的时候,她肚子了编满了谎话,就等着自圆其说。
    “要出国?”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段嘉林摇摇头,故意嬉笑说:“不是,孙尔乱说的。”
    他紧蹙的眉头终于松开一些,看向她:“但愿你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真的,真的,每句都是真的。”段嘉林实在怕自己演技拙劣,露出破绽。
    段嘉林也不全都是假话,b如藏在心里的ai是真的,甚至委屈和舍不得也是真的。
    “那这个呢?”陶占秋周身的气场又压抑j分,从落锁的chou屉里拿出一沓件。
    是她前j天j给学校的办理续。
    “打算瞒到什么时候?”他沉声将件摔在地上,好在办公室空落落的,没有其他人。
    段嘉林沉默,低声将散落的纸p捡起来,小声说:“这件事好像没有规定任课老师一定要同意。”
    陶占秋怒极,从他方才走进办公室,看到桌上躺着的这份件开始,心里蹿起的火苗一直无法熄灭,段嘉林在盘算着怎么离开他,离开这座城市,而他,却在费尽心思的,想要改变过去的一切。
    他欺身上前,用力捏住她的腕,怒目而视:“你再说一次。”
    “陶老师,学校并没有规定,这件事情一定要任课老师同意。”段嘉林一字一顿的说完,他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再者陶老师,你现在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的隐s。”
    她一口一个老师的叫,他心里却一针一针扎得更深。
    “隐s?”他一步一步紧b。
    “你可以试试我的底线,你最隐s的东西,现在应该还躺在我里。”他说完,终于意识到弄疼她,松开。
    段嘉怒极,却莫名笑出声,自嘲的笑,原来一直发挥价值,让他舍不得的也不过是她这幅身t,值得他这么锱铢必较。
    “好啊,我跟你做j易,跟你睡,睡j次,你才肯把这些j给学校。”她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哽咽。
    “一次不行,那就两次,次,要不然,睡到你答应为止。”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Pò1⑧HùB。℃òм觀看
    --

章节目录

老师赖上床(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DM19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M19并收藏老师赖上床(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