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连着下了三天。
    周日那天曲漾被高同桌叫出去玩了一下午的雪,傍晚回到家就开始流鼻水打喷嚏。
    结果自然是被曲令禅拿出一副长辈姿态训话,沉着张脸,还勒令她不许出门,要期末考了好好在家复习。
    曲漾撇撇嘴,一脸不服气,小鼻尖红通通的,抗议之辞还未出口,先被他的嘴唇堵上。
    她被他抱坐在腿上,仰头承受他炙热的吻,后脑勺被他大掌强势固定住,被迫一口一口吞下他渡过来的口水。
    纤细的喉咙处上下滚动,脑里全是男人灵活的舌头,和他身上浅淡的烟草味道,双手也由推拒慢慢改为搂住他脖。
    等到意乱情迷之时,曲令禅突然想起晚上还有视频会议要开,才不得不刹住车。
    曲漾缩在他怀里细细喘气,脑乱哄哄的,觉得不出门就不出门吧。
    事实证明不出门确实好,屋里暖和宁静,每天傍晚乖巧等着曲令禅回家,还有他手上提着她爱吃的晚餐,真有种春日午后岁月静好的感觉。
    曲漾有时趴在卧室的书桌前,书看着看着就能突然笑出声。
    然后就复习不进去了。
    屋里柔柔灯光晕在嘴角挂笑的少女周身,她歪头将下巴抵在桌沿,长发飘然垂落一侧,小小的粉红色的耳朵挂着两只白色耳机,脚尖轻点着地面,一边打节拍,一边眯眼跟着哼唱。
    曲令禅公司每年一到年底就特别忙,会议更是多得抽不开身。
    曲漾虽嘴上老埋怨他不陪她,但知晓他每天已经尽量把剩余工作带回家,能早点回来绝不耽搁一分钟,心里又甜齁齁的。
    于是想念疯长,想他想他想他,那感觉像藤蔓般爬上来再缠绕住整个心脏。
    曲漾捂着脸,眼神敞亮,猜测他今天会几点到家。
    ——
    元旦前夕那天,曲令禅照常去了公司。
    曲漾睡到午起床,叫了外卖吃完午饭后,复习不到两小时,又泛起困来,便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曲令禅回到家,打开她房门的时候,没发现人,转身去了自己卧室,才见着她。
    她小小的身正蜷缩在藏蓝色的绒被里。
    一张还没他巴掌大的脸蛋陷进同色系枕头里,显得更加雪白柔嫩,她呼吸均匀,微微张着嫣红的嘴,露出两颗漂亮的贝齿,在惹人一亲芳泽。
    曲令禅听从内心,低头吻她,撬开她牙齿,嬉戏她的舌。
    好一会儿,她才转醒。
    察觉到有个男人在侵犯自己,一颗心都跳到嗓眼,待睁开双眼看清男人时,才放下心,气恼说道:“你吓死我了!”
    曲令禅轻笑着,拨开她脸上发丝,“睡了多久?”
    “不知道。”伸出舌尖,歪头舔了下他手心,她嗓音甜得发腻,“几点了呀?”
    曲令禅顿了下,眼眸幽幽,“点了。”
    “比前几天早点儿。”
    曲漾仍躺着,与他静静对视。
    缓慢阖了一下眼皮,她突然掀开被,揽着他脖往床上带。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曲令禅毫无防备,高大的躯体不由朝她倒去,迅速反应过来后怕压着她,连忙用手臂撑在她脑袋两侧,与她身体拉开点距离。
    待稳住,他上下打量她两秒,“你倒是长本事了?”
    曲漾又一个翻身,将他骑在身下,就坐在他西装裤下鼓囊囊的部位,轻移臀部来回蹭动着,葱白手指若有似无地拨弄着他的皮带扣。
    两人之间谁都没有说话。
    曲令禅眼底暗流涌动,突然往上顶了下,隔着布料准确戳在她穴道口。
    “嗯啊——”曲漾不由呻吟出声,眼角染上娇媚之色,哼哼唧唧向男人求欢,“叔叔,我想要。”
    “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他捧住她的屁股,一边揉捏一边往他那儿压。
    曲漾乖巧配合,加大臀部前后移动的幅度,“嗯……哈……你不喜欢吗?”
    像是一点星火,燎原之势不可阻挡,曲令禅也不想阻挡,即使知道时间不对。
    勃起之时,他迅速解了皮带,抚着曲漾脑袋低下去,哑着嗓道,“乖,吃下去,完事儿早点去那边。”
    曲漾身体一僵,盯着眼前这根硕大的阴茎,别开了头。
    曲令禅嘴皮动了动,沉吟道,“你肚里打的那点儿小主意,我还能不知道?今天跨年,老爷亲自打电话过来让我带你回去,还给我骂了一顿,说怎么就生养了我这么个白眼狼,就在一个城市,十天半个月不见回家一趟看望他老人家一眼。”
    他又笑笑,“乖,咱们去了吃完饭我就立马带你回来?”
    见曲漾还未说话,他拍拍她的小脸蛋,唇边带了笑意,“嗯?祖宗?”
    曲漾耸耸鼻,轻哼,“你确定他说了让你带我回去?”
    话是这么问,曲漾心里也门清,即使知道曲老爷没这样说,她也不得不跟着一同去。
    但还是打心底抗拒,她不喜欢曲家,更不愿回曲家。
    心里别扭着,张嘴吃下他挺立的粗大时,牙齿没注意一下嗑在他圆硕的龟头上。
    曲令禅嘶一声,这第几次被她牙齿嗑到了,一点长进没有,报复般打了下她屁股,臀肉都荡了起来。
    曲漾吃痛,一下吐出他的东西,摸着自己火辣辣的屁股,赌气翻身下床。
    “回来!”曲令禅喝令住她。
    曲漾哪里还怕他,头也不回就要走。
    恼得曲令禅也不管还裸露在外的阴茎,起身去将她捉了回来。
    “一点责任心都没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妖精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又打了下她屁股,这回力道倒是轻了很多。
    “你打我!”曲漾很不满。
    曲令禅笑睨着她,“疼你来不及。”
    话音一落,曲漾猛地被他掐住腰,按坐在他的滚烫上,那热度仿佛要灼穿她薄薄的睡裤,尺寸大到简直能硌死人。
    她极不自在地动了动。
    曲令禅眼睛都发了红,已经忍到极限,剥了她的裤便往她腿心凑,结果发觉她也已经泛滥成灾。
    不由笑出声,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这小东西怎么就那么可爱?
    他一下对准插了进去,曲漾闷哼出声,动动腰,缩着窄穴故意夹紧,弄得曲令禅寸步难行,抽插不顺。
    但他自有办法,曲漾哪里斗得过他。
    他捏住曲漾腿根,用小孩把尿的姿势,将她两条大腿往外大大掰开,随即狠狠操进操出。
    曲漾忍不住低头一看,正好看见他那根又粗又黑的丑东西在自己穴道里快速抽插,像一根火烧的硬棍一般,直戳自己花心,把自己搞得淫水横流。
    两片薄薄的贝肉好像还很贪恋他似的,紧紧包裹住他的,如同一朵红嫩嫩的小玫瑰,随着他的动作开开合合,绽放出最艳丽的姿态。
    曲漾心里愈加憋闷,咬紧牙根,再次狠狠使力夹紧。
    于是一场性事,就在她紧紧夹他狠狠插结束。
    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ǒ18нùB。てǒм觀看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ǒ18нùB。てǒм觀看
    欢迎收看打脸现场。
    说好进剧情,不由自主又开起了车,这是什么骚操作???
    求你们骂我下,让我快进剧情!!
    --

章节目录

迷漾(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窗东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窗东畔并收藏迷漾(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