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温知夏一样都长得很好看,但两个人都好看是不同的。
    温知夏像是上帝精雕细琢后,又细细打量一番,整张脸精致的不像话。
    而安宴于他,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的气质清冷,但面对她时,总是活泼开朗的,他的眉眼间有岑贵至极的韵味,喜怒哀乐犹如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风景。
    她知道此刻的伪装毫无意义,便收敛起笑容,低眉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退婚。你对我很重要,我一直都知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可是……”
    可是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面对温知夏时,她没有办法拒绝他,不忍心伤害他,不想看到他难过的样子。
    也不想伤害到安宴,怕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辜负他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
    天秤座的人就是这样,优柔寡断,不懂得如何拒绝对方。
    这种人以为这是善良,但殊不知这种善良在无形中会伤害到更多的人。顾晖就是如此,她看不清自己的心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反而活得更痛苦。
    “就像昨天晚上,你看见我带了别的女孩子回家,你心里在意么?”他语气平静的仿佛只是日常聊天。
    顾晖矗眉:“你这是什么问题?你们是同事,让我听到你们的对话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
    安宴看了看她,轻轻抬手摸摸她的头:“不,不是这样,你只是不在意而已。”
    “安宴。”顾晖认真凝望他的眼睛:“不是你说的那样,因为我相信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永远不会那样。”
    “只是因为相信我?”
    顾晖点头重复:“是,只是因为相信你。”
    过去的不愉快仿佛过眼云烟,转瞬就消失了。有时候顾晖觉得安宴像个小孩子,情绪来的也快,去得也快,总是没心没肺的。
    他从不轻易憎恨一个人,一旦真的记在了心里,那便是一辈子。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但是怎么办,我这边收购景区项目大概还需要很久,我们的订婚宴恐怕没办法按时举行了。”
    顾晖弯了弯眼睛:“没事,一个形式而已,都不重要。更何况我也有很多工作,我会等你回上海。”
    安宴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笑意:“所以,在你心里,终究还是工作比较重要。”
    顾晖只当这是他的玩笑话,便笑着点头应了一声。
    窗外有凋零的枫叶擦着车窗落下,顾晖觉得那片枫叶形状似乎与其他枫叶不太一样。刚想探头去看,安宴便轻轻扣住了她的头。
    “我也一样,对我来说工作很重要,你也一样很重要。我不可以离开业诚,也不可以离开你。”
    森林小道的怡人风景看不到尽头。
    他宽厚的胸膛将整个harlttesville的寒风遮挡的严严实实。
    有电话铃声响起,安宴看了眼时间,便继续发动车子往山上走去。
    他说:“时间已经快到了,等下我让孙昊带你去暖暖身子吃点东西,我的会议会很快,大概三四个小时就可以结束,会议结束后我们回学校去看看。”
    他将整个行程安排的妥妥当当,和他在一起她总是什么也不用担心,安安稳稳的顺从他的决定就好。
    这个景区位于一方山岭脚下,最开始计划开发成度假村。但工程进行到一半,原来的开发商突然卷款逃跑,计划中的度假村变成了烂尾楼,欠了许多债务。
    于是这块地开始面向全球私企招商,业诚的总公司本就在harlttesville,自然位于选定的开发商首位。
    只是业诚更多接手都是地产项目,关于景区项目方面,对比其他几家公司欠缺了一些经验。但安宴看准了旅游热潮,以及越来越多的国人前来旅游,硬生生说服了安父,想要拿下这个烂尾楼。
    安宴在弗吉尼亚前前后后忙了大半个月,今日就是要表明收购意向和一些开发计划。
    顾晖看着窗外的风景说:“在国内呆了这几个月,发现外国人和国人在生意上处理方式确实不太一样。外国人更多直来直往,不喜欢绕弯子,国人却喜欢打太极。”
    安宴也认同这一点。
    “所以今天我会速战速决。”
    顾晖乖乖跟着孙昊前去休息,就在山脚下的一家餐厅。已经提前准备了甜点和热茶,顾晖喝了口热茶,暖暖的温度蔓延到心间,十分舒畅。
    她自顾自舀了一勺蛋糕喂进嘴里,问孙昊:“现在这个项目,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孙昊说:“伽蓝集团。”
    顾晖将那一整块蛋糕都喂进嘴里:“业诚缺少的只是经验,我昨天大概看了一下安宴的策划书。过多的将整体方案用在营销上,这显然是毫无意义的,这里的景色很好,显然已经没有必要。你们需要做的是专注于服务和用户体验,口碑相传,留住游。”
    没想到顾晖对于他们的策划书还能有这样的见解,难怪她如今独当一面,亦不需要安宴的帮助。
    “可是为什么你之前没有跟安先生提出来?”孙昊说:“今天主要提我们的意见,再听听对方的条件。或许可以双方各退一步,各取所需。”
    顾晖笑而不语。
    景区还未正式开发,这栋烂尾楼没有安装暖气。坐在这里虽然喝着热水,但着实有些冷。
    她搓了搓手:“你是上海人,应该也听说过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这句话对吧。伽蓝集团确实比我们有经验,但做他们太擅长的事,反而不会有新意,一成不变的模式会让游感到厌烦。所以现在的景区,更多要讲究新意不是吗?”
    孙昊点头表示赞同。
    顾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她身上还穿着安宴的羽绒服外套,暖暖地熨贴在身体上。
    “好了,带我去他们的会议室吧。”
    “什么?”孙昊显得十分为难。
    --

章节目录

遇见暮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留亦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留亦天并收藏遇见暮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