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良久,骤然心中一横,拼了!
    是的,并不是什么多好的办法,既然不能采取怀柔,那就拼出个江湖吧!
    原本埋伏在冥河深处的水元素使在我的意念调度中,骤然从丹田跃出,然后整个化为一团晶蓝色的光膜,整个将那已经堵塞了经脉的号令之旗整个覆裹!
    “冲!”一面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一边的外套,胡乱团了一下塞入口中,一面声色俱厉的对着水元素使下令,是的,拼了!
    有过一秒钟的滞涩,水元素使和精神之海中的元神同时向我发动了一份求证:“你确定?”
    元神打来的问询更加详细一点:“小东,你疯了吧,就眼前令牌这个体型,别说分支经络了,就是主经络过去,你也得受到损伤!”
    “马上就要跟金盛门开战了,我必须得让自己的实力再拔高一分,他们能够立足南滨东域如此之久,要说手中没点秘密武器什么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我势在必行!”
    “你不是有蘑菇弹吗?大不了,效仿之前的天宗,送他们一场覆灭不就可以了!”
    “至少未来三年内,这南滨东地,会是我们最主要的贸易区,摧毁他们并不难,难的是,如何重建!金盛门那些财富或许我们并不缺少,但是它积累出的秩序,乃至建立的规则,至少短期内我还需要!
    所以,元神,你要明白,我这次要的不单单是覆灭那么简单,甚至如果可能,我要接盘成为南滨东地真正的王!而这就要求我,不仅要赢,而且还要赢得最最漂亮。
    而这就要求实力提升是最重要的!我当然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除此之外,我也实在没有太多好办法!
    你之前不是告诉我说,一旦精神力能够拔高,我的境界不就会提升很多吗?那如果百万鬼奴的精神之力加持,我怎么也能从量变到质变了吧!”
    “你会死的!”元神声音透着一种沉凝:“至少也会身受重伤!”
    “没关系!”我微微一笑:“道种之树会给我疗伤的!”
    元神沉默一会,这才开口:“好吧,我没问题了!”
    这一切的对话说着慢,但其实真的行进起来很快,几乎就是几个念头的交锋,元神已经被我说服了,于是嘴上再咬:“阿水,来吧!”
    这最后一句,当然是针对水元素使说的,相比于元神,它倒是更加独立于我身体之外,在完整领会了我分给他的路线图之后,晶蓝色的光芒大亮,然后包裹着那号令之旗猛冲!
    因为我此刻已经无暇分身,所以这块号令之牌在失去我灵力压制后,再度胀大了一圈,悬挂旗帜的杆体也抽出半截,这让本就有些不堪重负的经脉再度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
    “冲!速战速决!”忽略掉经脉中部分的破开,我冲着水元素使吼道!
    一块巨石,在体内最软弱的经络中横冲直撞,尽管水元素使帮我圈住了那些棱角,但它仍旧像个自攻丝一样,以我体内为吃力,一层层钻入!
    挨过前半程的主经络穿刺后,后半程的辅助经络,已经变成了冲击钻,水元素使着实尽责,哪怕在它飞过去时,细枝末节的经络已经层层脱落,但它还是顺手凝出一圈水纹讲那种崩溃连接一起,缝缝补补,就像个最破旧的麻袋。
    我此刻早就疼的死去活来,嘴中挡住的衣服虽然可以帮助我牙齿免受脱落,甚至也能不发出声音,但周身的抽搐完全是下意识的,一处经络就是一处神经,也当然的连通着周身窍穴和器官,所以这种痉挛我甚至根本没法作用。
    “快,快啊!”我全部的精力只能用来催促那水元素使加快这个过程,疼痛已经积聚到极致,我只希望能够减少它持续的时间。
    明明我的眼前已经涌上一层剧烈的红膜,明明我的五感之地都开始流血,但仅有的清明还是告诉我,这是七孔流血的最严重的征兆,可偏偏我还是没有昏迷,我还是笨拙的醒着,此时此刻,我正想给自己个痛快,但这种痛苦根本让我失去控制自己身体的可能!
    过分激烈的情绪中,反而更加剧了这份痛苦的长度,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一秒就是一万年,总之一种冰凉近乎麻木的感觉涌现时,我这才感受到了一种宛若是天堂的感觉。
    “我死了吗?”我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问。
    “没死!”元神幽幽的声音传来:“只是也已经差不多了,你这个疯子!”
    “号令之牌呢?”我急忙求证,花费了这么多痛苦,要是没有任何效果,那还不把人气死了!
    “碎了!”元神简洁的道。
    “啊?”我心中止不住一阵剧痛:“那,那我的百万鬼奴它们呢?也随之毁灭了吗?不,这不可能,我不是已经嘱咐水元素使要保护好它们吗?怎么还是碎了?”
    “你个笨蛋,你怎么不问它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你的经络,却来问这些没用的!”元神声音余怒未消:“你还真是个笨蛋,全天下少有的极品,你是不是想自杀啊,竟然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至少,你也得考虑考虑我吧,我,我可还没活够的!”
    “行了!”我语气止不住的沮丧:“都没有成功,你叽歪个锤子啊!”
    一面说,我已经闭上了眼睛,心中的沮丧发酵,支撑着自己就想沉沉睡去,可谁知还没有刚闭上眼,这元神声音已经怒不可揭的吼道:“喂,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我方才为你操心了半天,这就是你应有的态度?”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仍旧闭上眼睛:“反正债多不压身,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你,你你气死我了!”
    听声音已经能够猜测出元神在我脑海中跳脚的样子,勉强一笑算是回应:“好了,知道你辛苦了,别闹了,回头请你吃饭哦!我好困好困的,先睡了!”
    “睡,睡你个头啊!”
    --

章节目录

阴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甘蔗奶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甘蔗奶爸并收藏阴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