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黑衣首领突然脸色一变,急将法盾罩住全身。
    “呃!”先前那一幕再次重现,废墟中的石块四散炸开,从中激射出的金光,在一名黑衣人的额头上穿了个血洞,他只从喉咙里发出了半个声节便一命归西了。
    与此同是,一道身影弹射而出,手中长剑自上而下直取黑衣首领。
    “小子安敢如此!”首领彻底暴怒,弃了法盾,长刀猛然挥出。
    是他推断出此人只能击发一次上品法器,也是他断定此人已成重伤,又是他率先亮出的兵刃。然而此时在却他的指挥下又损一人,这脸被打的简直拍拍作响。
    刀剑相撞之下,火星四溅,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格外耀眼。
    周扬乃是偷袭,又自下而上的猛压,其势甚大。
    然而对方的大刀却轻易将长剑拨开,而且势头不减,继续向上挥砍。
    更让周扬惊骇的是,刀刃上竟然吞吐着寸许长的刀芒!
    “灵台六重!刀诀亦是小成境界!”
    周扬咬牙,抽剑外挡已然不及,只能再次腾空跃起,躲避长刀,同时急将长剑横于身前。
    “当!”的一声,耀眼的火花在他身前绽放,却总算挡住了这犀利一击。
    还未等他落地,黑衣首领的长刀又至,周扬身形暴退,以剑相搏,二人战在一处。
    “小子,你应该修炼过煅体之术吧?否则那些石头早便把你砸死了!”黑衣首领一路压制周扬,冷冷问道。
    周扬并不答话,挥舞长剑左支右拙,显得十分狼狈。
    “暴发力还不错,也有把子气劲,只是你这剑诀太差了!”黑衣首领此时却平心静气起来,边打边评价周扬,但手上却丝毫没有放松,攻击更加犀利。
    周扬疲于应付,哪有功夫理他,不多时便已额头冒汗。
    相差三个层次,再加上剑诀与刀诀的不对等,纵然他的速度奇快,暴发力甚强,却也只能勉强招架。
    另一黑衣人插不上手,望了铁虎那方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侧前方的石屋内。
    “不好!”周扬的余光瞥见黑衣人缓缓向前走去,心下大急,因为那处正是李同兄妹所在的石屋。以他二人的实力,连对方半招都挡不住。
    突然,一道白光从石屋里激射而出,袭向与铁虎对战的黑衣人。
    “混蛋!”黑衣人刚刚拨开了铁虎的巨锤,却见白光袭体,也被吓了一跳,奋力抽身闪避,堪堪躲过白光。
    “你!”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耀眼的雷光从侧上方兜头盖脸劈下,挟着风雷之声眨眼便至。
    黑衣人刚刚稳住身形,根本来不及祭出法盾抵挡,却被劈了个正着。
    啪啪声响过后,黑衣人浑身颤抖,整张大脸一片焦糊。
    铁虎脸色苍白,却未作丝毫停留,巨锤生风,猛砸而下,片刻之后便溅起一片红白之物。
    “扑通、扑通、扑通!”屋内屋外传来三次倒地之声。
    黑衣人的脑袋被砸扁了,尸体倒地,死不瞑目。
    铁虎灵力耗尽,跌坐于地。
    石屋内李同击发完中品法器,元力尽失,也瘫倒了下去。
    “可恶!”正走向石屋的黑衣人惊怒交加,返身杀向铁虎。
    黑衣首领眼见又损一人,顿时气的五佛升天,右手挥刀砍向周扬头顶,左手却抓住了那件奇形法器。
    周扬也吃了一惊,想不到铁虎在李同的配合下,以灵台一重怒杀四重修者,那家伙也真是够憋屈的。
    黑衣首领的长刀瞬间便至,周扬不敢怠慢,举剑相迎。他同时瞥见了对方的小动作,也是急拍储物袋,匆忙祭出了法盾。
    先是刀剑想撞,而后便是利刃击在法盾上的声音。
    周扬被两股大力撞飞了出去。
    黑衣首领发狠,根本不惜灵力,连连催动法器。周扬的法盾在利刃的不断猛击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缩小。
    周扬的脸色有些发白,更在发现黑衣人冲向铁虎后,变得愈发没有血色,心中大急,血往上撞。
    然而他现下已自顾不暇,哪有余力去救师兄!
    “我和你拼了!”周扬持盾掠向一旁,同时抬指便是一道灵光红线。
    “是灵光!”黑衣首领大惊,如何也想不到对方在如此境界便修成了灵光。
    然而此人即将迈入灵台后期,区区灵光还伤不了他,身形急闪之下便避将开来,只是脸色非常难看。
    他自己也有灵光,但基本没有杀伤力,还不如长刀方便。可眼见对方不但修成灵光,且隐隐暗藏杀机,心下自是骇然不已。
    还未他待作出下一步反应,第二道灵光便至。不得以,黑衣首领再次祭出法盾相迎。
    周扬得以喘息,抽身便走,直追另一黑衣人。
    “小子你哪里走!”黑衣首领见状,弃了法盾,纵身杀了过来。
    他的速度奇快,提纵术远超周扬,只几步便已掠至其身后,长刀带着风声斜肩揽背横劈而下。
    周扬咬牙,反手以法盾架住大刀,右手长剑同时扫向对方的小腿。
    黑衣首领只得再次跃起,让过长剑。周扬却不停留,转身又走。
    黑衣首领气极,抬手也是一道灵光。
    因为长时间催动法器,他的灵力也消耗了七七八八,并不想将灵力全浪费在此处,故而情急之下,便发出了并没有多少杀伤力的灵光。
    周扬根本不予理会,提纵术用到极致,整个后背都让了出去。
    “噗噗!”声响,连续两道灵光结结实实的击在其背上,他的衣袍顿时被穿出了两个孔洞。
    “果然修有炼体之术!”黑衣人一愣,随即咬牙。
    即使他的灵光威力再小,可人体肉身并非妖兽皮甲,如何也得受一些伤,况且这小子明显没有内甲。然而现实是,对方身上却一丝血迹都没有!
    在就其愣神之际,周扬却跃出了数丈,离那名黑衣人已然很近了。
    “小王八蛋,你找死!”黑衣人听闻背后的响动,猛然转身,一道白光直射周扬面门。
    周扬早有防备,举盾护在身前。
    对方所持只是中品法器,速度和威力与上品相差很远,周扬以法盾挡住白光,身形却是继续前冲,用法盾急速盖向对方。
    周扬的地火淬体术可不是白炼的,此时运用开来,浑身皮肤瞬间变成了淡红色,肌肉虬结鼓涨,举手之间似有万钧之力,再加上速度奇快,此时仿佛一座小山般压下。
    黑衣人大惊之下,吓得抽身暴退,远远避了开来。
    然而他刚刚落地,便觉后心一热,身体立时僵硬起来。迷茫之间他低头望去,却见其前胸了正喷出一道血箭!
    “小,丫头……”黑衣人嘴角溢血,吃力的转头望向石屋。
    周扬岂能失了良机,全然不顾身后,提纵之间便到了此人近前,挥舞法盾猛砸了下去。
    可怜这名黑衣人,同样栽在了一名开元中期的小辈手里。
    杏儿虽有开元四重境界,但长时期得不到修炼,元力自是有限的很,催动完大无形剑后,便也跌倒在地。
    “都住手!”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断喝,并拌有杂乱的兽蹄登踏之声。
    快要气疯了的黑衣首领已然追至,便要催动法器击杀周扬,然而闻声却是变了脸色。
    是苍兽宫的巡逻队到了!
    可就此放过这可恶的小子,那是万万不能。只他一个便击杀了己方三人,这口气他非出不可。
    咬了咬牙,黑衣首领果断摧动了手中法器。
    周扬刚刚将对方砸死,整个后身毫无设防,虽知道背后有法器袭身,便已然躲避不及。
    万急时刻,他拼命将法盾向后掷去。
    “嘭!”的一声,已倍受利刃击打的法盾爆裂开来,两道利芒冲破法盾碎片,硬生生击在周扬的背上,顿时鲜血崩现,周扬整个身躯扑倒在地。
    黑衣首领一击得手,返身便走。
    然而身形刚刚跃起,却又重重的摔了下来。
    他直勾勾盯着穿过自己脖颈的那条光蛇,已然涣散眼眸里尽是不可思议。
    周扬吐出一大口血,再也支持不住,双眼紧闭,人事不醒。
    “怎么回事?”苍兽宫巡逻卫士跳下青狼,拎起铁虎的衣领喝问道。
    “这些人该死!”
    五天之后。
    周扬觉得脸上一阵湿热,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却重如大山,怎么也抬不起来。
    “小扬子终于有反应了!哥,哥,快来!”
    “小扬子,小扬子!”
    又过了良久,他这才吃力的睁开了双眸。
    “你终于醒了!”又有几颗眼泪滴在他的脸上,有些湿乎乎的。
    “杏,杏儿姐!”周扬张了张口,只叫出了一声便又昏了过去。
    “小扬子,小扬子!”杏儿急的使劲晃动他的身子。
    “杏儿轻点,你想他死啊!”铁虎一把将她拉起,急忙俯身查看周扬的情况。
    杏儿脸色发白,泪眼婆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没事,他的命大,会好起来的!”李同将医修领了进来,拍了拍杏儿的肩膀。
    “嗯!”杏儿轻声抽泣。
    医修又为周扬检查了一番,道:“已然没有大碍了,他的气血旺盛之极,恢复力是常人的数倍。 嗯,他的炼体术十分了得呀!”
    “哪还得多少时日才能恢复?”李同问道。
    “多则半月,少则十日。”
    --

章节目录

扬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天罡霸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罡霸主并收藏扬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