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还没有开始,家长们已经疯了。
    不少外地来的学生家长,早早地预定了村里的民宿,拖家带口地守着、望着儿女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仗。唐熙经验丰富,早在市里工作的时候,已经对这种现象见惯不惯。她当即给学校各个班主任和门卫,下了死命令学习期间,禁止任何家长借故探望自己的子女。学校的大门,只在周末的下午,才对家长开放,其余时间不准给老师和学生有任何的联系。
    其实到了临考的时候,唐熙反而不担心学生的问题,而是更多地担心家长的心态影响学生的临场发挥。
    考试嘛,拼的就是临场发挥。太多的滋扰往往会打破孩子本来应有的状态。在她看来,无论是中考还是高考,都是在过独木桥,国家在选拔培养精英人才,本来就应该是狼多肉少的结局。与其大悲大喜,还不如让孩子顺其自然。
    家长来的太多,有些家长还来头不小。门卫和老师挡不住,她索性在校园的图书馆开了家长学校,专门把那些闹腾的家长请进去,给他们上课。
    村里来了大车小车,人声鼎沸。唐熙向何大山提出了抗议别的地方遇到中考都要禁噪,夜晚都不准在搞什么烧烤。咱们村怎么能够例外。你如果不管的话,将来你的娃儿我就不收了。
    何大山见她干精火旺的,惹不起她,只得给她连连道歉,当即安排村委委员们,挨家挨户地做工作,暂停村内的各项文艺活动,也不在接纳外来的游客和团队进村。工厂严格实行朝九晚五,夜班也都停了下来。其他的在建工地索性都给工人们放了假。
    6月10日下午,学校集中开放半天时间。让学校的孩子都能够与家长有短暂的交流机会,在村里打打牙祭,壮壮士气。出来的不少孩子大都很厌烦,家长不停地絮絮叨叨。很多孩子,与家长就在校园门口打了一个招呼,便厌弃地独自跑回了校园,留下家长呆呆傻傻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压根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6月11日6月12日,鲜家嘴迎来了村小初中部的首个中考。
    监考人员早早地校园外拉起了警戒线,各种保障车辆和维持交通秩序的交警悉数上阵。
    天空闷闷地鼓着热浪,偌大的校园外,翠绿的树叶垂着叶尖有些无精打采。村里的家长们也都被外来的家长给带坏了,打着伞,扇着扇子,抹着汗,见人家着急,自己也跟着着急。
    余珍珍和兰花去瞅了两圈,兰花心里很是不满。“疯都疯球了,不过是考个高中,至于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吗!”余珍珍倒是挺理解这些家长,“现在读过好学校不容易啊!考得好,进入到公立高中,一年也就一千多块钱,加上生活也就五、六千钱块钱,拔尖的不但不花钱,还能替家里挣钱。要是考不好,想要上高中就难了哦,各种建校费、补课费、生活费,一年弄下来得好几万,要是想读市里的私立高中,三年读下来得花好几十万。你算算这个账,不紧张才怪!”
    “哎,现在的娃儿也确实不容易!”
    “这其实跟我们的观念还是有关系,很多家长还是抱着过去那种老观念,总觉得让自己的娃儿去读职高,面子上过不去,总觉得要低人一等。其实,你看嘛,村里的工厂想要找点成熟点的技术工人,去了好几趟学校都没有招到。开出的工资待遇,一点都不比一般的本科生底,但就是招不到合适的。要么不愿意来,要么来了做不了事情。”
    兰花望着人堆人场面,想起何大海他们当年读书的时候,父母哪有时间操这份闲心哦。那时候,何大海去镇上读初中,光着个脚丫子,打着一把伞,背着书包和被子,自个去报名。老扛把子把几十块钱的学费扔给他,压根就没有管过。一到周末放假的时候,还得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打猪草、摘桑叶,担包谷、挖红薯。忙活家里的活路,在有时间在夜里来做作业。
    “现在啊,时代变了!现在是父母娇气,子女娇贵!生怕磕磕碰碰,即便是村里的那些娃儿,又有多少在家里做过家务,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余珍珍不由地点了点头,“年轻的教育方式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不说其他的就是姜小丫和姚七月,你我俩个现在哪里还搭得上手,还不是啥子都得顺着她们的意思来!以前我还觉得我至少还当个民办教师,多少还能在学习上帮衬一点,但现在你看,她们根本不愿意我插手,一会儿说我普通话不标准,要把孩子带歪了,一会儿又是我的教学方法不对,太过老套!合着我们做的都是错的,只有她们做的才是对的!”
    孩子越大,余珍珍越发觉得不好伺候,心里也多少有些委屈。“你啊就是一辈子操心的命,不让我们管,我们就索性放手让她们自个管嘛!”兰花见她心里有气,连忙安慰她道。
    “我是看着着急啊,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她们教的啥,除了玩游戏,就是耍。大人不像大人,小孩不像小孩。将来等到孩子入学了啥也不会!”
    “七月和小丫小时候都是受过苦的!现在家里条件好了,自然是想把自己当年的遗憾都弥补起来,不想让孩子遭罪!你得理解她们!她们初为人母,跟我们那时候大不一样了,我们那时候都是一门心思地种地讨口饭吃,她们呢是一门心思地让娃儿怎么过得高兴!想法不同,管理方式也就不同。你也别难为自己,跟不上节奏,就不要跟了!免得自个找气受!”
    余珍珍失落地叹了口气,她的心里空唠唠的。兰花见她还是一脸的执拗,“你我都老了,老了,就该过我们老年人的生活!你看现在七月的老爸,比你我过得舒坦吧!人家那个夕阳红才叫夕阳红!”
    “我们哪能跟那个老不正经的死老头子比啊!成天无事包经的!那种日子,我可过不来!人闲不得,闲下来就要出毛病!我可想还多做的点事情,多活几年!”
    兰花听了她这话,眉头上很快皱了起来,眼眸一下子暗淡了下去。“多活几年,哪有那么容易啊!”她自己的身体自个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她越发觉得身子骨乏力。她身上的那个病啊,不好说。虽然年年都在做体检,但她还能活多久,她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她心里有很多话,都不敢轻易与老扛把子和余珍珍他们说。何大海和余香,她更加不愿意他们担心。
    药还是在一天天地吃着,但她总觉得自己的日子快到头了。
    。
    --

章节目录

手有余香千千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孟梓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梓言并收藏手有余香千千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