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月一纸密昭,甩手走人。她倒是走的洒脱,可是苦了姚思聪。
    姚思聪年前才入阁,兴奋劲还没过,就接到女皇陛下的密昭,让他暂时代理朝政。
    曦月言辞恳切,大概意思就是:朕因为劳累过度,所以导致身体不好,很不好,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疗养几天。爱卿你是国家栋梁,为朕分忧解难义不容辞,朕对你的办事能力十分放心。家国大事朕就托付给你了。
    姚思聪都想仰天长叹,陛下你不就是想追个夫嘛!你明说不好,干嘛偏要用这么幼稚的理由?朝政的事,上有摄政王,下有我们这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臣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
    腹诽归腹诽,姚思聪还是得振作精神打理乱子八糟的事物。开玩笑,陛下年纪小好糊弄,摄政王可是个狠主儿,眼里揉不得沙子。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要是略存私心,摄政王分分钟都能把他撸下去!
    这边曦月在赶路,那边楚无垢已经抓住了丹珠。
    丹珠满身是血,看着楚无垢的目光,仿佛淬了剧毒:“你会不得好死的!我发誓,我要用我的生命诅咒你!”
    楚无垢神情淡漠的说道:“我早就注定不得好死了,何需你来提醒。王英,杀了他!”说完,转身离开。
    沈绾今日难得没有礼佛,站在院子里。寒风凛冽,吹着她单薄的身躯。把她身上黑色的斗篷吹的也上下翻飞。
    金枝在一旁急的直劝:“夫人,快回去吧!这么冷的天,你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沈绾始终眉目阴沉,一言不发。
    待到楚无垢回来,上前就是一记耳光。
    楚无垢不躲不闪,被打之后,就着冰冷的积雪缓缓跪下:“母亲息怒。”
    沈绾冷笑:“你让我息怒?我看你是想要气死我!”
    “母亲言重了。丹珠用了巫蛊之术,迷惑母亲的神志,罪该万死。”
    “你杀他,可有问过我的意见!”沈绾双目含泪:“便是他用了巫术又怎么样!他能让我看见你的父王,天天都能看见……你的父王不在了,你也离开这里……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心里好难受……”
    “母亲……”楚无垢把她拥进怀里:“都是孩儿不好。”
    沈绾伏在楚无垢身上,崩溃般的放声大哭:“你别走了,留下来陪着为娘吧。”
    楚无垢沉默着,无言以对。
    他不能撒谎,也无法吐露真情。能做的,唯有将自己的母亲搂的更紧一些。
    沈绾见这样求儿子,都得不到回应,心灰意冷之下,一把推开他,径直走了。
    楚无垢静静站立片刻,也回了屋。
    是夜,楚无垢正在同阿澄他们谈论事情,王英突然冲进来,满脸激动:“主上,陛下,陛下来了!”
    “什么?!”饶是楚无垢心性沉稳,也被这句话惊的几乎栽倒:“你是不是看错了?”
    “陛下才进了院子,正和夫人说话呢,属下看的真真的!”
    一股狂喜涌上楚无垢心头,他再也顾不上什么所谓的礼仪,优雅,一路向外疾奔而去。仿佛一个孩子般,跌跌撞撞,心急如焚。
    跑到一株垂柳下时,就看见了清冷的月光下,少女一身厚厚的大红羽缎斗篷,几乎遮住了整张脸。风一般飞扑过来,语声微微哽咽:“阿楚,阿楚!”
    楚无垢死死搂住这个他日思夜念的少女,恨不得揉进骨血里,眼眶也控制不住的湿润起来。
    他拂开少女脸上的乱发,露出那张略显憔悴的脸庞,用手指一遍遍的摩挲着,嘶哑着嗓音说道:“傻子,真是个傻子……”
    曦月呜咽着说道:“阿楚,我想你,真的好想好想。”
    楚无垢使劲点头:“我知道,我也想阿月呀!”
    七珠抹了把泪,开始撵人:“都走,都走。杵在这儿想当木桩子呀?也不嫌碍眼!”
    沈绾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心潮起伏,似乎看见了久远前的自己。她静静地站了片刻,才扶着金枝走了。
    楚无垢拉着曦月回了屋,让她坐下。半跪在她面前,将她布满勒痕和冻疮的手指盖在脸上,半晌才又抬起头问道:“阿月,如果有一天我不能陪你了,你会不会想我?”
    曦月立刻瞪圆了眼睛:“阿楚你是不是要娶媳妇了?”
    楚无垢笑了:“怎么可能?”
    “我可告诉你,反正我不同意你娶媳妇!朕是天子,朕的话就是圣旨。还有,你得一直陪着我,绝对不许说离开!”
    这样霸道的话,这样嚣张的女孩子,楚无垢却觉得满心欢喜,低下头,亲了亲她的手指,含笑说道:“好,微臣会一直陪着陛下。”
    一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曦月只比楚无垢晚到凤栖山两天,见到他后,心情放松,疲倦便排山倒海的汹涌而来,只说了几句话,就连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楚无垢忙吩咐下人烧热水,打算给她沐浴。可是还不等热水送过来,曦月已经半倚在靠背上睡着了。
    楚无垢为她除去鞋袜,盖好被子,又默默的看了她很久,才吹灭蜡烛,悄悄的出了屋子。
    --

章节目录

送卿上青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杨柳轻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柳轻盈并收藏送卿上青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