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金枝走后,楚无垢站在窗前,手指轻轻叩击窗棂。一条黑影身姿灵巧的出现在院子里,倒头就拜:“主上,您可算回来了。”
    “那封飞鸽传书是怎么回事?”楚无垢冷冷的问道:“我才离开几个月,你们胆子就大了!”
    黑衣人仰起头来,竟是个面目娟秀的女子,诚惶诚恐的回答:“属下并不曾给主上写什么书信呀?”
    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属下也有要事,向主上禀报。”
    楚无垢坐回椅子上,疲惫的揉着额头,说道:“什么事?你说吧。”
    这是他特意留在母亲身边的人,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母亲的周全。
    “属下发现,夫人最近和一个神秘人来往十分密切,这个人属下仔细的打探过,依旧对他一无所知。属下正准备给主上飞鸽传书,没想到主上就回来了。”
    “夫人最近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夫人对这个人言听计从。小事也就罢了,偏那人问夫人要了十名童男童女,说是练功用,夫人竟也给他准备了……”
    楚无垢眉头深锁,沈绾因为身体不好,长年茹素,最是信奉菩萨,心肠也很慈悲。这种事情实在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
    这个人在自己走之前,务必要除去,否则一定会酿出大祸。
    金枝领着丫头们进来,给楚无垢送来膳食。满满一桌子,都是他爱吃的,依旧把他当成一个孩子般,一个劲儿往他碗里夹,生怕他吃不饱。
    沈绾因为被毒伤了根本,常年卧床,楚无垢是金枝一手养大的,两个人的感情格外的好。金枝一直没有嫁人,几乎把楚无垢当成儿子看待。
    楚无垢假装无意的问:“夫人最近可有什么事情在忙?”
    金枝没想到他竟然问的这么直接,脸上掠过几丝慌乱,回答道:“除了吃斋念佛,夫人还能干什么呀?”
    楚无垢长长叹息:“乳娘,你自来不会撒谎,每每一撒谎,鼻尖都会泛红。”
    金枝蔫儿了:“其实夫人做的事,老奴也不赞同,可惜老奴人微言轻,说什么也不管用,夫人还不让老奴告诉王爷……”
    “那乳娘就具体和我说说。”
    半个时辰后,金枝离开。
    王英担忧的问:“主上,这个人如此恶毒,居心叵测,我们不能不防。”
    “让姜堰去查吧。”
    楚无垢挥挥手:“我想睡一会儿。”他实在是太累了。
    王英悄悄退下,才出了屋门,眼泪便掉了下来。离开凤栖山,前往宣京城的时候,主上的身体是何等的康健,这才不过短短一年的功夫,他的身体竟衰败至此。
    短短一个月的行程,他就晕过去好几次!幸亏有,霍金山随行,否则只怕情形会更严重。
    楚无垢很快沉沉入睡。
    梦里,他又一次见到了师傅,容尘子
    容尘子面容微微苍白,哀伤而又焦虑的说:“垢儿,别再执迷不悟了,为师探查到你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快随为师回来吧!”
    楚无垢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徒儿不孝,让师傅受累了。”
    “快到为师这边来!”容尘子伸出手去,殷殷切切:“那个丫头本来就不是天命所归,你就算拼尽全力扶持起她来,她也难以为继。你难道还能陪她一辈子不成?”
    楚无垢苦笑:“能陪一天是一天吧。我对不起她,唯有如此才能弥补一二。”
    “傻子,傻子!”容尘子无奈摇头:“既然你执意不肯随我回去,说不得为师只好采取强硬的手段了。”
    言毕,不等楚无垢说话,便已转身离去。
    楚无垢醒来,已是暮霭沉沉。他随手擦了把脸,便去母亲那里请安。
    沈绾依然不给他好脸色。楚无垢只当不曾看见,依旧言笑晏晏。
    至晚间,姜堰来回禀:“属下查到,这人名叫丹珠。”
    原来是丹珠!
    回清河郡的路上,楚无垢就接到箫铮的书信,说他已经成功的离间了夜族人,让丹珠无处容身,最后不得不离开夜族,不知去向,原来竟是来了凤栖山,把主意打到了沈绾身上。
    楚无垢目光狠厉,丹珠,你自投罗网,可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夜色深沉,天上一轮明月在冬夜的衬托下,仿佛冰轮,射着幽幽的寒光。
    楚无垢对月凝望,脑海里全是那个娇俏的少女,已经分别一个月了,阿月,我好想你,你可想我?
    他却不知道,他想念的少女,早已抛开京都的诸多杂事,一路快马加鞭,向凤栖山赶来。
    --

章节目录

送卿上青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杨柳轻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柳轻盈并收藏送卿上青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