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次拿到了工资,走进了商场花掉半个月的积蓄买了一个钱包。
    齐星源会在周末的时候去写生,林宛从陈柯文的嘴里得知这一次的地点,问起来的时候他满脸的欲言又止,她只是笑一笑。
    他们两人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她知道的。
    这一次写生的地方在苏州,林宛坐着旅游大巴一大早就出发了。
    缘分就是那么奇妙,她只是转了一小时,就在一处树荫下找到了齐星源。
    他还在调色,苏州的夏天很热,他带着遮阳帽缩在那里,身上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时不时的抓几下。
    林宛就在不远处的小店里买了些东西,跟店家要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看他画画。
    一待就是一整天,他不吃不喝的原地坐了五六个小时,林宛也看了他五六个小时。
    等他开始涮笔了,林宛才悄悄走近。
    “阿源。”她唤他,可是那个人头也不回理都没理。
    她蹲坐在他旁边,像只无家可归的幼犬,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收拾画具。
    齐星源把椅子还给了店主,又买了些伴手礼当作感谢,也不等她就自己自顾自的往前走。
    林宛就走在离他五米的地方寸步不离,跟着他进了一家小吃店。
    他点了一份馄炖埋头就吃,根本不管她。
    林宛也不生气,她就坐在他对面,心满意足地看着对方吃饭。
    这之后林宛就跟在他后头走了很久,走到她双脚发痛了齐星源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晚上也是闷热的,她不知道是不是要叫他停下来,总不能漫无目的的走一整夜。
    思索了一阵,林宛直接快走几步上前到他旁边,也不在意他会不会拒绝,直接拉住了他的手。
    “回家吧。”她有些紧张,担心齐星源会直接甩开她的手,或者是冷嘲热讽几句,哪一种都是她不愿意面对的。
    可是他没有,就这么被他拉住,不迎合也不反对,但是依旧没说话。
    林宛一手拉着他,一手拿出手机叫车。
    他们来到一处公交车站等车,两个人十指相扣的地方出了细细的汗。
    林宛在灯下打量他,“你瘦了。”她摸了摸齐星源没什么肉的脸颊,瘦了之后他的眼睛显得更大,让人好不怜惜。
    他还是沉默,一副随你怎么着的样子。
    车还有十多分钟才到,林宛见他不搭理自己,安静的拉着他的手站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往齐星源那里看。
    “你哭什么。”她瞬间慌了神,翻开挎包找纸巾给他擦眼泪。
    男人一言不发,甚至都没有哭出声音,只是眼泪一滴滴的往外冒,听完林宛的话扭过头背对她。
    “别哭。”林宛强硬的扣住他的脸朝向自己,轻柔的给他擦眼泪,可是她的林妹妹到了伤心处,眼泪擦也擦不干。
    她踮起脚亲上去,将眼泪一点点吻走,吃进嘴里是咸的。
    这时候车来了,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们两眼,问她手机尾号是不是xxxx。
    上车后齐星源倒是止住了眼泪,哭后眼角红红的,和他高潮时的模样如出一辙。
    林宛报了高铁站的地址,手腕被他扣住,
    “不回去。”他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委屈到了极点,立刻勾起了林宛怜香惜玉的心思,恨不得掏了这颗心全给他。
    他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一间大床房。
    林宛帮他拿下背包,带点讨好又小心翼翼的询问:
    “要不要一起洗?”
    油肚:
    写小齐哭戏的时候我笑得好猥琐
    极乐世界(新书猪300)<极乐窝(3p不纯肉了)(老油肚)|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η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95476/articles/8352893
    极乐世界(新书猪300)
    齐星源依旧是那副沉默是金的样子,林宛只得当着他的面一点点脱下了衣服。
    她拉住他的手,往自己身后触摸内衣的暗扣,两个人一起将内衣解开,露出了里面小巧白嫩的乳房。
    奶尖的刺激还不够,只是微微的突起一点,林宛握齐星源的手指,在自己的乳晕上打转,又用指甲轻轻刮了刮乳头。
    那里一点点的硬起来,乳晕的颜色也有所加深。
    她用虎口捧起了奶儿往他胸膛上上下下的蹭,对方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能够强烈感受到那翘起的乳尖摸索着自己的肌肤。
    男人一动不动,但是林宛才不相信他能做柳下惠,手往下隔着牛仔裤摸他的下体,已经硬得一手都包不住了。
    她跪坐在齐星源的脚边,凑过去用牙齿咬住了他裤子拉链,一点点的往下。
    之后又熟练的解开了纽扣,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内裤。
    里面的鸡巴正蓄势待发,她稍微往下拉了一点点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甚至打到了她的鼻尖。
    林宛握住了肉棒贴在自己脸颊旁,那火热的巨物仿佛能够将她融化。
    裤子落了下去挂在齐星源的脚腕处,他冷眼旁观,看见女人张口一点点的含住他的龟头。
    这滋味儿当然比用五指姑娘舒缓来得更加舒服,开了荤之后又怎么可能断得干净。
    好几个夜里他躲在宿舍里看着这个可恶淫妇的照片撸出一股股的精液,他又爽又恨,恨着恨着又变成委屈。
    从小到大也不是没有人对他说难听的话,高中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些男人对他七嘴八舌,有的是因为嫉妒,有的是因为爱慕。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言语伤害有多大,那一张小嘴怎么能吐出那样的话呢,将他整颗心捏碎成一块一块的烂肉,拼也拼不起来。
    齐星源捏住了林宛的脸颊,将鸡巴从她嘴里拔了出来。
    他眼睛含泪的看着那张红艳艳的嘴儿,吃鸡巴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吻起来是什么味道,舌头的温度和黏湿勾人,他通通都知道。
    “你怎么能那么伤人。”柔弱的爱人眼睛一眨,几滴泪就往下流,滴到林宛的膝盖上,她仿佛被灼伤。
    “对不起,对不起。”她跪立着抱住了齐星源的腰,抬着头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和他道歉。
    玻璃心男人不理她,挣脱开她的手,把衣服往上一脱就走进了浴室。
    齐星源进去开始放水,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那个负心女,怒火席卷而来,烧的他头突突的跳,正把手上花洒往地上一甩,转身就看见期期艾艾站在门边的人。
    她赤裸着身体,下面的毛刮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里面白嫩的鲍肉。
    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两下,喉结那里上下滑动。
    他太想她了,哪里都想,想那小逼死裹自己的鸡巴,想要小小的嘴巴给自己做深喉,想那后边儿的小口把精液都吸出来。
    下面硬得发痛,恨不得现在立刻上前就给她扑倒狠命往死里插,插得她再不敢说伤人的话,干得她再也不敢说不要自己。
    齐星源说做就做,几步上前扣住她的脖子往后,就要死死撞上墙壁的时候,又拿手挡住。
    他放开她,抓起林宛两只腿就抱起来缠住自己的腰,下面轻车熟路的撞进了小穴里。
    短暂分离,又回到了他的极乐世界。
    油肚:
    我是不是好久没有写3p了
    心肝<极乐窝(3p不纯肉了)(老油肚)|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η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95476/articles/8359559
    心肝
    他没有像以往一样放肆呻吟,要有多风骚就有多风骚。
    年轻男人沉默着肏穴,鸡巴不要命的往里捅,就想着要身前的女人痛长长记性。
    林宛温柔的缠住他的脖颈,伸出舌头在他脉搏上舔吸,留下一串串的红色吻痕。
    “痛吗?”齐星源捏住她的两侧腰,额头抵着她的,两个人呼出的起都交缠在一起,嘴巴偶尔碰上但是就是不亲下去。
    她轻轻撞了一下他的头,扯着他的耳朵,也没有很用力,亲昵地道:“你是我甜蜜的负担。”
    “你从来不明白。”她又舔了舔他鲜艳的嘴唇。
    “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齐星源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牙齿细细的轻咬她的肩膀,他什么也没说,整个耳朵通红一片。
    他抱住了林宛的腿,边走边操,情到浓处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后腰发力一下下的冲撞。
    好不容易到了床边,他手一放就把她摔在床上,扣住她的手臂往上,花出去的阴茎又牢牢插了回去。
    低头就舔上了女人的奶子,凭着一腔横冲直撞的那股傻劲,毫无技巧的给她舔乳头。
    林宛揉着他柔软的头发,比起情人,她更像养了个儿子,谁说女人没有养成的癖好,男人在自己手里从青涩变得熟练,让她成就感十足。
    齐星源的手没规矩的往下滑,捏住了她的阴蒂,手指顺时针打转。
    阴蒂比阴道更为敏感,林宛被他一捏就有种想要尿尿的感觉,阴道里也快速分泌出水,鸡巴插进插出带着噗嗤噗嗤的水声。
    他们换成了后入的姿势,他先是揉着她挺翘的屁股,后来手贱的上手就开始扇打。
    先是小心翼翼的没放什么力气,几下之后看见林宛没有像往常一样骂他,立刻就给点颜色开染坊,左右齐扇,啪啪作响。
    林宛的脸埋在枕头里,一开始她是极不喜欢打屁股的玩法,觉得除了痛就是痛,但是习惯了也能得了乐。
    愧疚感一来她就想要齐星源消气,安慰的方式则是让他在床事上彻底满足。
    打着打着齐星源又觉得不够,一只手又向下,来到了她闭紧的后穴,先是半截手指在里面浅浅地戳,后来加成了两根,在里面不断的按压着软肉。
    林宛开始呻吟,可是他想听的更多,就跟她说:
    “你叫些我喜欢的,我就原谅你。”
    这还是他今天第一次示弱,林宛立刻上道,“快干我。”
    “爽吗?”
    “好爽…啊…再用力一些。”
    齐星源还是不准备放过他,将她整个人翻过来,吻了吻她满是汗的额头,又问道:“小母狗乖乖把屁股摇起来。”
    他们换了女上的姿势,林宛在上方扭着腰扭着屁股让他入得更深。
    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她的臀部,房间里是啪啪的巴掌声和噗嗤噗嗤的水声,好不淫靡。
    他拉着她的手一点点往下,来到了器官交合的地方,摸得一手的水。
    稍微插出一点鸡巴,让她摸那火热的地方,“这是什么?”
    “大鸡巴。”林宛从善如流,知道他想听什么。
    她故意收了一下下体,屁股就被男人甩了一巴掌,“裹那么紧,差点夹射了。”
    这才二十多分钟,虽然齐星源好久没做了正是敏感的时候,但是还是不想在这么快就射出来。
    他们俩都是一身的汗,没洗澡就开了炮,但是齐星源一点都不嫌弃,亲着嘴搅着对方的舌吃得不亦乐乎。
    身下的床因为上边儿人猛烈的动作咯吱搁置的直响,酒店隔音不好,他们的动静又不小,左领右舍绝对听得到。
    “啊……”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这对野鸳鸯吓得停下动作,僵着身子动也不动。
    “干死你个小骚货。”紧追而来的是男人的辱骂声,和身体抽插的声音。
    “用力干我….啊….快。”
    那边战火连天,齐星源也没闲着,跟隔壁男人较上劲了,扭着屁股就快速的插着林宛的穴儿。
    “阿宛….阿宛。”
    “插的你美吗?比起你老公怎么样。”林宛狠狠捏了一下他的手臂,胡说八道些什么。
    他一边插穴一边听那边在说什么,不过没过多久,那边就歇菜了。
    他凑到林宛耳边,像个孩子一样邀功:“你看我是不是挺持久的。”说完又狠狠的插了几下,蛋蛋打在她的股缝那里又是肉体碰撞的声音。
    林宛捧着他的脸,看他发红的眼角和亮晶晶的眼睛。
    “你真好看。”她吻上他的鼻尖,爱不释手的摸着他的脸颊,对方听了他的话羞红了脸。
    这个人极少和他说情话,他们开始得糊里糊涂,现在的关系还是糊里糊涂。
    谁不喜欢听爱慕的人说自己的好话,他也不能免俗,虽然有副好皮囊这一点他从小到大都深有感触。
    “心肝。”她第一次这么叫他,拍着他的背,一声又一声的唤,唤得他骨头都酥软了,心都化了。
    然后他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温温热热的液体进入她的巢穴里,射完也没有拔出来,就这么插在一起合二为一。
    “我对你意味着什么?”他俩躺在床上,下边儿还是连在一起,林宛一只腿缠住他的腰。
    “你是我的齐褒姒,是我的齐小乔。”齐星源的文科烂得一塌糊涂,听也听不明白,只是好像是很重要的样子,他就很满足了。
    油肚:
    为了这次更新我动森连新盖的房子都来不及打开看(暗示某种亮亮圆圆的东西)
    HáǐTáǹɡSんùщù.CΘм
    --

章节目录

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面粉在找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面粉在找水并收藏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