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与哥哥通奸巧舌变奸淫
    明帝缓缓从香妃身后绕了出来,看了看林慕白。
    香妃忽然闯入,让林慕白措手不及,可既然被发现了,他也没什么好藏的了,更何况面对是个如此美艳的女子,他更没什么害羞,坦然的露着鸡儿,也不急着遮掩。
    可是看到明帝,他却手足无所起来,赶紧用手遮挡,狼狈不堪。
    “驸马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明帝的表情淡然,可眼神里已然燃起了怒火。
    真族荒淫,早先不识纲常,他们崇尚生育,女子却不易受孕,所以一家娶了女子,经常是全家男子一起帮忙,每日里灌满精水,只为能早日受孕,因着都是血亲,也不觉会乱了血脉。
    如今入主中原,虽是开化,少了那些乱伦之事,不过后妃们在皇帝知晓或应允的情况下,与皇族本家男子交合,亦不算什么大事。
    林慕白虽入赘公主府,却只算外男,更何况这般偷偷摸摸,让明帝如何不生气。
    “屋里太热了,所以臣就……”
    “热也不至于把裤子都脱了吧!难道上次,驸马冲着我掏出鸡儿,也是热吗?”香妃怒道。
    其实一切都是巧合,香妃并非特意来捉奸,只是恰巧看到林慕白进了敏贵妃的宫殿。
    因着公主有孕,不能侍寝,林慕白这些日子憋坏了,那日在宫内偶然撞见了香妃。
    他曾听人说过,这香妃最是好色,虽然宫中为久未侍寝的嫔妃设置了玉势公公可以解欲,然而其他嫔妃都是敢想却不敢做,唯独香妃毫无羞涩,公然索取。
    如今他瞧见她美色,又想起那些传闻,便一下动了心思,下身膨胀欲裂,三言两语之间,便掏出了鸡巴,只求来个情投意合。
    然而香妃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他。
    只觉自己被羞辱,香妃便想要去告状,然而她怕林馨儿偏袒自己哥哥,便是特意拉上了明帝,没想到便是撞见了这一幕。
    虽不算捉奸在床,可是在场的都是过来人,发生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皇上,你误会了!”
    “这还能有什么误会呢?”香妃冷冷一笑。
    幸好她及时让林慕白拔出,整理了衣衫,没有被捉奸在场,所以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林馨儿看了林慕白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说到,哥哥,对不起了。
    她眉头蹙起,冲着明帝抽了抽鼻子:“哥哥掏出那个东西,说要那个的时候,臣妾也是吓了一跳!可是他是臣妾的哥哥,臣妾想着家丑不可外扬,便没有叫人,只想好好劝说,可是男人冲动起来,皇上你是知道的……臣妾力气小,又推不开他……幸好皇上来了,不然只怕……”
    她娓娓道来,表情做足,就差声泪俱下了。
    若是林馨儿所说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会相信,可她这般言语,却也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有错,可她却也是被害者。
    明帝看着两人,一个脱得只剩贴身的内衫,下身光裸,一个却是衣冠整齐,倒也不像通奸的样子。
    虽有疑惑,明帝却摆了摆手:“就这样吧!”
    “可是,就这么放过林慕白吗?”香妃气急。
    “今日起,驸马林慕白不得离开公主殿,以观后效。”明帝知道大公主喜欢这驸马,可她如今生怀有孕,受不得刺激,便不想将此事闹大。
    “对了,此事先不要跟蕊儿说!”
    事情可算过去,林馨儿总算松了口气,然而她知道,明帝必然对自己有了嫌隙,为了维系两人的好感,她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弥补。
    于是林馨儿想到了大公主殷蕊。明帝最是宠爱这女儿,若是讨好了她,便也变相讨好了明帝。
    于是,她特意叫人在宫外搜罗了许多安胎养生的秘药,送入了宫中,却并未直接送到公主殿,而是让明帝转赠。
    “你怎么知道蕊儿有孕了?”明帝特意叮嘱太医先不要将此事外扬。
    “那日大哥说起的。”林馨儿低垂了眼眉,又做伤心状,“臣妾上次小产,丢了皇儿,却也希望大公主能平平安安生下孩子。”
    林馨儿讨好公主的同时,又搬出了自己惨痛的经历,博取同情,不可谓是一石二鸟。
    然而不过半月,大公主还是小产了,这本也与她无关。可正因为她曾经送过秘药,却也将她推向不复之地。
    79.巧计下贵妃失宠驸马被休
    虽然大公主有孕的事情没有外传出去,可是她小产的消息却不胫而走。
    香妃原也没太在意,只是去看望了公主一回,离开之时便瞧见宫人们在整理东西,其中有不少药物。
    她随口问了一句,宫人便说,是敏贵妃那里送来的安胎药,如今用不着了,便是整理入库。
    听到敏贵妃,香妃脑中闪过些什么。
    她特意去了太医院询问了公主小产的情况。
    消息传开了,太医们也没有什么好再隐瞒,便也如实相告,似乎并没有什么蹊跷,公主小产与林馨儿送的药似乎没有关系,失望之余,她恍然离去,没想到,却撞见了如风。
    夏婉娩那里的禁令已经撤了,他已可自由进出。
    如风也是刚从太医院出来,知道香妃也打听了公主的消息,又见她如此郁郁寡欢的样子,便也猜到一二,便是善意攀谈。
    香妃并不想会他,可是如风却道:
    “香妃何必如此,你虽与我家主子有些嫌隙,可是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都是被那人害得够惨,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香妃眼睛顿时一亮,如风见到有戏,便也撺掇起来,一拍即合。
    香妃本是个性子直爽的人,并不会绕这些弯弯肠子,如风便也教她,该如何去做。
    香妃一一听来,频频点头,知道这一回总算可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让林馨儿也尝一尝被人诬陷的滋味。
    翌日,她又去看望了大公主一回,闲聊间,便是又谈起了小产之事。
    “本是好好的身子,怎么忽然小产,你最近是不是忍不住行了房?或者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
    “香妃你胡说什么呢!”殷蕊小脸微微发红,“太医叮嘱过了,父皇也责令过驸马们,才没有做呢!不过吃的话……”
    殷蕊沉思了一会:“原每日也就两碗汤药,后来又服好多药丸,他们说是敏贵妃送的。”
    “我知我便该早早过来看你,教你些养胎的法子,毕竟我也是生养过的,有经验,可惜皇上封锁了消息,也不知敏贵妃如何知晓……说来,敏贵妃她自己也是小产,没保住胎,如何懂得……啊,莫不是那药有问题?”香妃故作恍然大悟。
    “太医都看过了,说只是些寻常的安胎药?应该没有什么不对。”
    “所谓满则溢,补药吃多了未必就是好,要对症下药才对。你怀胎不过两月有余,胎儿身形都未长成,根本不可大补的。”
    “啊?难道是补药吃多了?”
    “想来是有些关系。”香妃按着如风教的慢慢说着,“说来她自己也是小产之前便是猛吃甜羹补品,怎的到了你这里,却也忘了自己教训。”
    “难道她是故意的?可她为什么要害我?”
    “公主多心了,想必是无意的吧。”这也是如风教的以退为进。
    香妃要做,不过是让殷蕊对她产生怀疑,去向明帝告状。
    他们说什么明帝未必会信,可是大公主的话,皇帝却绝对会上心。
    大公主自小便是被捧在手里心养大的,人人敬着她宠着她,哪懂后宫中那些尔虞我诈,她单纯却也并不愚笨,香妃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她自然听了进去,不过最后却还差一个理由。
    而这理由,却不是如风教的,而是她心中真的不甘。
    又闲聊几句之后,两人自然而然说到了驸马,香妃忽然冒出一句:“公主,可要看着点你家大驸马呢……”
    “你为何这般说……”
    “那日,你家大驸马……算了,皇上说过不能让你知晓。”
    “你说呀!“香妃越是这般,殷蕊越是着急,“我答应你,不会说是你透露的。”
    “好吧,那我就说了。那日我和皇上去天玑宫,没想到便撞见驸马和敏贵妃两人……”香妃便把那日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虽说,敏贵妃说是驸马强迫她,可是你知道的,敏贵妃是驸马的亲妹妹,两人自小便一起长大,关系最是要好,而且我瞧驸马那活儿上还是湿漉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进去的时候,两人刚做完!”
    香妃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当她看到殷蕊的脸色,便知道,这计谋成功了,于是乎,又补上关键一刀:“对了,也就是事之后,敏贵妃一直给你送补药的吧……”
    香妃刚离去没多事,殷蕊便哭着去明帝那里告状了。
    他们具体说了什么,香妃并不知晓,只知道,第二日,明帝便下了圣旨,说是敏贵妃身子不适,不易操劳,夺了她代理后宫职责,交由了宛贵妃。
    很快,林家两位大小驸马,也一封休书,被大公主双双退货。
    80.满头绿帽的皇帝终于被气死
    林慕晚并未犯错,不过因为早泄,早已失了宠,如今大公主迁怒林慕白,又被苏公子在一旁怂恿,便干脆将兄弟两人都休了,遣出宫去。
    林馨儿的事尚且不说,她虽被夺了代理后宫之权,可毕竟位分还在,而林家两位公子被休,却是让林尚书在朝中丢尽了脸面。
    而很快,京城便有小道消息传出,林大公子被休是因为与自家妹妹乱伦被公主抓了现行。
    虽说兄妹之间发生些什么肉体的关系,在真族的贵族里算不得大事,可是京中百姓却多为汉人,朝中也有许多汉族的官员,这等有违伦理的事情显然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
    林大公子的事情在京城里炸开了锅,因为太过轰动,以至于林二公子因为那方便不行的才被休的传闻,也无人关注了。
    林家的声望一落千丈,连着仆人出门,都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宫中,民间的传闻,本也不足皇家为道,然而那传闻的女主角,林慕白的妹妹,却是明帝的嫔妃,这无异于公然给皇帝带了绿帽子。
    明帝一气之下,再度病倒。
    朝中下了禁令,不准任何人再提此事,并且在宫中彻查谁传出的谣言。
    后宫中的嫔妃个个都想掌管后宫大权,可这事情真落在自己身上,夏婉娩却也叫苦不迭,难怪之前双皇后累的病倒,原来后宫里有那么多事情要皇后过目。
    她伸了个懒腰,如风赶紧上前,帮她捶背:“其实公主也未必要样样过目,选些重要的处理一下便好。”
    “重要的……”如今后宫里最重要的,便是要查出谁将消息传到了宫外。
    夏婉娩沉吟片刻,抬头望向了如风:“那消息可是你传出去的?”
    “公主为何觉得是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呢。”如风眨了眨眼:“不过公主似乎并不惊讶呢?”
    林馨儿未入宫之前便与大哥林慕白偷偷摸摸,除了没有插入,能做的都做了,如今在这宫中相会,再度偷情,便如她和林慕晚旧情复燃一样,自然不会让夏婉娩感觉意外。
    想到林慕晚,夏婉娩却也哀叹,与他果然有缘无分吗,虽是在后宫相聚了片刻,可是为怕闲言,却也只得装作陌路,如今却又天人两隔。
    “公主又在想他?”
    那个他字出口,两人知道说的是谁。
    夏婉娩点了点头,却也自嘲地一笑。
    在如风的帮助下,夏婉娩很快查出了传谣之人。
    没想到,始作俑者竟是大公主自己,她倒也是无心,只是在姐妹们聚会上不甘心地空速起驸马,于是乎消息不胫而走。
    当夏婉娩将这答案告诉明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明帝怔了一怔,脸色似乎比刚才又苍老了几分,林馨儿赶紧遣走两人,叫了太医过来。
    林馨儿知道明帝并未将她打入冷宫,或者贬了她的位分,便是还留有余情。
    香妃可以重新复宠,她定然也可以。
    明帝病榻之间,她没日没夜精心伺候,便是比那贴身的太监照顾地还要周到。
    人在衰弱的时候,理智也会不清起来,明帝慢慢忘记了林馨儿做的那些事情,反而处处依赖着她,只觉日日守在病榻前的她,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馨儿,等朕病好了之后,定然封你为后。”
    明帝拉着林馨儿的手做下了承诺。林馨儿满心欢喜,却没想到,她没有等到那一天。
    明帝因为中毒身子本也衰弱,不过是靠药物维持着光鲜的样子,如今再次病倒之后,那残毒便继续开始侵蚀身体,终于药石罔效,驾崩了。
    先帝驾崩,太子殷盛意便正式登基,夏婉娩因是太子的义母,便被尊为了太后。
    按着惯例,皇子们会在在新帝登基后进行册封,随后便带同家人一起前往封地。
    “皇上,我想将庆儿留在宫中,不想让他同敏太妃去封地。”夏婉娩求见殷盛意,直接道出来意,“庆儿的生母与我是最要好的姐妹,我本答应她好好照顾庆儿,可是阴差阳错之间,却被敏太妃收养,所以我想让她留在我身边。”
    “可是宛母妃已经有我这个义子了,怎么可以贪心,又要收养别的皇子呢。”殷盛意显然不太愿意。
    “可是她那般歹毒心肠,我怕她对庆儿不利,因为……”
    “因为什么?”
    殷盛意不同明帝,与她关系非同一般,夏婉娩也终于大着胆子说出:“因为庆儿的生母便林馨儿害死的,非但是她,先皇后死也有她有关。”
    81.奸人伏诛开始性福的太后之路
    夏婉娩说的先皇后,是明帝的原配,双皇后的姐姐,可殷盛意却是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的母,惊讶道:“母后也是她害的吗?”
    双皇后被气到吐血之后,夏婉娩便被软禁了起来,自然也无法打探到宫中的消息。不久后双皇后便殡天,她虽也震惊,却也未曾多想。
    如今,殷盛意这般说来,她却也觉得不无可能。
    凌巧儿被林馨儿下毒害死,香妃被她诬陷贬了位分,差点失宠,自己也因她一番话被皇上误会,亦是软禁起来,但凡恩宠的嫔妃或多或少都受她迫害,而她则步步高升,离着后位仅差一步……
    以此看来,双皇后的死必然也有她有关系。
    想到这里,夏婉娩点了点头:“我想多少是有些关系,可是我并无证据。”
    “证据?”如今的殷盛意已经是一国之君,沉稳了许多,刚才一时激动劲头,此刻倒也冷静下来,“那宛母妃如何知晓敏太妃暗害当年的巧妃。”
    夏婉娩便把当年在御花园偷听之事告诉了殷盛意。
    听到那歹毒的方法,殷盛意倒也吃了一惊,转儿又是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原来我姨母也是他们害的!我定要为母后和姨母报仇!”
    “可是过去那么久了,我们没有证据啊!而且你别忘了太皇太后也是姓林的。”若有证据,夏婉娩也不会拖到如今。
    “宛母妃可是忘了,如今我是皇上了,要做什么谁拦得住我,没有证据,我们找便是。”殷盛意得意一笑,“宛母妃并不在朝堂,所以不知,如今的林家也不是以前的林家了,朝中可没人再护着他了。”
    下毒之事必然与刘院使他们有关,殷盛意雷厉风行,捉拿相关人员审问,然而问,自然没有人承认,还一幅明帝都敬我三分,你可不能随便动我的姿态。
    殷盛意才不管这些,直接用了大刑。
    太医们本也养尊处优,如何受得了这般皮肉之苦,没几下便全部招认,签押画供。
    “宛母妃,你瞧这证据不就来了吗?”
    “怎得这般莽撞!”夏婉娩的印象里,殷盛意一直是乖巧,却不知道,做起事来,竟是比明帝还要冲动。
    当殷盛意拿着供纸扔在林馨儿面前的时候,她忽然一把抢过那纸张吞进了口中。
    殷盛意也不阻拦,只冷冷一笑:“没关系,我还可以让他们重新画供。”
    林馨儿却也并不理会新帝,只是望向了他身旁的夏婉娩:“果然我一开始的预感是对的,你会成为我最大的敌人,我想尽了办法压制你,可是你的运气总是那样好,处处能遇到帮你的人。你我虽都未曾登上后位,可最终你却成了太后。”
    “我从未想过与你争什么。”夏婉娩低垂了眼眸,此刻林馨儿虽然浮法,可是她心中却毫无胜利的喜悦。
    林馨儿苦涩一笑,眼角却无声地淌下两行泪水,许久,她抬起头再次望向夏婉娩,道:“宛太后,希望你能放过我的家人。”
    说罢,林馨儿突然起身,一头撞向了廊柱,鲜血迸溅,当场毙命。
    按着律例,这般谋害后妃,是要满门抄斩的,可是林家还有林二公子,还有她的曾经的婢女梨花,即便林馨儿不说,夏婉娩也会求情。
    如今她便也借着林馨儿之口向殷盛意求情,新帝犹豫再三,答应下来。
    之后,便是去找那位如今已经成了太皇太后的那位,然而到了昭阳宫,宫人却说,太后安寝还未起来,眼见着新帝大怒,宫人赶紧进去叫太皇太后起来,然而叫了半天却并无反应,宫人走到近前,一摸,才发现她的身体已经冰凉。
    太皇太后自知罪责难道,便服下毒药,早已自我了断了。
    林馨儿既然已死,年纪尚幼的庆王,便无法前去封地,被留在了宫中,名正言顺地养在了太后夏婉娩的膝下。
    庆王五岁之时,如风在宫外请了一位才子,进宫教导小王爷。
    “今日起,你负责教导庆王,每月可以出宫三日回家探亲,其余时间便要长局宫中,直到王爷成年。不过除了这昭阳宫,不可在后宫别处随意走动。”
    听着如风的碎碎念,夏婉娩有些不耐烦,抬眼看了一下跪在阶前的那名男子,想要让他退下,却忽然发现那男子的身形有些熟悉,她心里忽然一动:“你抬起头来。”
    那男子慢慢将身子直起,将脸望向了夏婉娩。
    俊秀的脸庞出尘飘然,完美的脸庞几乎没有瑕疵,只是眼角间布了几道细细的纹路。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夏婉娩的眼眶忽然湿润起来,低喃了一声:“慕晚。”
    ——————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以后便是幸福的3P生活,偶然和新帝来个4P。
    话说还有两个被遗忘的男配,如果各位喜欢,可以留言,写个番外让他们一起加入,无爱的话就算了。
    最后还有个碎碎念,简述下被我砍掉的两条支线。
    ρо18Ьооκ.cом(po18book.com)
    --

章节目录

后宫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青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卿并收藏后宫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