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下去,会直接收不住场吧?
    肖草莓还是决定提醒一下。
    她用力推开傅时寒重重压在她身上的x膛,在他不满地马上又要压下来的时候,抢先开口,“那个……杜……蕾……”
    “你是不是只知道这一个牌子?”傅时寒听她尴尬地提示,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不止。”肖草莓下意识反驳,“我知道很多的,我理论知识很丰富。”
    “说出五个。”傅时寒突然起了逗她的心思。
    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又“好心”地降低了标准,“那就三个吧。”
    “少说一个,我就用皮带ch0u你一下。”他拿起她散落在床上的一缕头发,细细摩挲着。
    莫名地se气……
    是不是长得好看的人,随便做什么动作,都能很容易被人想歪?
    肖草莓摇摇头,看着他偶尔上下滑动的喉结,吞了吞口水。
    “你ch0u我吧,我不说了。”她g脆双眼一闭,呈打字状仰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别说ch0u打了,命都可以给他……
    “你倒是从来都不考虑要矜持一下。”傅时寒调侃道,眸se倒是很诚实地深沉了几分。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沾染上了什么不可控制的情绪……
    他觉得,她这样也好诱人。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肖草莓惊了一下,“怎么这时候还有人来找你?”
    想着,她马上就想起身,“该不会是老师吧?地中海?不要啊……”
    她一边碎碎念,一边连忙捡着床上散落的衣服,囫囵套在自己身上。
    “不是。”傅时寒淡淡回了两个字。
    见她娇neng的t0ngt,又被一件件俗不可耐的衣服遮挡住,心里有些烦闷。
    “我托人买了套。”他又一件件把她的衣服,给脱掉。
    像是在对待什么艺术品一样。
    “你居然……”
    肖草莓颤抖得说出口,“你居然托人买这种东西?”
    “未雨绸缪。”傅时寒敷衍地回了她一句,又沉醉她的肌肤上了。
    他似乎特别钟ai她后脖那一块的娇neng,吮x1了一遍又一遍,却从来不嫌够。
    “嗯……”
    肖草莓觉得又su麻,又享受。
    只是还没哼几句,她就突然惊恐地闭上了嘴。
    “我去……”她忍不住骂了一声。
    傅时寒g着一抹揶揄的笑,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问她,“怎么了?”
    “我刚刚叫得是不是有点大声?”肖草莓一脸惊恐地问,“外面还有人啊!他不会听到了吧?”
    “嗯。”傅时寒只是轻轻答了声,便又附上了她的脖子。
    暧昧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肌肤上,却是很有引人抓狂的魔力。
    但是……
    肖草莓艰难得推开他,“别太放肆了……外面还有人呢……”
    “你要因为那个人推开我?”傅时寒倏然撑起身子,满脸都写着高兴。
    “诶?”肖草莓头一偏,认真地看着他,“这人不是你喊来的吗?”
    “是。”傅时寒还是那副欠他五百万的表情,“你要推开我去见他吗?”
    “大哥,不去见他,我们哪有那啥啥……”肖草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那我们不是就要无套那啥啥了吗?”
    “有什么区别么?”听她这么一说,傅时寒迟疑了片刻,还是问了出口。
    “会怀孕啊!”她真的很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除了智商,是不是什么都没有?
    闻言,傅时寒沉默了,他抿了抿嘴,试探地问,“不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肖草莓当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回。
    她觉得有些渗人,下意识自卫般一把捂住自己的x,“去拿套!快去!”
    “我不。”傅时寒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起了无赖,“你去。”
    “那你起来。”肖草莓准备起身的时候,又被傅时寒给重重压在了身下,“你压着我,我怎么去?”
    她貌似已经被他压过无数回了,却仍然没有吃到过他一次!
    很难受!
    “你自己想办法。”傅时寒压得更紧了,一副他无赖耍定了的样子。
    肖草莓默然。
    原来,他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吗?
    肖草莓顿时玩心一起,在他腰间抓了一把,“起不起?起不起?”
    然而傅时寒不为所动。
    “诶,你都不怕痒的吗?”肖草莓十分好奇地看他,“我超级怕痒的,只要碰到腰就会痒得不行。”
    “是吗……”
    傅时寒突然撑起身子,眼睛微眯,透出一些危险。
    “不是……”
    肖草莓也察觉到了不对,慌忙捂住自己的嘴,慢慢缩了回去。
    “你躲什么?”傅时寒g起嘴角,有些无辜地问,然后手放到她的腰上,就要把她给拎上来。
    “哈哈哈……别碰我……”
    一开始,肖草莓只是哈哈大笑。
    傅时寒挠得过头之后,她又笑出了鹅笑声。
    “鹅鹅鹅鹅鹅鹅……”
    见她一副快要笑晕过去的样子,傅时寒适时收回了手。
    心情似乎也被感染到了,他的嘴角,现在是很真心地上扬着。
    但门外的人似乎就不怎么开心了。
    “砰砰砰——”
    从这铿锵有力的敲门声中,可以听出这人的怒气,已经爆表了。
    “我都忘了门外还有人。”肖草莓连忙推了推傅时寒,“你快去拿啦!这样把人家晾在外面,很不好啦!”
    “你怎么突然台湾腔?”傅时寒永远不在意她话里的别人,现在又来关心她的口音。
    “那人家还不是看你一直不去,怕那人就等啊!”她毫不做作地嘟囔,“这样很不好诶,你是会长大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嘞?”
    “你去好不好嘛……”
    肖草莓见他不为所动,g脆撒开膀子撒起了娇。
    “别别别……”傅时寒有些受不住她的小拳头捶x口,g脆往旁边一躺。
    “自己去。”他状似开恩地开口,眼里却有些狡黠。
    “我去就我去。”肖草莓随便套上两件衣服,就匆匆跑去开门了。
    反正应该也是什么附近百货商店的快递小哥,不会认识她。
    然而事实证明,肖草莓还是太天真了。
    刚跑两步被傅时寒追上来,拦腰抱到床上,又在脖子上啃了一轮就算了。
    望着自己脖子上那一片红yanyan的草莓,他竟然还扔给自己一件他的低领衬衣。
    说是不换上,等下就csi她……
    所以他现在是学了两句sao话,就运用地淋漓尽致了么?
    肖草莓无奈,本着反正也不认识我,没啥关系的心态去开门。
    然而门一开,她就像被雷劈过一样愣在了原地。
    “你……你是……”
    她声音有些颤抖地问。
    这男x的脸,她看了颇眼熟。
    虽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但是看着校服,确定是a中的没错了……
    男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皱着眉,sisi地盯着她这身打扮。
    肖草莓当然知道自己这身是什么样。
    本来穿着男生的白衬衫就是件很暧昧的事情。
    虽然傅时寒的白衬衫很长,差不多穿到了她的膝盖处,但是这样看起来,b她穿超级短裙还要se气……
    而且他又特意拿了件低领的给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全部都暴露无遗。
    肖草莓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捂x口,尴尬地说,“你要是不想说名字没关系,先把东西给我吧。”
    “庞辉。”
    他还是报出了名字,将手里已经攥出褶皱的套,递给肖草莓。
    连他名字,都不记得么?
    还是连他这个人,也不记得了……
    他心情有些苦涩,刚准备走,就被突然站在肖草莓身后的傅时寒给震住了。
    “怎么这么久?”他只穿着睡袍,搂着肖草莓的腰,便从背后去亲她。
    见庞辉还站在门口,肖草莓十分慌张。
    她一边关门,一边躲避傅时寒的侵占。
    可是他的亲吻太过炽热,让她有些两腿发软,连门都有些关不上。
    她试了好几次。
    手被身后的人紧紧缠着,根本派不上用场。
    她只能用已经快站不住的腿,去踹门。
    关了一次,竟然弹开了。
    肖草莓心如si灰地看着门外的人,他竟然就这么ch11u0lu0地看着。
    没有一点帮、她、关、门、的、意思。
    她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丝闪电——
    他是那天那个,在单身派对上一直坐在她旁边不说话的那个怪人!
    难怪说这眼神这么熟悉呢……
    什么都不说,又执着地不肯放弃……
    “他就是庞辉?唔……”
    肖草莓下意识问出口,却在下一秒被攥住唇舌。
    庞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是有过一丝花火的,但是又瞬间被时寒水熄灭了。
    “砰——”
    门倏然关上了。
    肖草莓看着轻易就用脚把门踢上了的傅时寒,有些愤愤不平,“你有大长腿为什么不早用?”
    “我还有更大更长的,你要不要用?”他在她耳边说着荤腥地不行的话。
    “这么下流的吗……”肖草莓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那个人。
    嘴上回应着他,脸颊却诚实地因为害羞而变得绯红。
    “很可ai。”他在她脸颊上啃了一口,随即在她耳边柔声说道,“以后再喊别的男人的名字,我把你的嘴咬烂,听到了吗?”
    “听到了……唔……”
    肖草莓含糊地应着,享受他的亲吻。
    随着一道裂帛的声音,她身上的衬衫,和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傅时寒手里的套。
    都被撕开了。夲呅將在гOUгōUωцっōгɡ襡镓哽薪 請収藏網阯ぐ
    --

章节目录

她强行和校草恋爱了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樱桃炸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桃炸弹并收藏她强行和校草恋爱了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