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男人一台戏
    这天许惠秋在图书馆里被孙铭拦住了,他身边还站着几个狐朋狗友,孙铭故意大声说:“看见没,这就是英文系的系花,不仅长的漂亮,而且勾引男人的手段还很不一般。”
    “许惠秋,多少钱能睡你一次啊,出个价吧,今天晚上就好好伺候一下我这几个兄弟,你放心,你出多少价我都付的起。”
    受到侮辱的许惠秋紧紧抱着书目光充满愤怒,孙铭身边一个男生满脸淫笑:“铭哥,这妞儿的逼说不定都被人艹烂了,不过看起来她的胸挺大的,摸起来应该很爽。”
    此时图书馆的学生们都默默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敢上前帮许惠秋解围,因为孙铭的父母在政府上班,没人招惹得起。
    “哈哈哈哈!”一群人笑了起来,孙铭格外嚣张:“去摸啊,有哥在,你怕什么。”
    听孙铭这么说那男生真的想动手了,许惠秋白了脸厉声呵斥:“孙铭,带着你的人离我远点,不然我就报警了!”
    孙铭看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报警?我多久没听到这两个字了?你报一个我看看?”
    说着他一把拉住了许惠秋的手腕,“臭婊子,之前老子还以为你是一朵高岭之花,没想到也是一个贱人。”
    “闭嘴!”许惠秋气的浑身发抖,狠狠扇了孙铭一个耳光,孙铭恼羞成怒,扬起手就要打许惠秋,这时一把美工刀飞了过来,扎在孙铭的手上。
    “啊!!!”他抱着手惨叫起来,所有人朝美工刀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个目光凌厉的男生走了过来,三两下就把孙铭的狐朋狗友打倒在地上哀嚎。
    许惠秋身子一软踉跄了两步,傅钰一把搂住她,“别怕,有我们呢。”
    许惠秋紧紧攥住他的衣服点头:“他骂我。”
    傅钰看着孙铭的眼神宛如看着尸体,“他骂你什么了?”
    许惠秋犹豫了一下,实话实说,傅钰和庄麟脸色一变,孙铭身子一抖,还在虚张声势:“你们想干什么?我舅舅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庄麟提起来用膝盖狠狠顶了腹部,动作行云流水用了狠劲,孙铭顿时蜷缩在地上叫都叫不出来了。
    但傅钰和庄麟并没有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他们是真的气狠了,一个两个都红了眼,恨不得把孙铭碎尸万段。
    “你他妈嫌命太长了是吧,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
    在傅钰和庄麟毫不留情的殴打中,孙铭连求饶都没来得及就被打晕了,满地都是血,图书馆的学生都吓坏了,许惠秋拦住了他俩。
    “别把他打死了。”她怕孙铭真死了会有麻烦。
    傅钰甩了甩手上的血,对她笑:“乖,没事的。”
    孙铭被闻讯赶来的保安送进了医院,听说他伤得很重。
    孙铭的父母和亲戚都赶到学校来,哭嚎着孙铭是他们家的独苗,让校长把凶手教出来,还要傅钰和庄麟牢底坐穿。
    许惠秋有些不安:“这下该怎么办?我听说孙铭家里黑白两道都有人脉。”
    傅钰一脸无所谓,“死了就死了呗,惠惠,如果我和庄麟被孙铭的家人报复,你会生我们气吗?”
    许惠秋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这件事因我而起,如果他们要报复,我就去找警察,是孙铭有错在先,你们没有错。”
    “宝贝儿~”傅钰搂住许惠秋啵了她一口,满脸都是爱意:“真是爱死你了,不过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
    “真的。”庄麟也吻了许惠秋一下:“有人脉的也不止孙家。”
    沈楠赶来的时候就看见傅钰和庄麟一人拉着许惠秋的一只手笑眯眯的聊天,看起来真是岁月静好。
    沈楠满脸不悦的坐下,语调冷淡:“你们两个倒是悠闲,事情一出就扔给我了。”
    庄麟大大咧咧的回答:“我们俩出体力,你出脑力就好了,怎么样,孙家人解决了吗?”
    沈楠哼了一声,没有否定就是肯定。
    “什么解决?”许惠秋一头雾水,庄麟摸着她的小手不放:“解决就是说,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姓孙的出现在你面前了。”
    听起来好可怕,不过许惠秋这下心安了。
    傅钰眼中闪过一抹幽光,讨好的问许惠秋:“惠惠,我们三个在学校旁边买了一套房子,厨房的东西也很齐全,我们今晚想尝尝你的手艺,可不可以?”
    许惠秋狠狠拧了他一把,疼的傅钰龇牙咧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
    她才不会自投罗网,如果去了,那今晚肯定就是被这样那样。
    傅钰三个一下就泄气了,庄麟捂着肚子哀叹:“惠惠,我刚才打孙铭手指好痛,如果不吃你做的饭,我可能会痛死的。”
    “我也是!”傅钰举手,认真的胡说八道,沈楠不太好意思跟着胡闹,只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许惠秋。
    “好吧好吧,我做就是了。”许惠秋妥协了,但随即警告他们:“不准对我做什么,不然再也不理你们了。”
    “没问题!”三条狼的眼睛都隐隐泛绿光了,不准做什么,总有别的办法,总要让他们解解馋才行。
    下午四人去超市买菜,傅钰闹着要吃鱼,庄麟要吃牛肉,沈楠口味清淡,往推车里放了一盒青菜。
    傅钰和庄麟一直吵吵闹闹,沈楠帮着许惠秋推车,不时轻言细语的交谈,惹的那俩人不满,闹的许惠秋头都大了。
    甜蜜
    这套房子有三个卧室,非常的宽敞,一进门庄麟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许惠秋去了他的房间:“惠惠你看!”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许惠秋顿时就脸红了,一整面墙都是她照片,半裸着的身体充满了诱惑力,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拍下的。
    许惠秋伸手拧了他一下,“干嘛要在房间放我的照片?”
    庄麟哀怨的回答:“当然是为了能天天见到你啊,你都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每次梦到和你做爱做到一半梦就醒了。”
    “快闭嘴吧!”许惠秋气的打他,庄麟嬉皮笑脸的凑到她面前:“你怎么这么霸道呀,连我做梦也要管。”
    “对!”许惠秋凶巴巴的吼他:“不准梦见我!”
    “不准梦见你,那就是说你要天天待在我身边喽?”
    话音刚落,庄麟就抱住许惠秋跳上了床,许惠秋摔得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庄麟就把她压在身下封住她的唇,热情的舔吻她的唇瓣。
    他用舌尖撬开她的牙齿,然后伸进去勾住她的舌头缠绵,交换着津液,房间里响起啧啧水声。
    “嗯……嗯……放开我……”被他的热情侵袭的差点无法呼吸,许惠秋用力推开他的肩。
    终于尝到了她的味道,庄麟怎么可能会放开,他急切地将手伸进许惠秋的衣服里细细抚摸她的身体,手指轻轻重重的捏揉她的乳房。
    三年没有经历过欢爱,许惠秋的身体对庄麟的爱抚产生了下意识的反应,这让她有些害羞,奶尖儿痒痒的,她甚至渴望他亲一亲。
    庄麟双腿之间的巨兽很快充血翘起,他用下体轻轻顶弄许惠秋的阴户,看着她的脸上布满潮红。
    原来她也不是不想做爱,意识到这一点的庄麟欣喜若狂,真想把她按在床上艹的死去活来。
    门外,傅钰刚放下买回来的菜就发现庄麟和许惠秋不见了,他气的用力敲门:“庄麟你个王八蛋,不准动惠惠,赶紧出来!”
    庄麟低低咒骂了一声,咬了一下许惠秋的唇,“都怪你这个小妖精,真会勾引人。”
    真是倒打一耙,许惠秋整理好衣服瞪了他一眼,然后出门去了。
    傅钰紧张的打量她,见她嫣红的唇有点肿,明显就是被吻过,他看庄麟的目光都带着刀子。
    庄麟十分得意。
    许惠秋低着头去了厨房,沈楠已经在择菜了,见她来温柔的笑:“惠惠,你看我这么择菜对不对?”
    还是沈楠最好,许惠秋点点头:“就是这样,我看看都买了些什么。”
    傅钰和庄麟也闹着要帮忙,许惠秋给他们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
    这三人都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大少爷,哪里会干什么活,除了沈楠要细心一点,另外俩人简直是来添乱的。
    傅钰洗菜洗的满地都是水,庄麟切菜跟砍柴一样,许惠秋生怕他把刀都砍断了。
    好好的蔬菜都被糟蹋了,许惠秋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自己弄就行了。”
    “那不行!”被嫌弃的傅钰摇头拒绝:“我们怎么忍心看着你一个人干活呢!”
    “对啊。”庄麟和沈楠齐齐点头。
    念在他们也是一片好心的份上,许惠秋只让他们做了一些最简单的活,然后开始掌勺,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做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
    傅钰和庄麟嗷嗷直叫,风卷残云般吃了大半,沈楠不过慢了一些菜就没了,饶是他有再好的风度也受不了了,把筷子一拍怒吼出声:“你们两个是野蛮人吗?能不能好好吃饭?”
    庄麟嚣张的啃鸡翅:“你自己抢不到怪谁?”
    许惠秋偷偷的笑,然后把自己碗里的菜夹给沈楠:“喏,我这里还有,给你吃。”
    沈楠这才阴雨转晴:“谢谢宝贝儿。”
    他转头吻了一下许惠秋的脸颊,明亮的眼眸充满缠绵的爱意,惹得许惠秋心跳不已。
    傅钰和庄麟看在眼里又不干了,嚷着许惠秋偏心,于是为了平息他们俩的酸气,许惠秋就像保姆一样哄了这个哄那个,一顿饭吵吵闹闹的吃完了。
    三个大爷把碗筷往厨房一扔,还说:“明天会有钟点工来收拾的,惠惠,我们看会儿电影吧。”
    好不容易把人拐来,谁都不想她早早离开,沈楠拉着她的手坐下:“惠惠,看完电影再走吧,我送你回去。”
    傅钰一边找电影一边回头翻白眼:“是我们!”
    许惠秋抿唇笑:“好吧,那就看会儿电影。”
    傅钰找了部喜剧片,然后三个人围坐在许惠秋身边,过了半个小时,只有许惠秋看得津津有味,傅钰憋不住了,向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然后借口上厕所去了阳台。
    庄麟也找了个理由跑了,沈楠刚站起身,许惠秋疑惑的问他:“你也去上厕所?”
    沈楠摇头,平静的说:“我去给他们俩送纸。”
    什么乱七八糟的,许惠秋由着他们去了,还是电影比较好看。
    阳台上,傅钰紧紧皱着眉:“今晚真的不让惠惠留下吗?”
    庄麟想起下午那个吻有些心猿意马:“其实就算做了应该也没什么吧,惠惠会原谅我们的。”
    “不行!”沈楠坚决反对:“好不容易惠惠才答应跟我们在一起,难道这么快我们就要让她失望了吗?”
    “三年都忍过来了,不差这几天,况且惠惠吃软不吃硬,得让她心甘情愿才行。”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这一刻的沈楠无疑成为了军师。
    “那该怎么让惠惠心甘情愿的留下?”
    沈楠胸有成竹:“要一步一步来,我先警告你们俩,惠惠不同意留下之前,你们绝不能用什么肮脏的手段。”
    傅钰冷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只有庄麟不屑的撇嘴:“说的你有多高贵似的。”
    沈楠直接反问:“那下午你把惠惠带进你房间去干什么了?”
    庄麟一下就没话说了,“行行行。”
    三人重新回到客厅,许惠秋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咯咯咯的笑,看起来很开心。
    三人的心顿时就软了,其实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一定要做什么,光是看着她的笑脸、听着她的笑声,心里就已经很满足了。
    电影看完后,沈楠提议让傅钰送她回家,下次轮着来,许惠秋同意了。
    一路上,傅钰都紧紧抓着许惠秋的手笑容满面,仿佛身后有一条无形的尾巴在摇来晃去。
    “你高兴什么?”许惠秋好奇的问,傅钰低头亲了她一口,“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高兴啊。”
    “傻瓜。”许惠秋抿唇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装作不经意的问:“你们男的是不是脑子里只想着那种事啊?”
    “那种事是什么事?”
    傅钰故意逗她,许惠秋哼了一声转过头:“讨厌,不跟你说了。”
    傅钰讨好的捏捏她的脸:“好好好,我回答你就是了,我们男的呢,面对喜欢的女孩子当然天天想做那种事的。”
    说完他冲许惠秋暧昧的眨眼:“惠惠,时间还早,要不我们……”
    许惠秋脸色一变:“不行!”
    傅钰促狭的笑:“你想什么呢,我是说我们去喝杯奶茶吧!”
    “讨厌!”许惠秋雪白的小脸布满红晕,傅钰躲避着她的粉拳,却又舍不得放开她的手,俩人笑笑闹闹着,甜蜜的样子让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回忆起自己的青葱岁月。
    作者有话:明天请假,下一章就上肉,嘿嘿
    ┆更多ノ亅丶説綪椡ΓOUSHUЩU,XYz閲讀
    --

章节目录

水性杨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人面桃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面桃花并收藏水性杨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