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和奥瑟正式见过面之后,三楼似乎不再像以往那样与世隔绝了,佣人上楼打扫的次数变得频繁起来,由以往半个月打扫一次,到现在三五天上去打扫一回,时间大多是在早晨。
    夏娅渐渐从中摸出了规律,每次佣人上楼打扫过之后,弗雷德都会向她转达奥瑟的邀请,请她上楼去共进午餐。
    也因此两人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夏娅会上去得早一些,在用午餐之前,他们还可以稍微聊上几句。
    奥瑟的话并不多,但他总能适时地给出回应,夏娅说话时,他就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当被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时,夏娅时常会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她很少和男人单独相处,就算之前和威尔一同用餐,旁边也总是会有几个佣人。
    不过奥瑟的目光并不令她反感,他不会流露出像威尔那样令人不舒服的眼神,总是显得很有礼貌,言谈举止也恰到好处,充分体现出了他良好的修养与无懈可击的礼仪。
    而奥瑟这般对夏娅另眼相看的态度,曼德堡的佣人们都看在眼里,私底下甚至有人对此议论纷纷,认为夏娅的到来使公爵大人病情好转,说不定很快公爵大人就能完全恢复健康了。
    虽然同样认为奥瑟的身体状况有好转的趋势,但夏娅可不觉得是因为自己,要是真的和她有关,那奥瑟早就恢复了,怎么会等到她在曼德堡住了这么几个月之后才有所好转?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夏娅很为奥瑟感到高兴,并且衷心希望他早日康复。
    说起来自从奥瑟见过她之后,夏娅就再没在曼德堡里看见威尔了,也许是奥瑟警告了威尔,也许是威尔有别的事要忙,总之她很满意这样的状态,要知道,她可一点儿都不想再见到威尔那个伪君子。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这天伽林城最好的裁缝店老板来到了曼德堡,弗雷德领了两位裁缝上来为夏娅测量尺寸,而老板则亲自上了三楼去为奥瑟量身裁衣。
    夏娅对此感到十分意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住在这里已经很为表兄添麻烦了,怎么能再让他破费?”
    “阿格尼斯小姐。”弗雷德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您不必觉得不好意思,您是公爵大人的表妹,这不过是几件衣服而已,还请您安心收下。”
    夏娅一想也是,奥瑟表兄本来就非常富有,送给作为表妹的自己几件衣服,好像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于是她欣然接受了奥瑟的好意,由裁缝为她测量尺寸,并且亲自选定了几套喜欢的款式,实际上她已经好久没有一次订做这么多衣服了,即使有阿瑟送她的金币,她也没有买几件外衣,而是更多地花在购置睡裙上。
    毕竟阿瑟的力气太大,总是弄坏她的睡裙,这一点也时常令她感到苦恼。
    订做的衣服一个礼拜后就做好了两件,裁缝店先派人送来曼德堡给夏娅过目,不得不说伽林城的确比约萨城繁华许多,就连裁缝店的手艺也更为精细。
    当夏娅穿上新的裙子站到镜子面前,贝娜也忍不住赞叹出声:“夏娅小姐,您实在是太美了,我从来没见过有谁能将这种裙子穿得这么好看!”
    她身上这件裙子款式极其繁复,缀满了皱褶与花边,衣袖是非常浪漫的宽大灯笼袖,在小臂的位置用丝带收拢,底下垂着大片重叠的蕾丝。
    整条裙子布满了华丽的刺绣,换作任何一个人来穿,恐怕都会被裙子喧宾夺主,然而当夏娅穿上去时不但不会令人忽略她的容貌,反而被裙子衬托得更加美貌出众了。
    尤其是她那一头金棕色的浓密秀发,披在身后时如一匹上好的绸缎,泛着丝般的光泽,贝娜禁不住看得出了神,喃喃地说:
    “公主也未必能有这样的美貌呢……”
    夏娅从小就被人夸奖惯了,倒没觉得自己的容貌有多出色,她单纯被这件裙子给吸引住,打从心底喜欢它的款式。
    她拎起裙摆转了一圈,打算下次和奥瑟表兄用餐时就穿这件裙子,贝娜在旁边看见她光溜溜的锁骨,忍不住说:
    “如果能配上一条宝石项链那就更完美了。”
    夏娅笑了笑,她倒是有两条非常美丽的宝石项链,那是阿瑟送给她的,由于太过贵重,她之前没有合适的衣服搭配,现在倒是可以拿出来佩戴了,想必跟这条裙子会十分合适。
    于是当奥瑟再次邀请夏娅一起喝下午茶时,她穿上了新做的裙子,还在脖子上佩戴了阿瑟送的红宝石项链。
    当她走进书房时,奥瑟正坐在阳台门口,手里端着一杯茶,夏娅拎起裙摆向他微微曲膝,用轻快的语气说:
    “奥瑟,下午好,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也很不错。”
    两个人这段日子逐渐熟悉,夏娅也不再用尊称来称呼他了,奥瑟看起来冷淡,实际上为人随和,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至少从夏娅的角度看来是这样。
    她走到奥瑟对面坐下,发现奥瑟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夏娅的脸红了红,有些不自在地将手放到胸前,心里想,难道这条裙子的领口开得太低了?
    “奥瑟?”她试探着问他,“我身上有哪里不对劲吗?”
    奥瑟抬起眸子,向她露出个浅浅的微笑:“没有,我只是在看你的项链,它很漂亮,看起来像是件古董。”
    原来是在看项链,夏娅松了口气:“应该是吧。”
    “方便告诉我,这条项链的来历吗?”奥瑟问,“我的意思是,是在哪里购买的,或者是谁送给你的?”
    被他问起项链的来历,夏娅脸上不禁露出羞涩而甜蜜的笑容,她抿起玫瑰色的唇,对他说:
    “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
    开始跟奥瑟表兄培养感情
    奥瑟:我绿我自己
    看完整章節就到:◣χyùsんùωù.οǹē◥
    --

章节目录

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