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白瑟元帅孤身一人深入怪物一般虫子的巢穴,将整个星球的虫族屠杀了一大半。
    虫族的王死在了他手里。
    白瑟至此声望直达云霄,皇室惊恐于他滔天的声望,但是白瑟元帅从虫族星球归来后,几乎掌控了帝国所有的兵权。
    至此,皇室名存实亡,元帅独揽大权。
    成为了星际纪年以来,第一位非皇族的独裁者,皇室已成傀儡。
    在后世的记载里,这名元帅残暴且专制,一生中杀人无数,数不尽的星球、遥远的种族都臣服在他的机甲之下匍匐跪地,众生颤抖的低下头颅归顺,宇宙在他的独裁之下第一次完成统一。
    据说他是精神力与体能最为强大的Alpha,即使在后世无数增强体质的药物问世,也无人超越。
    但他的寿命并不长久,可以说非常年轻就已陨落,连子嗣都没有留下,DNA数据以及宝贵的精子都没有残留一丝一毫,是当时帝国最大的遗憾。
    他一生并未娶妻,或者说连陪伴在他身边的贵族姑娘都没有,非要说的话,寥寥的记载中,似乎有一名奴隶在他身旁。
    数据库里留下的只言片语,如文学小说一般炙热狂烈的情爱,令人癫狂的、关于爱情、欲望、美色以及万般诛心的求而不得,如毒瘾一般迅速的汲取着强者的生命。
    后世的史学家都表示,不过野史,做不得真。
    而此时此刻,白瑟元帅正抓住了逃跑的小奴隶,将她藏在自己宽大的衣襟里,媒体们追逐着他的身影,试图得到什么劲爆的照片,但是强大的Alpha冰冷的眼神击退了狂热的记者,摄影机里只拍到元帅怀里娇小少女单薄的肩、细瘦雪白的手腕,以及如古老东方传说中的绸缎一般乌黑柔软的长发,美人的真容被藏得严实无缝。
    大量关于这名奴隶的猜测在第二日凳上头条,猜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名美人,据说当年是元帅花了一百亿买下,美丽到几乎令所有男人痴狂的地步。
    琼斯家的多情的小公子做了佐证,表示这的确是一名凡人难以获得的美人,如今白瑟元帅权势如日中天,这么美人恐怕要被极具占有欲的元帅圈养到死去为止,也无人能够再次拥有。
    而且,自屠杀虫族之后,白瑟元帅变得阴晴不定。
    最直观能感受到的人就是林沫儿。
    林沫儿变成了亚性Omega,万般幸运的是白瑟并没有将她永久标记,只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临时标记,而林沫儿的体质又能很快的代谢掉白瑟的信息素,Omega的对Alpha臣服的天性虽然稍微影响她,但幸好并没有让她失去心智、变成每日像妓女一样只张开腿等待Alpha临幸的怪物。
    林沫儿坐在柔软的真丝大床上,她身上穿的是时下最奢华的瑰丽衣裙,深海里圆润饱满的珍珠作为点缀,星辰一般细碎纯粹的宝石由顶级的工匠一粒一粒手工镶嵌,绣上细微精致的花纹。脚下柔软的羊毛地毯包裹着她娇嫩白皙的小足,她的皮肤白皙如珍珠,光滑娇嫩吹弹可破,家宅里每一件家具都得顶级奢华昂贵。
    连吃食洗漱都是由白瑟亲自动手。
    她越来越像一只被娇养的宠物,白瑟每日都会为她挑选最美丽的裙子,温柔的唤她起床,轻轻的打开她娇嫩的双唇,将牙刷伸进去,缓慢细致的为她刷牙,又轻柔的为她洗脸护肤,再给她梳理长发,备上最营养的早餐。
    她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能做。
    就连去厕所小便都要由白瑟亲自经手,轻轻的褪去她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将穴口对住便池,但是他同时会释放浓烈的信息素。
    令人无措的羞耻感立刻让她脸颊覆上一层薄薄的红晕,标记过她的Alpha的信息素让她的身体软成一滩水,难以语言的瘙痒从幽秘的角落里腾然升起,最先出来的不是尿液,竟是粘稠透明的淫水。
    而白瑟会把住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直到她尿到哭出声来才温柔地亲吻着放过她。
    起先林沫儿只觉得羞耻,直到有一天,白瑟出去办公,那天似乎有个重要的会议,他那天回来得很晚。
    林沫儿在家里喝了一杯甜甜的牛奶,不一会儿就有了尿意,她如许久以前那般平常的去马桶小便,却发现怎么也尿不出。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她的膀胱涨到几乎要爆炸,她终于哭着打了白瑟的电话。
    “您、您快回来!”她低低的啜泣,娇软的嗓音带着哭腔,就像一把挠人的钩子,“快、快点!我忍不住了!”
    白瑟轻轻的叹道:“乖,我在开会,还要一个小时结束。”他对着电话低哑,“回来就操你。”
    林沫儿纤细雪白的手指扣着门板,金属的门板被她的指甲刮出细细的痕迹,猩红的血一道一道的从她粉嫩的指甲里渗出,她终于崩溃地哭出了声:“我打不开门、我找不到你,我要尿尿,要你带我尿尿啊……我快死了……你回来,快点………”
    五分钟后,白瑟回到了家,林沫儿几乎是立刻就跳在了他怀里,她催促着白瑟赶紧带她去便池,但是还没跨进厕所的门,她就尿了满身。
    白瑟温柔的为她擦拭脏污的水渍,一寸寸将她洗净,又亲自为她换上柔软美丽的新衣服,亲吻她的眼睑,舔舐她唇边,搂抱着她,一遍遍轻轻的安抚。
    那天林沫儿哭了好久。
    过了不久,她再次见到为她送衣物的露西,她暗示自己在这里几乎被养成了一种可怕的只能依赖白瑟的怪物,诉说了这些天的遭遇。
    露西不过是一名家奴,当然不能带她出去,但是她刑罚的成绩极好,知道怎么掌控人类的身心,她并没有和林沫儿对视,但是在摄像头看不见的地方,她的眼睛看着林沫儿,在她的手心轻轻的写下了抵抗的心理暗示。
    只不过写到一半,白瑟就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白瑟打开终端,一如既往的陪林沫儿看电影,几乎占了整面墙的电影屏幕在中途闪烁了一二,露西和露娜的尸体在一间灰暗的刑审室里,拥有漂亮的灰蓝色双目的双生女孩安静的平躺,身下的大片的血。
    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
    “那是什么!她们怎么了?”
    林沫儿颤抖着尖叫,白瑟立刻将她搂在怀里安抚,微笑着、温柔轻语:“现在的节目信号不太好,刚刚沫儿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幻觉?”
    林沫儿抬眼看着白瑟,猛然扑倒在他身上,凶狠的抓起他的头发,张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细碎的银发冰凉的洒落在柔软的床上,俊美如神祇一般的青年只轻轻闷哼了一声,猩红的血从他的脖颈处流落,他毫无所谓,甚至宠溺的亲吻着女孩的头顶,他微笑着卷起女孩一缕柔软的头发,微翕双眸低低亲吻。他的心情近乎是愉悦:“这才是最真实的你吧…….”
    信息素瞬间炸裂开来,凶猛又孱弱的美丽少女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再次臣服在俊美强大的Alpha身下。
    那天之后林沫儿几乎枯萎了下去。
    她的容貌依旧美丽动人,或者说美丽到近乎妖性,最昂贵的供养以及她特殊的体质,让她的美貌如同妖魔一般致命,但是那双曾经如星辰一般的双目,已如空洞的人偶眸中的琉璃。
    白瑟办公的时间更短,为了照顾林沫儿,他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家,林沫儿大多数是坐在窗前等等白瑟回来喂养,或是在楼顶的花房里。
    “我要走了。”
    01号在她脑海里冷笑:“宿主还没完成任务,01号无法带你脱离。”
    它似乎乐于见到林沫儿自食恶果。
    林沫儿轻轻笑出了声。
    不久后白瑟故意放出多普帝国灭亡的消息,他将林沫儿抱在怀里,近乎是温柔的征求她的意见:“多普帝国的小王子卡西欧被俘虏,他曾是你的旧人,我不忍心让人伤害他,他说想见你一面,沫儿,你想不想见?”
    林沫儿软软的抱住他的脖子,冰凉柔软的长发蹭在他耳边,她笑着吻了吻他的耳尖:“一个曾经设计俘虏我的坏人罢了,我才不见坏人,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主人今天早上还没吻我,快、快吻我………”
    白瑟浅淡的长睫安静的垂下,露出温柔安宁的神情:“好。”
    他托起少女的头颅,温柔的将她亲吻,又在她最动情之时,在她纤细雪白的无名指上带上昂贵华美的戒指。
    “沫儿嫁给我好吗?”
    林沫儿轻轻的笑着,她低头吻了吻戴在自己手中的戒指,开心激动的亲吻白瑟:“当然好了,我爱死你了!”
    当天晚上林沫儿就穿上了,据说是当前最美丽的一件婚纱,顶级奢侈品牌,设计师与工匠们半年前开始准备,日夜赶工,终于在今日完成。
    完全是林沫儿的尺寸,无比贴合。
    婚礼在一个大教堂举行,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婚礼,除了两名主人以外,宾客和司仪全部是人工智能。
    它们拥有人类的外形,能模拟微笑与祝福,能营造出最热烈的气氛,却没有肮脏的欲望。
    “我不愿他人的眼睛注视着你,你是我的,只有我能看见你。”他亲吻林沫儿,“你也不想婚礼过后我将宾客全部杀掉吧?沫儿,不要生气。”
    林沫儿轻轻的点了点他额头,十分纵容的神情:“你啊………”
    白瑟开心的笑了起来。
    礼仪结束后,他一把抱住林沫儿,近乎雀跃的进了房间。
    仿佛是拥有了世界的全部,迫不及待的将林沫儿压在门上就开始亲吻,迷醉的汲取对方美妙的信息素,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永久标记。
    林沫儿软软的任由他亲吻,热烈的回应,俊美强大的Alpha痴迷的怜爱她,喘息着,又如有说不尽的爱语。
    “我们会去种满鲜花的星球,在那里搭建一间频繁的小屋,养上一只狗或和两只猫,当我们老了,在宇宙的尽头看一场绚烂的流星雨。”他满足的亲吻着属于自己的妻子,“只有我和你,我爱你,沫儿。”
    林沫儿深深的回了一个吻,她的眼神渐渐冰冷起来,如一只变幻莫测的猫,她轻轻笑着,躺在那里。
    强大的Alpha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就像有一只巨大的手,瞬间揪住了他的心脏,他的在这一瞬间近乎恐慌到失声——
    “沫儿!沫儿!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距离传送还有十秒,请宿主做好准备——】
    【十】
    俊美的Alpha再也无法维持优雅冷静,他脸色霎时间血色尽失。
    “好像有什么怪物在你身上,要将你带离我的身边——”
    【九】
    他浑身气势暴涨,走下华美的床铺,对着空气凶狠地乱舞。
    【八】
    “不要!不要!”他的神情渐渐疯狂,他拼命的搂紧林沫儿,将她包裹在自己宽阔的胸膛,又细密的将她亲吻。
    【七】
    林沫儿微笑着看着他的失态狼狈,他捂住眼睛,冰灰色的眼里落下了温热的眼泪。
    “不要走。”近乎是祈求。
    【六】
    他神情终于癫狂,他俯身咬下林沫儿雪白肩头一块血肉,林沫儿闷哼一声,望见他苍白的脸上终于多了一抹颜色,殷红的血在他唇上,令他俊美邪恶如魔。
    脆弱的双眸,又美丽似被禁锢的天神。
    【五】
    林沫儿手指微动,似乎想轻轻抚摸他的脸
    他脆弱到令人心碎,像是在世界崩塌的中心的弱小孩童
    无助绝望。
    很痛吧,林沫儿心想。
    可是你啃食我是血肉,凌虐我的身体,玩弄我的心时,可曾想到是何等楚痛。
    刚愎自负是你,偏执痴狂是你。
    与我何干。
    【四——!警告!警告!滴!滴!攻略对象崩坏中!请宿主阻止传送!】
    他的神情渐渐平稳下来,似乎是安静的看着林沫儿,一双深眸阴郁莫测。
    【三——!宿主!林沫儿!快!快点阻止!快点阻止传送!用你的精神力!快!你也会死的!你会死!】
    白瑟温柔的抚摸林沫儿的脸颊,林沫儿感受到脑海里深红地急切警报和凶狠的威胁,她不为所动,甚至在心中冷笑,该死的是你,亲爱的诈骗系统,永别了。
    白瑟低覆身躯,凑近林沫儿,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轻轻的叹息:“好像有什么坏东西要把你从我的身边抢走,别急,我帮你把它赶跑——”
    【二!啊——!救命啊!林沫儿救救我!救我!不——】
    林沫儿看见他那只美丽修长的手凑近她,白瑟的眼神晦暗又疯狂,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就像你的眼睛,真的美极了,可是装满了谎言,一点也不爱我——一定是坏东西污染了你的眼睛,你是爱我的,爱我的,一定是爱我的……”
    【一!宿主!林沫儿——不!主神!救命啊!】
    “只要洗干净就好了。”
    林沫儿最后看见的是一片血红的世界,浓稠的血色像是化不开的雾,浓艳似墨,世界归于一片黑暗。
    最后听到的是,在01号绝望的尖叫中,白瑟温柔的嗓音响起。
    就像世界破灭后,安静的瞬间唯一的声响。
    “我爱你。”
    【世界十·终】
    HаιㄒаnɡSHùщù(海棠書楃).CоM
    --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